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385章 臣等都愿意留在北境

第385章 臣等都愿意留在北境

    朱厚熜骑在马背上,策马奔驰,马蹄卷起尘土,宛如一道土龙在身后飞扬……登基至今近六年,朱厚熜也早就不是那个战战兢兢,青涩胆怯的小皇帝。

    他年纪轻轻,精力充沛,雄心万丈,就连骑术都十分精湛。

    朱厚熜时常跑去西苑,偷着练习骑术,这事只有陆炳知道,就连小胖子黄锦都不太清楚。没法子,小伙伴王岳连战连捷,打得鞑子哭爹喊娘,身为天子,要是连骑术都不行,那也太丢人了。

    朱厚熜也在努力着,只是西苑虽大,怎么比得上茫茫草原,从古北口出来一望无际,山岭重叠,远山如画,绿草如茵,空气中,弥漫着清香。

    朱厚熜情不自禁张大了嘴巴,从喉咙里发出苍凉的低吼,龙吟虎啸,猛虎出山。他奔驰舒爽之后,又策马返回了大队伍,和内阁重臣的队伍汇合。

    “诸位爱卿,你们说!这是化外之地吗?你们看出半点贫瘠吗?”

    几位阁老面面相觑,只能道:“臣等无知,请陛下降罪。”

    “无妨!”朱厚熜大笑挥手,“朕也是第一次领略塞外风光,真是开阔舒坦。”说话之间,有一只苍鹰被惊动,从天空掠过,急速逃走。

    “来得好!”

    朱厚熜兴奋大叫,亲自抽弓搭箭,一箭射出,只可惜他的箭术太拉胯,根本没射中。朱厚熜竟然浑不在意。

    “诸位爱卿,还有将士们,你们作证!给朕三年时间,朕必定练好箭术,射雕落日,荡平草原!”

    天子豪迈的话语,引来一片山呼。

    皇帝不需要英明神武,无所不能,只要意志坚定,方向明确就够了,剩下的,会有人替他走下去!

    “万岁!”

    “吾皇万万岁!”

    ……

    策马奔腾的年轻皇帝,宛如一条活生生的龙……身在皇家,同为龙种,但若是生在宫廷,长于妇人,教于文官,身边阉竖侍奉,如何能翱翔九天,纵横万里?

    唯有走出宫闱,在无尽的原野上,纵情奔驰,才能培养出囊括四海的雄心,百折不挠的意志。

    见惯了大海的风浪,湖泊的波澜,才会不值一提。

    没有天生的雄主,朱元璋的本事也不是与生俱来的。

    或许有人感叹,朱元璋哪来那么大的精神头?每天处理那么多公务,还能生一大堆孩子,又动不动高举屠刀,几百,几千,甚至几万的杀戮……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似的。

    这话问得好,其实不妨反过来想……假如没有强悍的身体,幼年的瘟疫,就已经带走了朱元璋的生命,把他变成了路边的白骨。

    没有如铁的意志,亲人死去,朝不保夕,又怎么从乱世当中,搏杀出位?

    这就是所谓的幸存者偏差,总体上,大明的天子,是越来越老实的……尤其是到了孝宗这里,已经完成了驯化,圣明天子,垂拱而治,贤臣满朝,却国势日衰。至于问题在哪里,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所以当朱厚熜纵马驰骋之时,诸位阁老重臣都明白,事情真的闹大了。皇帝不再受控,相反,他们这些人要被皇帝掌控,捏在手里,乖乖扮演皇帝赋予的角色。

    “杨阁老还真是让人五体投地啊!”石珤发出了幽幽的感叹。

    杨一清呵呵一笑,“石阁老,你高看老夫了,要说高手,谁又比得上费阁老!他的公子正追随着抚远伯学本事呢!”

    咳咳!

    费宏下意识咳嗽两声,老脸通红,臊得发烧。

    “逆子,逆子荒唐,我,我会把他逐出家门的!”

    “别!”石珤呵呵道:“费兄,你已经首鼠两端了,要是再加上一条六亲不认,那就更糟糕了。我是服气了,和你们比起来,我就是个傻子!佩服!佩服!

    费宏无言以对,他还能说什么,家门不幸啊!

    朱厚熜率领着人马,在白河边驻扎下来。

    白河是滦河的一条支流,这里水草丰美,是一块顶好的牧场,此刻正有大批的牛马欢快吃草。

    一阵风吹过,马匹追着风,撒开四蹄,奋力奔跑。

    看到这一幕,你就明白了,为什么只有草原才能养得起最好的战马,这些精力充沛的生灵。必须有足够的舞台,中原任何地方的马场,都太过局促,约束了马儿的天性。

    “这里……永远都是大明的!谁也拿不走!谁也别想让朕放弃!”

    朱厚熜握紧了拳头,大声宣告。

    草原就是这么好的地方,只要看过之后,就会发自肺腑地爱上。

    王岳为了天子的到来,准备了一千只肥美的羊羔。

    “陛下,在这块不适合精细的食物,就适合大口吃肉!”

    朱厚熜欣然接受,“光是吃肉?要不要来点酒?”

    “别!”王岳急忙摆手,他的酒量就不丢人了。

    “陛下,这段时间草原上又有了不少变化,还要请陛下定夺。”

    朱厚熜斜了旁边一众阁老,冷哼道:“他们不管北境,让你们自生自灭,朕怎么好插嘴?还是你自己作决定吧!”

    几位阁老脸都绿了,手里肥嫩的羊肉也不香了,就跟惹祸的小孩子似的,可怜巴巴的。

    “陛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别说北境,只要日月照耀之下,皆是陛下的疆土!”王岳硬拍马屁。

    朱厚熜欣然大笑,“好!很好!你说吧,有什么事情?”

    “陛下,是这样的,卜赤退到了老哈河,他派遣使者,说是愿意接受大明册封,只求大明能归还一些漠南草场,让他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还有,他请求准许太后北归,让他们母子团圆。”

    “呵呵!想得美!告诉他,该快倒戈卸甲,归顺大明,朕大发慈悲,还能给她留一条性命,若是还想负隅顽抗,朕发兵灭了他!”

    朱厚熜杀气腾腾,一边说着,一边张口,狠狠咬了一块羊肉,嘴里被汁水和肉香填满。

    “舒坦啊!”他笑呵呵道:“王岳,你现在有足够的兵力,能对付卜赤不?”

    王岳笑道:”对付他不难,只是右翼三万户的俺答汗自立蒙古大汗,他也派来使臣,说是请求大明册封。只要大明封王通贡,他愿意做大明的马前卒,替大明剿灭卜赤一伙,并且保持草原太平!“

    听到这话,朱厚熜终于明白过来。

    “俺答这是急于取代卜赤,他投降大明,可真可假啊!”

    以朱厚熜的天赋,俺答的算盘怎么能骗得过他!

    真正的枭雄都是能屈能伸,别说称臣了,就算认干爹,那也是可以的。甚至愿意帮大明征战倭国。

    不过一旦大明衰败,名将凋零,立刻就会发六大恨,八大恨……起兵作乱,半点不用怀疑。

    既然看透了对方的如意算盘,那又该怎么办呢?

    “陛下,臣有个想法,那就是给卜赤和俺答同时派出使者,让他们派人过来,参加一场比赛。我大明愿意居中调停,让他们兄弟重归于好,一起维护草原的太平,不知道陛下以为如何?”

    朱厚熜眼珠转了转,忍不住欣然一笑,小富贵的脑子的确是有点东西,就问你们,来,还是不来!

    过去一听到鞑子入寇,九边烽火狼烟,朝野上下,无不战战兢兢,心都要吓出来了。

    几时有过这样的霸气,敢让鞑子过来。

    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激昂澎湃。

    “元辅,你觉得王岳这个建议如何?”

    杨一清呵呵一笑,“抚远伯智谋过人,办法自然是好的,卜赤遭遇重创,却还有名分在。俺答年轻,实力强悍,野心勃勃,这是两头狼,万万不能让其中一头吞了另一头,他们彼此牵制,朝廷才能放手经营草原。等朝廷站稳了脚跟,自然能把他们一起炖了吃肉!”

    朱厚熜欣然大笑,“阁老对草原的局势也洞若观火,真是让朕大开眼界啊!”

    杨一清憨厚一笑,“陛下,老臣在九边代兵也有些年头了,如今年纪大了,留在朝中,繁杂的政务,远非老臣能处理……可老臣还想为国尽忠,为陛下做事,因此老臣想恳请陛下准许,让老臣留在北境,给抚远伯当个参军……说实话啊,自从大同相遇之后,老臣就和抚远伯有种珠联璧合之感,老臣跟他在一起,那是必定能所向睥睨,战无不胜的!”

    杨一清摊牌了,老头不是骗人的。

    朱厚熜眨巴了一下眼睛,“元辅,这,这不会太委屈了吗?”

    “不委屈,一点也不委屈!只要为了陛下效力,老夫不在乎官职大小的!”

    就在这时候,又有两个声音道:“老臣也愿意留在北境,请陛下成全!”

    朱厚熜一看,忍不住笑了,“费阁老,石阁老,你们不是嫌北境辛苦,凑什么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