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225章 天下第一县令

第225章 天下第一县令

    群臣怀着忐忑的心情,纷纷下朝。

    虽说过去的一年多,大明朝风云变幻,身为朝臣,见识了太多的狂风暴雨,可唯独这一次,让人感到了不一样的气息,这不纯纯是争权夺势,不是天子斗老臣,不是群臣欺负皇帝……而是变革!

    没错!

    所有人都嗅到了变革的味道,显然,天子不甘心继续这么下去了。这也是许多人早有预料的,有人欣慰,有人惶恐。

    欣慰的人觉得,天子打出恢复祖制的旗号,推行变法,觉得是最高明的一步好棋,只是步子有点太小了,区区一个宛平县,怎么够啊!最好在全国立刻推行才是。

    惶恐的人们则是担心,从宛平县开始,会蔓延整个大明。毕竟天子的宣誓实在是太吓人了,几乎所有的士绅在他眼里,已经成了土皇帝,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会不会恢复祖制之后,把太祖爷的剥皮楦草也恢复了。

    要是六十两就杀头,满朝诸公,全都是无头鬼了……

    朝中惶惶不安,朱厚熜却是不无得意。

    他渐渐领悟了帝王之术的精髓,朝中文臣,已经落到了他的手掌心,这种掌握一切的滋味真是不错。

    既然有了好事,就要有人分享乐趣。

    皇后是不行的,她根本不懂这些啊!

    没法子,只能把王岳叫来……

    “早朝上,朕表现的还行吧?”朱厚熜语气清淡,可右边的眉峰微微挑起,显然压抑不住心里的得意。

    “陛下天日之表,龙凤之姿,英明神武,直追尧舜啊!”王岳很配合,开始疯狂拍马屁,奈何他的词很不丰富,才这么两句,就说不下去了,这要是换个臣子过来,都能洋洋洒洒,弄个万言书出来。

    好在朱厚熜也不在乎,他笑呵呵道:“治大国如烹小鲜,最是艰难不过……你觉得朕从宛平下手如何?是不是太小心了点?”

    “不!陛下的安排正正好!”王岳发自肺腑赞叹,这一次他可真没有说谎。甚至想给朱厚熜喝彩了,或许是出于天赋本能,朱厚熜无意之间,找到了破局的最好钥匙。

    关于如何整顿朝政,基本上存在两种思路,其一呢,就是大刀阔斧,果断推进,从土地赋税开始,抑制兼并,清丈田亩,增加税收,富国强兵……

    至于第二种,则是认为应该稳妥起见,循序渐进,先易后难,比如先整军,抓住了枪杆子,然后理财,整肃吏治,最后再去碰土地。

    一上来就直接碰最难啃的骨头,必定会碰的头破血流。

    王岳对这两种思路,基本上都保存赞赏的态度,但是又都不敢苟同。

    第一种还好说,改革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霹雳手段,但是也最容易遭到反噬,出现人亡政息的局面,甚至人还没死,一切就完了。

    但是第二种却也未必管用。

    就像整军抓军权这件事情,士兵要的是那点军饷吗?或许是吧,足够的军饷,就能获得一支军队的忠诚!

    吃粮当兵,可不就是这么简单!

    但问题是这个足够的军饷是多少?能不能负担得起?

    就像在后世,很多人宁可要少一些工资,也要进入体制,为什么啊?稳定啊!可以预期啊!

    军饷这东西可是会变的,而且一旦死了,就拿不到了……拿银子买命,买一群人的命,你要花多少?

    但是换个思路,整理了财税,清理了土地,让士兵家中有了可以世代传承的土地,为了保护到手的利益,他们可是会拼命的!

    所以说,王岳觉得,要动就必须动到根本,不碰土地,就干脆别谈变法,洗洗睡觉算了。

    问题在于,必须循序渐进,从少部分地区开始,万万不能向整个士绅官僚集团开战。直接推广到全国的那种想法,绝对是不现实的。

    从一个县开始,或者一个府,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唯一的问题就是宛平县隶属京师,在这里发动太容易出现意外。

    最好应该放到一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方……但问题是一旦离得太远,消息不畅通,会给人恶意攻击的口实把柄,不断有人掣肘,变法也是推不下去的。

    综合权衡,宛平不是最好的选择,却是当下最合适的选择。

    “陛下天资英断,睿识绝人,这么安排,实在是太妥当不过了。”王岳再一次发出了赞美。

    朱厚熜的虚荣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小富贵这家伙就喜欢自作聪明,现在知道了吧!你那都是小聪明,朕才是有大智慧的人!

    “既然你觉得好,那宛平的事情,该交给谁负责呢?”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突破口找到了,就必须有人顶上去。

    按理说张璁是个不错人选,但是他现在已经入阁了,总不能让一个阁老来负责一个县,那太扯淡了。

    唐伯虎呢?忠心有了,可能力未必行,体力也负担不了。现任县令祝允明……他做事情倒是够细致,比如这一次地方藏匿了多少丁口,就是他找出来的。

    可问题是祝允明长期在外面担任小官,毫无威望可言。

    除了他们之外,支持天子的少壮派臣子,就剩下桂萼、方献夫、夏言几个了。

    “陛下可以酌情选派,臣就不敢多言了。”

    朱厚熜面对着这几个选项,也是一阵挠头,“行了,你先回去吧,朕再仔细想想。”

    谁知这一想,竟然过去了十多天。

    蒋太后都坐不住了,“皇儿,你要赶快安排人选,母后还打算靠着西山,给未来的孙子攒点家底呢!”

    朱厚熜哭笑不得,是您老不想遍地的宝贝开发不出来吧?

    “母后,孩儿有几个人选,其中桂萼算是最合适的,可他只是主张清丈田亩,平均赋税,对于工商发展,却是一窍不通,他甚至反对在西山开矿,主张以农为本!”

    “其余方献夫和夏言,这俩人啊,方献夫魄力不足,而夏言则是刚强自负,豪迈纵横……似乎不太愿意担任地方官吏。”

    朱厚熜挠着头,无奈道:“还是可用的人才太少了,孩儿做事发愁啊!”

    听完朱厚熜的诉苦,蒋氏突然笑了,伸手戳了朱厚熜一下。

    “陛下啊,不是没有人才,而是你没有看到!”

    “什么?”朱厚熜大惊,“母后,你有合适的人选?”

    老太后轻笑道:“可不是,这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朱厚熜又吸了口气,仔细思忖,良久,他突然瞪大了眼睛,“母后,你说的不会是小富贵吧?”

    蒋氏抚掌大笑,“吾儿总算开窍了。你说这些事情,千头万绪,除了王富贵,谁能摆弄明白了?”

    是没有人更会讨好您老人家才对!

    朱厚熜在心里暗暗吐槽。

    不过老娘的确给他提了个绝佳的人选。

    说句实话,整个大局走到了今天,王岳居功厥伟,而接下来要做什么,王岳也是一清二楚。

    他的能力不需要怀疑,手段也是绝佳的,跟天子又这么亲密,人脉无双……算来算去,我的老天爷啊,就没有这么合适的人选了!

    只不过有一件事,朱厚熜觉得不妥。

    “母后,你说小富贵这么辛苦,替朕做了这么多事情,就给他一个县令,是不是委屈他了?”

    蒋氏呵呵一笑,“你要是觉得委屈,就多给他点赏赐呗!”蒋氏忍不住道:“陛下啊,不是哀家说你,王岳立了这么多功劳,连点实实在在的权力都没有,也就是那孩子老实,换成别人,早就跟你闹了!”

    “这不,还没怎么样,就嚷嚷着要修西苑,真当咱们家有金山银山花不完啊!”老太后说完,起身就走,留下了朱厚熜傻愣愣,瞪大眼睛!

    最后这句话是说谁啊?

    敢情老娘都知道了!

    可夫妻和君臣,能混为一谈吗?

    朱厚熜沉吟了良久,还真是应该给小富贵点甜头儿了……不是甜头,是给他送一大罐蜜糖过去!

    朱厚熜下定了决心,三天之后,从内阁发出的旨意,就接连不断,送去了王岳的府邸。

    首先第一份圣旨,就赐了翰林学士衔给王岳。

    一个连科举都没参加过,秀才功名也没有的人,竟然直接成了翰林学士,还有没有王法了?

    更没王法的事情还在后面,加王岳太子宾客,赐穿斗牛服。

    这家伙一下子跃升到了三品大员,竟然跟六部侍郎平级了……下一步,莫非要让王岳进六部?是兵部,还是工部?

    各部官吏,包括尚书在内都瑟瑟发抖。

    朱厚熜没让大家伙担心很久,因为下一道旨意,就是让王岳出任宛平知县……大家伙总算尘埃落定,松了口气,品级再高,也就是个知县而已,不算什么的。

    但是最后一道旨意,又让大家伙的心悬了起来……朱厚熜特别降旨,宛平县与其他地方不同,地位比照知府衙门,特准任命县参议……无定员!

    尤其是最后三个字,更是让人心惊肉跳,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名次——开府!

    这是个在隋唐之前的臣子才有的权力。

    到了大明朝,连开府仪同三司的名号都没有了。

    谁能料想,居然落到了王岳身上!

    他可以随意任命参议,充当县衙属官,无定员就是多少人都行……皇帝这是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