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258章 论一位国公的诞生(四更求票)

第258章 论一位国公的诞生(四更求票)

    “师父,弟子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正泡在温泉里,身边有72个倭女侍奉,还有上好的葡萄美酒……弟子真是怀念,跟着师父喝豆汁儿,吃炸酱面的日子。弟子真怕吃多好呢好东西,胃口变了,再回去就麻烦了,弟子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乐不思蜀……”

    王岳只扫了一眼,就气得差点把书信给扔了,这个兔崽子,真是欠揍!

    不过考虑到还有跟倭国谈判的事情,王岳只好忍着恶心,一直看到了最后……果不其然,崔士林提到了他的看法。

    就在倭国西南,发现了一处巨大的银矿……说是发现,也不准确,因为之前已经有开采,最近这一片区域被大内氏攻占,出云国的三岛清右卫门找到了大内义兴,想要将银山献上,联合开采。

    可是目睹了武士集体剖腹,见识到了大明的强悍,这家伙果断跑来,拜见明军。

    反正依附强者,就是倭国人的本能。

    大内义兴很显然不如大明可靠。

    而且跟大明合作,做为外来者,大明肯定不会吝啬赏赐,至少会比大内义兴大方多了。

    经过了仔细权衡,这家伙把石见银山的底儿告诉了崔士林。

    “师父,根据他说,如果人手充足,每年能开采出几十万两的银子,数量可是很不少,弟子觉得能拿下银山,就足以补偿浙江的损失,其余的都不在话下……”

    竟然是石见银山!

    连王岳都没有料到,这一次竟然能把这个宝贝拿到手里。

    他只知道有石见银山这么回事,也知道产量一度占到了世界的三分之一,可要说石见银山在哪里,王岳并不清楚,而且紧靠着这么点人马,能把银矿抢到手吗?

    可王岳也没有料到,石见银山竟然还没有大举开采。此时正好是下手的绝佳良机。

    若是能把石见银山吞到肚子里,至少几十年内,大明都不会缺银子!

    这都不能用肥肉来形容了,简直是捞到了一个油库!

    发达了!

    真的发达了!

    王岳甚至不敢停留,他匆匆进宫,令人意外的是在宫里还有个老牛鼻子。

    朱厚熜跟邵元节谈笑风生,开心坏了。

    经过了大半年的耕耘,皇后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这让朱厚熜喜出望外,他这是要有儿子了!

    朕终于能当爹了!

    朱厚照当了十多年皇帝都没完成的壮举,朕就这么轻轻松松做到了,朕果然是天命所归,非同寻常啊!

    朱厚熜想起了邵元节曾经给自己算过,说今年宫中会有喜事,他迫不及待,把老道士叫来,两个人越聊越高兴。

    朱厚熜竟然宣布,加邵元节太子少傅衔,还赐了一颗金印,让他总管天下道门……正巧,这时候王岳来了。

    一听这个结果,王岳气得鼻子都歪了。

    就没见过这么不公平的事情,邵元节干什么?不就是整天跳大神,胡说八道,他竟然随随便便,就爬到了自己的头上。

    这还有天理吗?

    这还有王法吗?

    王岳十分愤怒,丫的,就不该给你弄钱,让你穷死算了。

    王岳一肚子气,一旁的邵元节却是哈哈大笑,“陛下,微臣见王大人满脸带着财气而来,定是有喜事临门,臣也就不打扰了,还是请陛下跟王大人聊军国大事吧。”

    朱厚熜意犹未尽,可也不好再留了,“邵真人,回头朕还要向你请教修行哩。还请真人不吝赐教!”

    朱厚熜起身,把邵元节送到了宫门口。

    丫的真是气死人,这待遇我怎么没有享受过?

    朱厚熜送邵元节回来,就笑呵呵道:“小富贵,朕正在跟邵真人请教炼丹修行的事情,假如朕修成了,炼出来长生不死的药物,朕第一个送给你一份……咱们君臣都长生不老,做一对永远的君臣,岂不美哉?”

    跟你当一次君臣不够,还要永远当下去,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再说了,要是吃了你的丹药,估计没有什么永远,能不能活到明天,还要看天意呢!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吃一辈子丹药,还能欢蹦乱跳活到六十岁,足足是朱厚照的两倍。

    还真没有道理可讲。

    “陛下,崔士林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有了打算。”

    朱厚熜随意点头,“能打赢倭国,扬我国威,已经是最大的收获了,倭国贫瘠,朕也不指望能有什么好东西,你看着处理就是了。朕回头还要去拜祭太上道祖,祈求国泰民安。”

    咕嘟!

    王岳下意识咽了口吐沫,石见银山!

    让自己处理,难道装到我的腰包里也行嘛?

    说实话,在这一瞬间,王岳是这么打算的,金银真是太动人心了。可考虑到朱厚熜的德行,为了避免出事,他还是问了一句。

    “陛下,这里面有些矿场,陛下也准许臣处置?”

    “这个……”朱厚熜扫了眼王岳,发现他虽然努力掩饰,可是眼睛里的光不是骗人的,什么东西,能让小富贵发疯……朱厚熜突然意识到了事情不一般。

    他猛地伸手,将崔士林的信抢过来,仔仔细细看了起来。

    当看到每年可能带来几十万两白银的时候,朱厚熜惊得站起来了。

    “欺君!欺君之罪!”

    他的巴掌重重拍在桌案上。

    王岳不爱听了,“陛下何以见得?”

    “这还不简单!我大明一年到头,从南到北,所有的金银矿场,也产不了几十万两银子,倭国蕞尔小邦,怎么可能这么多?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王岳忍不住轻哼,“难道大明的金银很多吗?”

    朱厚熜眉头皱起,“王岳,你什么意思?莫非你相信崔士林的话?”

    “怎么不信,这些年倭国时常派船过来,进行勘合贸易,他们每年来的时候,装半船银子,回去都换成满满的货物。倭国人花钱可是很大方的。他们那里有规模巨大的银矿,半点都不稀奇!”

    “是这样啊!”

    朱厚熜努力思忖着,突然,他一跃而起。

    “小富贵!你说倭国居然,居然比大明的金银还多!朕,朕发财了!”

    皇帝陛下激动地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只可惜,他没高兴多久,蒋太后就来了。

    “小富贵也在,哀家免得费事了,这不皇后有了动静,哀家要当奶奶了,该庆祝一下,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王岳摇头,乖乖道:“这事臣可真的不知道,臣只能给您老人家再添一个喜。”

    “什么喜?难不成你也有儿子了?不对啊,你还没成亲呢,难道是未婚先孕?”

    王岳哭了,这位太后成天想什么啊?

    “臣想告诉您老,咱们即将到手一个矿山,非常大的矿山。”

    蒋太后乐不可支,“矿山好啊!这西山可是赚了不少钱哩!难道还有第二座西山?”

    “西山算什么?这回是银山!”

    “银山?”

    “对啊,货真价实的一座银山!就在倭国,每年能产出几十万两的银子!”

    “啊!”

    老太后精神了,急忙道:“那可太好了,正好交给哀家,哀家不怕辛苦!”

    朱厚熜哭了!

    “母后,这个矿山可是孩儿派兵打下来的。”

    “知道啊……不是你的,母后还不要呢!难不成你媳妇怀了,你就不想孝敬你娘了?”

    一句话,封死了朱厚熜所有的可能。

    他只能跟哭了似的,“孩儿愿意将矿山交给母后。”

    蒋太后欣然点头,“这才是好孩子,对了,这矿山是谁发现的?这么大的功劳,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是崔士林!”王岳把崔士林决定出海,这一路上受的苦,还有冒的风险都夸大了十倍,告诉老太后。

    听得蒋氏一愣一愣的,“孩子真是不容易啊,陛下,你可要给个世袭罔替的爵位,给小了,哀家可不答应!”

    朱厚熜更无语了,这算什么事啊?

    老娘得财,他什么都没捞着,还要搭出一个爵位,还要世袭罔替的,朕怎么这么倒霉啊?

    “母后,他爹崔元已经是世袭的侯爷,您老人家觉得,给他个伯爵怎么样?”

    “不怎么样!”蒋太后不悦,“陛下,远涉重洋,跑去倭国,就值一个伯爵。发现了这么大的银山,至少是侯爵。所谓千金买马骨,再高也是可以的。”

    朱厚熜眼皮翻了翻,“那,那个比侯爵还高,就剩下国公了。”

    “给个国公有什么?要是谁能每年给哀家几十万两真金白银,哀家就给他一个国公,别不服气!”

    老太后理直气壮,却没有提防,王岳眼睛冒光,照这么说,他差不多能当王爷了,是不是要写一本当王爷的书呢?伤脑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