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295章 断头饭(三更求票)

第295章 断头饭(三更求票)

    祝雄跟在王岳身边不长,一天还不到。

    但是老头对他的看法,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毛头小子,做事鲁莽,到大将之风,从容不迫……真是不同凡响啊!

    出手拿下总兵柯广繁,轻易扑灭兵变,反手又拿下了两位副总兵,整个蓟镇,不到一天,就臣服在了王岳的脚下。

    什么叫杀伐果决!

    当真是恐怖如斯,后生可畏。

    不过更让祝雄感到惊讶的是,王岳到底有多得宠啊?前面提到过,他提督蓟镇,皇帝和太后都出钱帮忙。

    现在要一口气处斩这么多人,皇帝都不会反对吗?

    会不会自信过头了?

    见祝雄迟疑,王岳笑道:“老将军,陛下锐意进取,将三军弟兄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我说,除了太祖和太宗皇帝,无人可比!”

    祝雄沉吟,是真的吗?

    论起对打仗的热衷,恐怕没有人能比得过先帝正德吧?

    人家连皇帝都不当,非要给自己弄个大将军的头衔,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老将军,既然带兵,就要学着干脆利落。我可以开诚布公,先帝喜好武事,纯粹是玩票,陛下则是有全面规划,想的是富国强兵,中兴大明,开创永乐之后的又一个盛世!”

    王岳热情洋溢,“老将军,我知道你一心为公,整个蓟镇,你值得托付大事,在士兵中间,威望也高。我是真的希望,得到老将军的鼎力相助啊!”

    祝雄略微沉吟,就点头道:“提督大人,末将愿意效命,请大人吩咐就是了。”

    王岳含笑,“不是吩咐,而是商量着办,也不光是你一个人,我还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精兵良将,咱们一起协商,真正给弟兄们造福,提升战力,抵御鞑子,建功立业啊!”

    王岳和祝雄谈了非常多,从最初他滔滔不断,到后来,祝雄不断反问,不断提出质疑,再到两个人一起想办法,拿出方案,老头是彻彻底底被折服了。

    转过天,王岳就亲自召集蓟镇的将士,进行有关授田的第一次大会。

    “弟兄们,本官王岳,奉旨提督蓟镇军务。你们或许已经知道了,总兵柯广繁,副总兵孙英奎,副总兵孙乾,还有其余参将、游击、守备,让本官抓了不少……该怎么处置他们,有人在负责,我可以告诉大家,一定是严惩不贷,绝不姑息纵容。”

    “有人或许要问,他们犯了什么罪?我这个督师又凭什么处置他们?”

    “这个问题我想暂时放一放……我想谈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一个九边存在的根本问题。”

    “当年太祖爷迁居内地百姓,移民实边,他老人家养兵百万,不耗费朝廷一两银子,一石粮食……靠的是什么呢?四个字:屯垦戍边!”

    “说白了,就是给戍边将士田亩土地,让大家伙耕战养家,保卫边塞。时隔一百多年,当初太祖爷的规矩,已经破坏殆尽……许多拿着刀剑,为国卖命的弟兄们,竟然失去了土地田亩,只能沦为佃农奴仆。这算什么?我不相信,由奴隶组成的军队,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如果连一个有尊严的人都做不了,又何必玩命?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岳大肆谈论,很可惜,得到的回应寥寥,哪怕是祝雄带头叫好,也只是稀稀拉拉的回应,大人啊,别逗了!拿空话糊弄人不管用,我们听到太多比你会说的,来点真的吧!

    哪怕赏点粮饷,我们也算你有良心。

    祝雄看到了这一幕,暗暗咬牙,这帮不知道好歹的孙子,就等着一会儿给王大人磕头谢恩吧!

    这功夫王岳也停下了讲解,在他的手里,多了一份名册。

    “马勇!”

    王岳点名,一连念了三遍,才从人群的最后,小跑着出来一个年轻士兵,他身上的鸳鸯战袄已经破损不堪。

    大红的衣服,竟然补了几块白的补丁,看着那么滑稽可笑。

    他慌忙跪倒:“大人,小的,小的祝大人长命百岁,妻妾成群,金山银山,永远花不完!”

    王岳忍不住笑出来,一旁的祝雄满脸黑线,责骂道:“混账东西,别胡说八道!”

    马勇吓得连忙闭嘴,不停磕头。

    王岳摆手,他亲自过来,将马勇抓起来。

    “我这里刚刚得到蓟镇将士的名册……里面说你是接替了两位兄长从军,可有此事?”

    “是,是啊!”

    “那你的两位兄长又是怎么回事?是为国捐躯?”王岳试探着问道,毕竟军户这个东西,一直是父死子继,兄终弟及,除了死绝之外,永远不会改变。跟皇家的唯一区别,就是皇位人人争抢,而军户的位置,则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俺,俺大哥摔断了腿,俺二哥身手好,一次去探查鞑子的情形,就,就没有回来。”

    王岳点头,“这么说是一门忠烈啊!那你家现在有多少口人?”

    “有,有好些哩……俺大哥大嫂,他们有三个儿子,俺,俺二嫂,她有一儿一女,俺爹俺娘,还有俺的三个没出嫁妹妹……”

    王岳点头,“算上你,就是14口人,每人二十亩田,就是二百八十亩,再有,你大哥受伤,要给三十亩抚恤,你二哥失踪,以战死条例补偿,再给五十亩,加起来,就是三百六十亩。考虑到你们家的情况,额外给予耕牛一头……你现在就可以去领取田契和耕牛了。”

    “什么?”

    马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年轻的大人,不是开玩笑吧?

    他整个人傻乎乎的僵着,幸好旁边有祝雄在。

    “懵了!没见过世面的东西,不就是三百多亩田,把你高兴傻了?”

    祝雄哼道:‘大家听着,国初的时候,太祖爷让大家伙迁居九边,授予田亩,是从二十亩起,最多一个人可以授田二百亩。这一次王大人过来,就是恢复太祖旧制。凡是为国戍边的将士,都有田亩!光是三屯营周围,滦河两岸,就有几十万亩田,亏不了大家伙的!”

    不得不说,有这么一个老将在,王岳的确是省了太多麻烦,他一连给几十名普通士兵授田……

    而且通过每个个案,将授田的办法告诉了大家伙……人群从最初的冷淡,到升温,直至沸腾!

    原来这位提督大人说的是真的,没有欺骗大家伙!

    凡是为国戍边的勇士,必须得到田亩。

    屯垦戍边,岂能没有田亩!

    这个政策简直触碰到了大家伙的心。

    实在是太好了。

    王岳忙到了傍晚,忍不住打起了哈气,昨天夜里先是平叛,接着跟祝雄交谈,又忙了一整天,他是真的受不了了,再熬下去,他会不长个的。

    “接下来,我会安排一批老臣,前往各个卫所,负责授田事宜。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不公平的情况,可以直接告诉我,也可以向祝老将军陈情、总而言之,我们会全力以赴,落实这件事。”

    “我也想请诸位弟兄,把朝廷的意思告诉军中所有袍泽,让大家伙务必明白,朝廷不是要跟大家伙过不去。相反,朝廷要对那些视袍泽为奴仆,任意欺凌,肆意盘剥的混账东西下手!总而言之,朝廷是和你们站在一起的。”

    王岳说完之后,疲惫不堪,早早去休息了。

    他能睡得着,可整个蓟镇都被惊醒了。

    还睡什么睡啊!

    天都变了,赶快商量怎么办吧!

    对于那些被王岳拿下的将领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变化,相反,他们信心十足,尤其是孙英奎,更是每天信心满满。

    “我跟你们说,王岳办咱们,只有一个借口,那就是造反。可造反历来都是先斩后奏,快刀斩乱麻,现在他不敢杀咱们,时间越是拖延,对咱们越有利。”

    “别的不说,朝廷敢杀这么多武人吗?他们不怕九边大乱?让京城的官老爷睡不好?”

    “更重要的是,蓟镇还有那么多兵将呢!他们能看着咱们完蛋?我敢说,这时候一定有人向陛下联名上书,你们瞧着吧,王岳这小子好不了!”

    还真别说,这位孙副总兵有点道行,让他猜对了,一份蓟镇数千将士的血书,快马加鞭,送到了京城,摆在了朱厚熜的面前。

    这么点小事,也来烦朕,还用得着犹豫吗!朱厚熜直接提起了朱笔……孙英奎等人的命运也就决定了。

    “诸位,给你们送酒菜来了。”

    闻到了酒肉香气,孙英奎忍不住大笑,“瞧见没有,给咱们送酒菜赔礼了!老子总算能出……”他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片哭声,紧跟着他也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