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在线阅读 - 第163章 想活命就下订单吧!

第163章 想活命就下订单吧!

    朱厚熜见有了办法,总算稍微安心了,可毕竟事关小命,他煞有介事吩咐王岳,要狠狠抓起来。王岳没啥说的,就跟着王琼,直接去军营探查情况了。

    这两位走了,就剩下王阳明和杨一清,他们俩心事重重,杨一清拄着拐杖,缓缓踱步,他是中风走不快,可谁知王阳明竟然还在他的身后!

    老头只能停下来,“那个……王岳那小子,就跟老夫的亲儿子似的……他……他怕我受累,是不是跟你们聊了?”杨一清打破了沉默。

    王阳明满脸怪异,王岳跟你很亲吗?怎么谈话之间,那小子挺鄙视你的?

    而且这个你们,很显然是包含王琼的。

    “王公入朝之后,在下并没有跟他私下见面。”

    “当真?”杨一清惊问。

    王阳明点头,他自然不会撒谎。

    这俩人都陷入了沉思,事情变得有趣了。

    王阳明以为杨一清给王岳出的主意,而杨一清认为是王阳明给王岳出的主意,结果俩人都没告诉王岳真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王琼!”

    杨一清气得大叫起来,“老儿无耻!”

    阳明公虽然骂不出口,但是他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气得哼了一声。

    王琼这是老毛病又犯了!

    要说此老,他主持整修漕运,平定西南叛乱,平定宁王之乱,加强西北边防……这一生立功之多,谁都比不上,有人甚至将王琼跟于谦和张居正并称。

    可问题是老头虽然有才,德行却不怎么样,因此评价不高。

    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结交权贵,谁红巴结谁,他早年就利用职务,回护藩王,后来到了正德朝,他已经名满天下,却还是巴结江彬钱宁……王阳明早就预料到了,王琼肯定会巴结王岳的,而且会下大力气,毕竟王岳可比当年的江彬钱宁强多了。

    但问题是王阳明也没有料到,王琼居然敢在国朝大政上面,毫无原则地迎合王岳,这是要出大事的!

    杨一清气得直哼哼,“王琼这个老货,真是不要脸!当年老夫连刘瑾都能杀,他却能拉下脸,给江彬当爪牙,真不是东西!”

    王阳明直翻白眼,你老也就别吹了,除了诛杀刘瑾之外,貌似你也没干过什么好事。

    “老天官,我怕会出意外,要不我先去城外兵营瞧瞧,毕竟情况我还熟悉。”

    杨一清皱着眉头,“你去敢骂那个老不要脸的吗?这事老夫得过去……咱们要好好商量下,火器这条路,是万万走不通的。”

    王阳明深以为然。

    无论是怎么看,火器都没有半点希望可言,从制造到使用,从上到下,从里往外……就没有一个环节是放心的。

    这大明朝啊,烂得可不是一块两块……言官,财税,吏治,马政,军械,边务……“我现在有点钦佩杨阁老了,难为他是怎么撑下来的!”王阳明冷冷道。

    杨一清咬牙切齿,“撑什么撑?罪魁祸首就是他!要不是他在背后纵容,大明朝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吗?万般罪孽,都是杨廷和之过!”

    王阳明显然有不同看法。毕竟一个人抗不下这么大的罪责。但现在也不是争论的时候,赶快瞧瞧去吧,千万别出事。

    ……

    他们俩急匆匆到了城外大营,尽管他们俩来的已经很快了,但是到了大营门口之后,依旧听到了沉闷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第三声,等到第四声的时候,伴随着惨叫……到底还是出事了!

    王阳明大步往里面走,杨一清抓着拐杖跟着,都忘了装了。等到他们进去之后,正好看到王琼在这里站着,老头手足无措,显得很尴尬。

    在他的面前,有一队拿着火铳的士卒,其中三个人的火铳还在冒烟,另外呢,有一个缺口,地上还有血迹,不用说一定是受伤了!

    “王,王岳没事吧?”王阳明试探着问道,王琼咧着嘴,脸色很难看,“王岳没事,可老夫怕是有事了……守仁啊,这兵部是你给我的,你怎么没好好整顿火器啊?”

    还没等王阳明回答,杨一清就冲过来,伸手揪住了王琼的衣服!

    “你个黑了心的老贼,你还有脸赖别人!你怎么想的,竟然鼓动天子,答应了王岳的要求!火器也是能碰的?你想害死他啊?我提醒你,他可是天子近臣,出了事情,你就算赔上老命,也无济于事!你可真该死!”杨一清是真不客气。

    王琼也急了,觉得自己很冤枉,“杨一清,你别跟着我发火啊!老夫不也是好意吗?”

    “你有什么好意?你要是好心,就不该同意火器营的提议!”

    王琼深吸口气,冲着怒火爆棚的杨一清怒道:“你还有脸责备老夫,这手段不都是你们玩过的?”

    “手段?什么手段?”

    王琼呵呵冷笑,今天咱就把脸撕破,看看谁更丢人!

    “你们九边的那些人,谁不是豢养家丁,谁不是欺上瞒下!小王大人想练火器营,老夫就帮他,凑个两千三千人,不是难事。他是天子近臣,兵练成了,在天子面前一走一过,随便演练一下,陛下就会高兴的。到时候赏银下来,兵部想办正事也会容易许多,老夫也是没办法啊!”

    王琼既委屈,又无奈。

    他仿佛一头受伤的老兽,悲愤地盯着杨一清,大家同为四朝老臣,谁也别装蒜!

    “杨一清,你我都知道做点实事有多难!你说老夫巴结权贵,不要脸皮。你跟那些商贾搅在一起,让他们替你摇旗呐喊,你就比老夫高尚多少?大家伙还不都是一个德行!至少我王琼问心无愧!我替大明朝平定西南,整顿九边,我提拔贤才,任用能臣。我豁出去这张老脸,替大明朝争,替天下百姓争,我的苦楚,你们谁知道?”

    面对王琼的怒吼,王阳明沉默了,他是受过王琼恩惠的,如果不是王琼提前安排,他又如何能领兵平定宁王之乱?

    在危机四伏的朝中,王琼能屹立不倒,还能照拂手下人,替朝廷做事,着实不容易。让人无语的是这个世道,怎么能让做事的人,这么寒心呢?

    王阳明满心思忖,而杨一清却不屑一顾。

    “咱都这把年纪了,就不要像个怨妇似的,有什么好抱怨的!坐上了这个位置,就要有独门的本事。你愿意巴结权贵是你的事情,但是我告诉你,王岳不能有半点闪失!”

    王琼翻了翻白眼,“怎么?他是你儿子啊?”

    “儿子?要是我儿子,死了我都不管!他可比我儿子亲多了!”杨一清凶巴巴道。

    “呸!你姓杨他姓王,要是他愿意高抬贵手,我,我,我给他当……”王琼还没说完,王岳已经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人,这些人怀里全都抱着火铳,准确说,是那种根本不能用的破烂!

    王岳脸色铁青,直接买吧破烂扔在地上。

    “就这些玩意,还能留在军中,简直是草菅人命!不拿将士的命当回事!”

    听到王岳的话,王琼直接哭了,完了,果然是要追究罪责。

    “小王大人,老夫也是刚刚进京,这事情怪不到我的头上啊!”王琼哭丧着脸,努力甩锅。

    杨一清呵呵道:“怎么?你想赖王守仁吗?”

    “不不不!”王琼连忙道:“也不是他的事情,这,这事要怪杨廷和!都是他的错!万方有罪,罪在内阁,他身为首揆,难道还不该死吗?”

    这老头还真是高手,这甩锅的本事,如果不去漂亮国当个官都委屈了。

    王岳摆手,“现在不是推诿的时候,必须给陛下一个交代!”

    王琼两腿一软,差点跪了。

    “小,小王大人,你,你不会怪老夫吧!这火器质量不好,跟老夫真的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王岳眼珠转了转,突然笑嘻嘻道:“王老大人,你可是兵部尚书啊!难道……你就不打算买点好的火器?把弟兄们武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