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301章 让陛下给我封爵

第301章 让陛下给我封爵

    唐顺之等人大喜,依托堡垒,在鞑子攻击阶段,无一人受伤,只有在追击中,有两个士兵崴了脚,一个士兵被散落的兵器,划伤了胳膊,更无一人死亡。

    反观鞑子呢,遍地尸体,狼狈逃窜,还被俘虏了好几十人,到了这一步,简直不算大捷都不行了。

    而且王岳这一套的防御手法,被证明绝对有效,这更是一喜……所以他们一面打扫战场,一面等着提督大人的嘉奖。

    等到了下午时分,王岳的确来了,只不过咱们的提督大人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是一张黑脸,简直跟包拯附体了似的。

    “大人,此战大捷,是不是要向天子呈报?”唐顺之试着问道。

    王岳怒火中烧,就想骂人,可话到了舌尖儿,还是忍不住了。

    优雅,一定要优雅!

    “老子给凤凰下的圈套,就套了只野鸡啊!”

    好吧,这话谈不上优雅,但却是一语道破,让唐顺之为之一振。

    他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了。

    王岳精心构筑的陷阱,是为了套鞑靼的主力,想要重创蒙古人,可现在呢?算是重创吗?好像离着很远啊!

    这时候李春额头冒汗,躬身道:“大人,卑职刚刚问过了俘虏,这些人都是朵颜三卫的蒙古骑兵,并非是鞑靼的主力兵马……卑职有罪!”

    唐顺之也只有跟着请罪,可要说从心里讲,唐顺之还是不服气的。的确王岳的筹算失败了……当问题是深更半夜,鞑子来偷袭,他们能不战吗?

    谁知道他们是朵颜三卫啊?

    这是想不到的事情,只能说老天爷不都是站在王岳这边。

    棱堡的秘密已经暴露,新军的火器也让人知道了威力。

    再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大人,这就是天意,要让卑职说,不如索性堂堂正正,跟鞑子交战,我相信弟兄们绝对能赢!”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战斗,唐顺之倒是来了斗志。

    可王岳却不这么乐观。

    事情根本不会这么简单的,要知道当年朱棣费尽心思,也没有抓到鞑子的踪影,如果对方存了心想跑,那是追不上的。

    而且装备火器的新军,战斗力可以,但机动性不行。

    王岳迫切需要,一场大胜,说服整个朝廷,给新军投入更多的资源,甚至在其他各镇,也落实在蓟镇的策略。

    可若是没有胜利,如何能服人?

    且不说朝中诸公,就连朱厚熜都未必鼎力支持。

    可以说王岳面对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这算什么啊?

    打胜了反而成了罪过?

    唐顺之无奈叹息,“还想着建功封侯,没想到第一次出战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这么倒霉!”

    “等会儿!”

    王岳突然摆手,“你说什么?”

    “我,我没说……”

    “不对!”王岳突然笑了,“你说建功封侯?对吧?”

    唐顺之无奈,“大人,卑职看起来是没希望了。”

    王岳大摇其头,以手扶额,哈哈大笑,“谁说没希望的!这一次就是好机会!给我立刻写捷报,再写,再写上请求封爵的意思!”

    “啊!”唐顺之大惊,“卑职还远远不够啊!”

    “呸!谁说你了!是给我请旨封爵!这功劳是我的!”

    你的?

    唐顺之翻白眼了,大人啊,咱们俩年纪差不多,可论起这脸皮厚度,十个我也不如你啊!

    就算你的确修筑棱堡有功,也的确打了个胜仗……刚刚你还懊恼悲愤,怎么一转眼,就要上书请功,还要给自己封爵,你这变脸的技术,也太好了吧!

    唐顺之发傻,其他人也迷惑不解,王岳却不管他们了,而是亲自动笔,咬牙切齿,抓耳挠腮,想着怎么夸自己。

    不得不说,对于一个谦虚内向的人,写这种东西,实在是巨大的挑战,可不写又不行,王岳只能独自扛起痛苦了。

    当他都写了三分之一,张经哈哈大笑,凑了过来。

    “大人,这主意都让你想绝了!交给卑职吧,我给你写!”

    张经抢过了笔墨,把王岳前面写的便秘一般的文字,都给划了。

    作为进士出身的人,写这种东西,实在是小菜一碟,就在张经龙飞凤舞的时候,郑若曾也隐隐有了思路,他忍不住摇头感叹。

    “大人啊,也只有圣眷如你,才敢这么折腾啊!”

    王岳翘着二郎腿,“我这点圣眷也不够用,我还要给太后写封信,请她老人家帮忙才行。”

    话说到了这里,唐顺之实在是忍不住了,“大人,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啊!”

    在这个时候,才华显然不够用了,需要考验的是肚子里的坏水。

    王岳之所以制定这个计划,就是笃定了朝堂有太多的混蛋,他们会假手鞑子,消灭王岳。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一场战斗下来,证明王岳不是吹牛,至少不是吹得那么离谱……朝中的那些人,未必会发动。

    而且鞑子也未必愿意硬碰硬。

    他们会选择默认王岳的胜利。

    偏偏这种默认,是王岳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他的文章做不下去了!

    那该怎么办?

    说穿了,方法也不难,就是继续吹牛皮,继续夸大战功,继续卯足了劲头儿拉仇恨。

    试想一下,那些恨王岳入骨的人,他们发现王岳竟然封爵了,他们会怎么办?

    而且鞑子也不会罢休的。

    不管怎么说,王岳都是越过了长城,等于到了他们家,随地大小便。

    偏偏还封了爵位,岂不是鼓励明军,都要出长城吗?

    显然,这也触碰到了鞑子的底限,

    你们最好都发狂,都承受不住,内外勾结,一起动手……就让老子准备的大坑,把你们都埋葬了!

    说穿了,这一招就跟拓土五里一样。

    思路如出一辙,可问题是人家皇帝陛下,能陪着你继续闹吗?

    拓土五里,已经让朱厚熜成了笑话。

    如果随便给王岳封爵,那几乎坐实了不分好歹,宠信佞臣的昏君形象啊!

    朱厚熜能拼着一张脸,干这种事情吗?

    更何况这一切还都是王岳的推测,鬼知道朝中会不会有人勾结鞑子,鞑子有会不会轻易上当?

    假如这些都没有,那可就成了千古笑柄了。

    赌注实在是有点大啊!

    “大人,您有十足的把握吗?”张经写完了捷报,却也发愁了,“大人,万一陛下没有封爵,万一朝野没有震动,那,那该怎么收场啊?”

    王岳哼了一声,“还能怎么收场?大不了我关起门,专心当佞臣呗!反正这么多年,我就没做过亏本的生意。棱堡我不惜血本修了,陷阱也准备好了,想让我赔钱,那是绝不可能!”

    “立刻上书!让陛下给我封爵!”王岳几乎用吼的。

    真是豪横啊!

    张经甚至觉得,假如朱厚熜答应了王岳扯淡一般的要求,大明的皇帝基本上就姓王了。

    事情瞬间升华到谁是天下之主的高度。

    就连张经这些心腹都不敢确定,王岳能赌赢!

    “哀家还当什么事呢!不就是个爵位吗?你给小富贵封个世袭罔替的国公,又能怎么样?”

    老太后一句话,就把朱厚熜雷得天旋地转,天昏地暗……他甚至觉得,王岳有没有可能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

    “母后,这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小富贵辅佐你干了多少大事!没有他,你会这么容易斗垮了杨廷和吗?没有他,你能填满国库吗?没有他,又哪来的新军?就算没有这次大捷,你给他个爵位,又能怎么样?”

    蒋氏抓着朱厚熜的胳膊,动情道:“皇儿啊,咱们不能让人说小气抠门啊!”

    朱厚熜完全被老娘说服了。

    没错,朕该奖赏功臣!

    可是当蒋氏走了,朱厚熜才意识到,这不是奖励功臣这么简单,而是跟王岳一起挖坑骗人啊!

    朕这个皇帝,不能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