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269章 王岳选兵

第269章 王岳选兵

    朱厚熜都哭了,他觉得王岳最厉害的就是忽悠老太后,老娘简直让他灌了**汤,怎么言听计从啊?

    这几十万两花出去,可不是个小钱啊,再说了,小富贵会练兵吗?

    万一白花了银子,岂不是亏大了。

    朱厚熜眼珠乱转,不停琢磨着办法,想来想去,还真别说,让他想出个办法来。朱厚熜下了一道旨意,将定国公徐光祚和武定侯郭勋叫了过来。

    “朕只想问你们,假如朕给你们一支兵马,可能练好?”

    让我们练兵?

    徐光祚迟疑,郭勋却是毫不犹豫。

    “陛下,臣家学渊源,非比寻常,若是让臣练兵,不敢说百战百胜,也能所向睥睨!”

    朱厚熜沉吟片刻,又看了看徐光祚。

    徐光祚耳目比郭勋灵敏多了,他试探着问道:“陛下,臣斗胆请教,这一次练兵,可是跟天津开海有关?”

    朱厚熜没有否认,沉声道:“天津乃是京师门户,如今开海之后,苍蝇蚊子,什么都进来了,没有一支强兵镇守,朕很难放心啊!”

    徐光祚顿了顿,又道:“陛下,如今天津开海,乃是王大人全权负责,这练兵之事,越过他,合适吗?”

    朱厚熜摇头,“当然不是要抛开王岳,只是他以往也没有练过兵马,除了去一趟大同之外,就没有接触过军务,朕唯恐耽误了大事,故此迟疑。”

    徐光祚眼珠乱转,机会,绝对的机会!

    要说练兵,他还有点心得,不过他不管怎么表现,也就是个国公罢了。而且表现太好,没准还扇了王岳的嘴巴,就算王岳练兵不利,估计也不会动摇他天子心腹的地位,既然这样,何不换个思路呢!

    “陛下,过去军中弊端丛生,战力不强,身为武人,臣扪心自问,也有做错的地方。王大人虽然年轻,但他跟随杨阁老,还有王部堂,学了不少本事。而且臣还记得,上一次讨论整军的时候,王大人还建议以火器为主。臣以为,王大人对练兵,还是有心得的。”

    “因此臣斗胆提议,让武定侯负责一军,臣愿意给王大人打下手,跟随着他一起练兵,到时候将两军放在一起对比,也好立竿见影,让人心悦诚服。”

    徐光祚说完了建议,就低下头,等着朱厚熜的裁决……其实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么好的主意,朱厚熜岂会拒绝?

    不管他多宠信王岳,也不可能拿着军国大事胡来。

    反过来说,一个新人练兵,的确有些不妥。

    他以国公之尊,给王岳当下手,双剑合璧,新老联手,简直珠联璧合,没有更合适的了!

    “嗯,既然如此,就有武定侯负责一支兵马,你和王岳负责一支人马。时间暂定半年,到时候朕会亲自校阅,然后决定接下来的练兵事宜。”

    朱厚熜沉声道:“朕这么安排,只是要为国练兵,选拔将才。你们双方可不许勾心斗角,互相拆台。朕要的是精兵强将,优中选优,哪怕失败的一方,若是战力拔群,朕也会不吝赏赐。”

    朱厚熜反复叮嘱,他还挺担心王岳误会的,尤其是不想让郭勋自以为是。可聪明过火的朱厚熜忘了一件事,既然这么安排了,双方就不可能不较劲儿。

    从皇宫出来,郭勋就冷哼道:“我说定国公,你可真是机关算尽。你堂堂国公之尊,跑去捧王岳的臭脚,你也不嫌味大!”

    徐光祚把脸拉成了一头老驴,反唇相讥,“郭勋,我是想巴结王岳,这也怪我没别的办法。不像你们家,有那么多钱,可以跑去天津大显身手!”

    被揭了老底儿,郭勋恼羞成怒。

    “天津那是在商言商,生意上的事情,谈不上谁巴结谁!这一次可不一样。练兵可是我看家的本事,王岳他才多大?我就不信,连这块他都能胜过我!”

    徐光祚嘴角上翘,呵呵道:“或许王大人是年轻些,可你别忘了,还有本国公呢!”

    “你?”郭勋简直要笑出声了,“徐光祚啊,要是没你,或许王岳还有一线生机,多了你,他可就再也没有赢的希望了!”

    “你!”

    徐光祚差点气死,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虽说他们这一支没出过什么名将,但好歹也是中山王徐达的后人啊!

    领兵打仗,那是与生俱来的本事。

    郭勋,你就狂吧,瞧着本国公怎么狠抽你的嘴巴子!

    徐光祚干脆不废话了。直接来找王岳。

    当听完徐光祚的介绍之后,王岳脸很黑,什么鬼?

    好好的练兵,怎么变成了比赛较量?

    而且还塞了个徐光祚?

    朱厚熜,你丫的把军国大事当成玩笑啊!

    本来这帮勋贵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让他们来凑热闹。这不是从屎坑换到粪坑吗!

    “那个定国公,多谢你的好意,该怎么练兵,我心里有数,你就别掺和了!”

    “什么?”徐光祚大怒,“我说王岳,你小子别太狂妄了,这练兵可不同于别的事情。想要有一支强军,首先必须兵强马壮,要挑选最好的猛士。”

    王岳见这位滔滔不断,开始讲起来了,他也只好姑且听之。

    “我说定国公,你知道哪里有猛士?”

    徐光祚得意洋洋,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你?”

    “当然……不是!”徐光祚咳嗽道:“我们府上有好些武艺高强的悍勇之士。我在军中多年,谁能打,谁不能打,我也是知道一二的。”

    徐光祚道:“要不这样。我给你提供名单,你呢,去跟陛下说一声,把这些人调过来,好好操练,要不了几个月,就能所向睥睨,郭勋保证不是你的对手!”

    王岳紧锁眉头,思忖了片刻。

    “那个……定国公,你说武定侯会不会也这么干?”

    “废话!”徐光祚不客气道:“所以我让你先下手为强,万一让郭勋把人都抢走了,我看你怎么办?”

    王岳给他个白眼,“还能怎么办?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在粪坑里,还能挑出什么好东西来!”

    徐光祚愣了一下,这话什么意思?

    貌似将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他这个气啊!

    “我说王岳,你小子可别太狂妄了,我问你,不挑这些精兵悍将,你上哪去找兵?”

    王岳轻笑,“这还不容易,好兵俯拾皆是啊!”

    徐光祚越发听不下去了,“王岳,你小子就折腾吧!本国公还就跟着你,我倒要瞧瞧,你输给郭勋的时候,该怎么哭鼻子!”

    王岳表示呵呵,你想看就随便看。

    该怎么选兵,早有那么多前辈的经验,傻子都知道怎么做。

    王岳首先找到了顺天巡抚郑谷,请他帮忙,在已经完成清丈的地方,从普通的良家子弟当中,挑选十六岁以上的青年。

    郑谷当然是一口答应。

    “王大人,你找我就对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的?燕赵之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这块就出武人。别地方不说,沧州就是武术名家云集的地方,在京的勋贵皇亲,不少都请沧州的武师保护,从沧州招兵准没错。”郑谷拍着胸膛道。

    王岳连忙摆手,“多谢郑大人好意,不过你还是别费心了,不管是哪里,都好!我只要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也不需要读书识字,家中也不必习武,也不用会骑马……只要清白老实,身体健康就好。”

    郑谷再三询问,王岳都是这个话,他也没有办法。

    “那,那我就只能按照王大人的意思办了……我是真想你赢啊!这历来的强兵猛将,都是头角峥嵘。像你这么挑选,只能挑选一堆农夫啊?”

    王岳笑了,“大人真说对了,我要找的就是纯粹的农夫,只有他们,才能无往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