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165章 诛杀老贼(四更求票)

第165章 诛杀老贼(四更求票)

    蒋太后当真怒气冲冲,去找王岳了。

    半天之后,她老人家带着一份文书,兴匆匆回来了。

    “陛下啊,这个小富贵,真是个有心人,也是个奇才。当年哀家同意他入府当侍读,可真是给你找了个左膀右臂啊!”

    老太后兴奋说着,朱厚熜赔笑道:“母后的眼光自然是天下少有……那银子呢?可是要回来了?”

    蒋太后顿了顿,“皇儿啊,这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哪怕是天子,也是一样的。虽说你是天下之主,可手上能用的钱没几个,更何况你又是个有雄心壮志的天子,不会先先帝那样,大肆重用宦官。所以啊,你要想着给自己留点产业,用起来也方便。”

    朱厚熜眉头紧皱,“母后,孩儿就是这么想的,才,才打算让王岳把钱给朕拿回来啊!朕,朕最多给他一半,一千万两都给他,那也太多了!朕不干!”

    蒋太后哈哈大笑,“皇儿莫要生气,富贵是个有心的孩子,让仁义忠厚,哪里肯要你的钱啊!”

    “什么意思?他都退回来了?”朱厚熜惊喜道:“那,那钱在哪里?”

    蒋太后呵呵一笑,把文书押在了朱厚熜的面前。

    “瞧瞧吧,就在这呢!”

    朱厚熜闪目看去,竟然是一份约书,皇家在新的军火厂享有一半的股份,价值一千万两!”

    “什么?”朱厚熜怒了,“母后,您,您没拿到现钱?给您的是一纸空文?”

    蒋太后不爱听了。

    “什么叫一纸空文?这是白纸黑字的约书,是要分红的!”

    朱厚熜哼道:“那,那王岳骗朕怎么办?”

    “他敢!”蒋太后怒道:“你是天子,那小子骗你,不是欺君吗?他想被灭九族啊!”

    “那,那他就算没骗朕,可经营不善,赔了钱如何是好?”

    “所以你就不能让他赔钱啊!告诉兵部,要订购他……咱,咱们的火器,不就能赚钱了!”

    朱厚熜有点懵了,这事情怎么变味了?

    “母后,您不是讲大婚要有排场,不能比堂兄差吗?”

    蒋太后很认真叹口气,“这皇家的脸面啊,还真不是花钱就能挣来的。吾儿要整军经武,多打几个大胜仗,逼着那些国家送公主过来和亲。哀家在这宫里,要是有十七八个外国的公主凑在一起,听她们唱歌跳舞……那该多好啊!皇儿,你要好好努力治国啊!”

    老太后拍着朱厚熜的肩膀,勉励儿子好好干,然后她老人家轻飘飘离开……剩下朱厚熜更加凌乱!

    半晌之后,朱厚熜发出哀嚎!

    “王富贵,你小子给太后灌了什么迷魂汤?”

    朱厚熜的愤怒全都成了无能狂怒,王岳乐颠颠,开始了他的军火计划……其实这创业真不难,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就该果断尝试,更何况是百分之百!

    胜利的结果已经注定了,要不是热爱大明,还真受不了这么没刺激的事情……王岳一头扎入,斯奥不管外面的风云变幻。

    他在朝中的日子,朝臣们恨得牙根痒痒,都觉得这个小奸贼必须除掉。

    可是等王岳离开了朝中,一切都是朱厚熜说了算的时候,大臣们才惊恐地发现,朱厚熜才是最不讲道理的那个。

    大臣的噩梦开始了!

    首先,当下朝中缺官很严重,尤其是都察院,被严嵩掀翻了一大堆人,左都御史金献民因此上书请辞。

    内阁认为金献民为官多年,功劳不小,准许他致仕回乡,并且荫一子为锦衣卫百户,这本是对重臣应有的待遇。

    哪怕被王岳整垮的吏部尚书乔宇,依旧是致仕回乡,他们乔家倒霉,那是别的商人干的,朝廷可没有下旨意抄家。

    但这一次朱厚熜可不答应了。

    “金献民身为都察院掌院,渎职懈怠,弄了一帮废物,把国家大事都耽误了,还让他的儿子给朕当锦衣亲军的百户?你们是嫌他祸害还不够多是吧?”

    大臣们都懵了,这个锦衣卫百户,纯粹光拿俸禄不干活的,不会进宫宿卫的。朱厚熜可不管,朕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金献民被削去官职,勒令回乡,同时他的儿子被判充军!

    堂堂一个二品大员,就落了这么个下场,在京官吏,无不骇然。不过很快他们就没工夫伤心了,因为新的任命下来了,翰林学士张璁,接任左都御史!

    消息传出,朝野震惊!

    开什么玩笑?

    张璁去年才考上进士,纵然是状元,也不该如此越级重用。

    就连一直没出声的杨廷和都憋不住了。

    “陛下,张璁诚然才学过人,可毕竟资历尚浅,都察院掌天下风宪,两京一十三省,无不在都察院的监督之内,张璁坐镇都院,只怕难以服众!”

    朱厚熜思忖了片刻,竟然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让张璁转任左副都御史吧!元辅这回没有意见了吧?”

    杨廷和能没有意见吗,可现在又能说什么!

    “陛下从谏如流,老臣五体投地!”

    “嗯!”朱厚熜顿了顿,随口道:“有关左都御史的廷推,就暂时放放吧!让张璁先整顿都察院,等梳理好了,再重新推举左都御史。”

    杨廷和差点哼出声音!

    这是又被耍了啊!

    张璁虽然没当上左都御史,但权柄一模一样,还有什么差别?

    朱厚熜的任性,简直胜过朱厚照万倍!

    杨廷和越发觉得心力交瘁,毛纪倒台了,他手下是安稳了不少,可也架不住朱厚熜这么折腾。

    就在杨廷和愁眉苦脸之际,锦衣卫的人,把已经致仕的左都御史陈金给抓到了京城!

    太仆寺的案子,要有个结论了!

    今年老头都七十七了,须发皆白,满脸皱纹,从家乡到京城,显得疲惫不堪。而且陈金还似乎有了点老年痴呆的症状,说话颠三倒四,连人都不认识了。

    看得大学士蒋冕等人,都心中流泪……几十年的同僚,好容易都致仕回乡,安度晚年,怎么好对他下手?

    “元辅,无论如何,也要保住陈老大人的性命啊!”

    面对一大群人的请求,杨廷和无奈叹气,朱厚熜要是能劝说的,还用得着发愁吗?

    “诸位且回去吧,老夫会尽力周全。”

    下面的人却没有离开,他们对于杨廷和的承诺已经不那么信任了。

    杨廷和无奈,“蒋阁老,我们一起入宫面君吧,陈老大人对大明还是有功的。”

    蒋冕点头,表示赞同,他们两个直奔皇宫而去,只是当他们赶到,朱厚熜已经离开了。

    小皇帝的饿目标正是诏狱!

    “陈金老匹夫,你在弘治年间,就已经贵为户部尚书,而你邻近致仕的时候,又把儿子送去了太仆寺,你可真是会算计啊!国库哪有太仆寺的油水丰厚?你这个老贼,国之硕鼠!我大明江山,就是你们这些人败坏的!朕就算想饶你们,也没有理由!”

    “来人,取来鹤顶红!”

    陈金老头虽然迟钝,却也不是完全糊涂。这算什么啊?

    刚刚进京,没有经过三司会审,没有任何结论,就要杀他,好歹他也是昔日的朝廷重臣啊!

    “老臣,老臣不服,老臣冤枉,恳请陛下开恩啊!“

    陈金大声叫嚷,朱厚熜微微一笑,“朕的确忘了一件事,来人,去把陈翰带来!”

    这个倒霉蛋还懵着呢!

    “爹!您老怎么也来了?”

    他又惊又喜,跪爬过去,抓着栏杆,疯狂大叫,“爹,救命啊!孩儿还不想死啊!”

    陈金哭得稀里哗啦,越是上了年纪,就越是怕死。

    “陛下,开恩啊!”

    朱厚熜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让你们父子见面,已经算是朕照顾你们了。”说完,他就往外面走。

    总算除掉了一个老贼,痛快了不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他们都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