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在线阅读 - 1282、赢者通吃

1282、赢者通吃

    见陆斌脸色突变,周围的小老弟们疑惑不已。

    200斤的猴子忙问道:“斌哥,啥事?”

    “估计又是骚扰电话。”陆斌叹息一声,无奈,还是将手机拿起,划开接听键。

    此时此刻,陆斌保持沉默,一句话不说,静静聆听对方的动静。

    可片刻之后,陆斌又将手机放下,对着众人淡笑着说:“神经病啊,不说话,还自己挂断电话,鬼知道是哪个混蛋搞的恶作剧。”

    “该不会是张文超那帮人干的吧?”刚子说。

    小六也道:“我看就是那帮人,要我说,斌哥结婚,干脆不请他们得了。”

    “胡说。”猴子眉头一蹙,也是提醒着道:“这公司该请的高管都得请,哪怕你并不愿意见到他们,但这请帖还是要发的。”

    “再说了,就算是张文超那帮人干的,那又怎样?他们毕竟还没有把事情放在明面上,大家都还没翻脸。”

    “既然斌哥是平衡公司派系的重要中坚力量,那斌哥就必须隐忍。”

    “还是猴子说的在理。”听闻猴子说辞,陆斌似乎也并不在乎。

    毕竟按照陆斌自己的说辞,自己原本就是一个中间派系,只是被岳父拉拢过来之后,才导致公司派系之间势力失衡。

    因此陆斌被人针对,似乎也就说得过去。

    见顾晨一脸疑惑,陆斌也是解释着说:“顾晨,没关系的,反正不就是骚扰电话吗?”

    “在我们这个生意场上,比这龌龊的事情多了去,早就见怪不怪。”

    “只要你受得了就行。”顾晨说。

    陆斌淡淡一笑:“早就习惯了。”

    看着身边几位小老弟,陆斌又道:“今晚来我家吃饭吧,真得好好感谢一下你们这帮兄弟。”

    “瞧斌哥说的,客气啥?”

    “就是,都是兄弟,应该的。”

    “斌哥结婚,岳父又是公司副总,以后咱们在公司,也算是有靠山的,仰仗斌哥的地方还有很多。”

    ……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兴奋异常,但都谢绝了陆斌的好意。

    顾晨也大概清楚,大家之所以来找陆斌,是想让陆斌确认婚车情况。

    现在陆斌满意,大家也就准备打道回府。

    现场相互调侃几句后,陆斌送走了这帮小老弟。

    回头瞥了眼顾晨,陆斌也是摇头笑笑:“真没想到,这帮兄弟这么仗义。”

    “之前我只是跟他们几个有车的同事说,让他们把车开来凑凑数,大家都是紧凑型轿车,没想到,这次竟然帮我租好了车,这帮家伙。”

    “可是我刚才听到你们说公司派系的事情,还有那个张文超,这人怎么回事?”

    顾晨对异常情况非常敏感。

    尤其是对自己朋友不利。

    陆斌淡淡一笑:“提他做什么?那家伙,跟我同一时间进的公司,他姑父也是公司高管,跟我岳父一直不对付。”

    “之前我还没加入岳父这一阵营的时候,张超可以说,在公司嚣张跋扈。”

    “我们同一批进公司的人,几乎都被他欺负过,可渐渐的,大家发现,这家伙利用自己在公司的职位接私活,被我们这帮人举报,所以一直耿耿于怀。”

    掏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陆斌又道:“就在上个月,我们这边的小老弟们,又抢走了他们一个大客户。”

    “所以现在的张文超,恨我们是肯定的,碍于面子,我才发喜帖给他,来不来是他的事,我倒是希望他不来,可就怕这家伙给我玩阴的。”

    “你是怕他破坏婚礼现场?”顾晨问。

    “呵呵。”陆斌淡淡一笑,也是实话实说道:“实不相瞒,我倾慕我老婆很久了,只是因为张文超属于他姑父那个阵营,所以我岳父是不会考虑张文超。”

    “毕竟,我岳父跟他张文超姑父,那也是冤家。”

    “可冤家有时候也可以是亲家。”顾晨说。

    陆斌淡淡一笑:“或许吧,但在这里行不通。”

    看看时间,陆斌又道:“走吧,咱们上楼,晚上我给你订了一间酒店,就在我家附近,明天还得仰仗兄弟多多帮忙。”

    “好说。”顾晨微微一笑。

    ……

    ……

    晚上6点。

    顾晨跟陆斌继父一家在房间用餐。

    老爷子格外殷勤,也是唠唠叨叨好半天。

    张烨也是全程不说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吃饭。

    老爷子瞥了眼顾晨,也是提醒着说:“顾晨,明天陆斌的婚礼,就摆脱你帮忙了。”

    “好说。”顾晨吃着菜肴,也是不由分说道。

    老爷子犹豫了一下,又道:“说来也奇怪,今天下午,不停的接到陌生来电,可对方就是一句话不说,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什么?”闻言继父说辞,陆斌忽然表情一怔,看向顾晨的同时,也对继父问道:“那陌生电话什么情况?是羊城本地号码对吗?”

    “对呀,就是羊城本地号码,但对方就是不说话,我还以为是推销保健品的呢。”老爷子说。

    “是同一个号码?”顾晨问。

    “是啊。”老爷子点头。

    “打过几次?”顾晨又问。

    “好……好像三四次吧,也可能是五次。”老爷子看着顾晨,有点茫然。

    “妈的,这到底什么人?”陆斌闻言,脸色骤变。

    而此时坐在沙发上吃饭的张烨也开口道:“不仅是老爷子,我今天下午也同样接到这种陌生来电。”

    “你也接到过?”陆斌眼眸一怔,看向众人,也是一脸惊恐道:“我今天下午也有接到过这种来电。”

    “对方一直不说话,不管我如何问对方,就是没人肯说话。”

    “起先我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可现在看来,事情远没这么简单。”

    “会不会是张文超,就是你常说的那个公司仇家。”老爷子问。

    陆斌摇摇脑袋:“我现在又没证据,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不过凭感觉,十有八九是那家伙干的。”

    “那家伙,就是一直看不得我好,现在我娶了他喜欢的女人,这家伙还不恨死我?”

    “那也用不着这么卑鄙吧?”张烨说。

    陆斌瞥他一眼:“你懂什么?商场如战场,再说,上一次我们刚从他手里抢过一个大客户,这家伙心里一直憋着气,估计是想报复我。”

    “那你可得小心点。”张烨调侃着说。

    陆斌眉头一蹙,也没再说什么,继续扒着饭菜送进嘴里。

    ……

    ……

    翌日。

    按照婚礼流程,顾晨充当了陆斌的婚车司机。

    此时此刻,陆斌穿上一套帅气西服,手里捧着一束花,在几位小老弟的帮助下,稍稍打扮着自己。

    而就在此时,三两奔驰车辆稳稳停在陆斌的面前。

    陆斌见状,赶紧离开众人,朝着三名男子走了过去。

    “张总,刘总,肖总,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陆斌上前迎接,面容满是奉承。

    叫张总的大高个咧嘴一笑,说道:“今天是看在你岳父的面子上,才过来给你当司机的,要说你小子,怎么就能攀上高总家的千金呢?”

    “是啊,我为什么就能攀上高总家的千金呢?可能是缘分吧。”陆斌笑脸回道。

    似乎看出了对方对自己的不屑。

    几人过来帮忙,似乎也是因为岳父打好招呼。

    叫刘总的是个小个子,也是走过来调侃说:“听说你今天也请了张文超?”

    “没错。”陆斌点头承认,也是淡笑着说道:“再怎么说,也是公司里的人,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请他过来参加婚礼,也是我跟岳父的意思。”

    “高总倒是心胸开阔啊。”胖胖的肖总咧嘴一笑,也是调侃着说道:

    “这张文超的姑父,可是在跟你岳父争夺公司控制权上,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且你还抢走了他的挚爱。”

    “说实话,我真替你担心啊,毕竟这家伙会使出什么手段来,大家心里都没底。”

    “我知道,我会注意这个张文超的,多谢肖总关心。”

    虽然知道张文超是个难伺候的主,但毕竟今天婚礼,自己硬着头皮也得稳住场面。

    “嗯。”见陆斌心中有数,肖总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忙问道:“那我们几时出发?”

    “装点好了婚车就可以。”陆斌看看左右,吩咐道:“猴子,赶紧的,跟小刘刚子他们装饰一下婚车。”

    “好嘞。”猴子拿着彩带装饰,赶紧给几位领导的奔驰装点起来。

    顾晨也主动过去帮忙。

    看得出,这些领导,陆斌一个都得罪不起。

    但从这几人的口中,顾晨也再次确认,张文超这个人物,似乎跟陆斌是水火不容。

    等一切妆点就绪后,大家按照事先的排列顺序,组成一支接亲车队。

    在一处高档小区接到新娘之后,大家开始启程,前往陆斌租下的酒店。

    而女方家人也都相继坐上迎亲车辆。

    顾晨刚一启动车辆,三名女子便在车外推搡,似乎在商量什么。

    顾晨将副驾驶车窗落下,问道:“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没……没有。”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淡淡一笑,随后对着两名同伴使使眼色。

    两位两名女子虽然有百般不乐意,但还是勉为其难的走到顾晨的车辆后排,直接坐上了车。

    而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则直接来到顾晨的副驾驶。

    “请系好安全带。”顾晨提醒着说。

    “哦。”女子点头嗯道,将安全带扯出扣好,这才又问顾晨道:“对了,你是新郎什么人?”

    “发小。”顾晨说。

    “哦,发小。”恍然大悟的女子默默点头,随后再次追问顾晨道:“可是我听说,陆总很早就来羊城,他在羊城的朋友也不多,而且听你口音,好像也不是羊城本地人,那你跟陆总从小关系应该挺好吧?”

    “还行,陆斌小时候经常来我家蹭饭吃。”顾晨也是启动车辆,跟在车队的最后排。

    “哦。”女子像是打听到什么,瞥了眼后座的同伴,随后又问顾晨道:“那你是做什么的呀?”

    “我是警察。”顾晨说。

    “警察?警察好啊,警察威武。”可能是感觉自己聊天太尬,女子顿时咧嘴一笑,这才赶紧解释道:

    “因为之前没跟警察接触过,话说你们警察都这么不爱说话吗?看你好像文质彬彬的样子。”

    “嗯?”顾晨只是在专心开车,却不想女子竟然开始评价自己。

    这才上车不到两分钟,就能对自己做出评价?

    顾晨微微一笑,没说话。

    经过一处红绿灯,车队被分成两截。

    顾晨将车辆稳稳停住,等待红绿灯的同时,也反问女子道:“请问你跟新娘是什么关系?”

    “她……她是我闺蜜,很好的那种。”女子说。

    想了想,女子又继续补充道:“而且我们还是同事,在同一家公司上班,跟陆总分属不同部门。”

    “哦,那你知道张文超这个人吗?”顾晨之前一直听众人在替张文超,因此也十分好奇。

    想着不如跟陆斌公司的人打听一下虚实。

    女子闻言,也是一脸惊讶:“话说你这个靓仔,怎么对张文超感兴趣?是陆总跟你说的吧?”

    “嗯。”顾晨没有否认,直接承认道:“之前听陆斌和他部门同事说起过张文超。”

    “而且那几位车队的领导,也提到张文超,话说这张文超在你们公司很出名?”

    “呃……算是吧。”坐后排的一名短发女子接话道:“那个张文超,姑父是我们公司的副总,掌管公司四分之三的大客户。”

    “而张文超也自然而然的成了公司销售渠道的中流砥柱。”

    “那应该是靠他姑父的关系。”顾晨说。

    “对。”坐后排的另一名胖胖的女子也道:“没有他姑父,张文超什么都不是。”

    “但就在最近,这种格局似乎发生了改变,陆总的团队,竟然将张文超姑父最大的客户给挖到自己这边。”

    “虽然说吧,这都是同一家公司,但是客户在谁这里下单,关系到谁在公司的分量和地位。”

    “所以这次陆总团队,可以说是改变了张文超和他姑父这个团队一家独大的局面。”

    “有这么夸张?不就抢走了一个大客户而已嘛,不是还有其他客户吗?”

    顾晨感觉,这些女子似乎有些言过其实。

    但坐在副驾驶上的高挑女子却又道:“你不懂,这个客户对整个公司的重要性。”

    “可以说,这一个大客户,可以养活公司一半的销售额。”

    “而且这个大客户在谁手里下单,就是看中谁在公司的领导地位。”

    “至于你刚说所说的那些中小客户,那帮人也就是见风使舵,大客户在哪下单,他们也就都跟着。”

    “这如果大客户去到陆总团队手里,那剩下的中小客户,很多也会跟过来。”

    “可以说,这个大客户直接影响着公司管理层的格局,你说张文超和他姑父能高兴吗?”

    “对呀。”听闻高挑女子说辞,坐后排的短发女生也道:“张文超现在肯定恨死陆总了。”

    “所以我们公司现在都在说,张文超肯定要给陆总下马威。”

    “可陆总这次请他来参加婚礼,在我们看来,更像是陆总体现大度的一种方式,为的就是化解双方之间的矛盾,听说还是陆总岳父高总的意思。”

    “这么复杂吗?”见红灯变绿灯,顾晨继续启动车辆,跟在车队后排。

    高挑女子也是长叹一声,不由吐槽道:“这大公司就是有大公司病,哪里都一样。”

    “而且公司副总很多,都是元老,反正董事长是得罪谁都不行,简直成了这些人争夺公司控制权的傀儡。”

    “要我说,谁拿到公司最大的客户订单,谁就将直接控制整个公司的各种运营。”

    “而在我们这种高度抱团化的公司里,意味着赢者通吃,输者将一无所有。”

    “所以现在公司谣传,张文超和他姑父,可能用不了多久时间,就会离开公司。”

    “是想另立门户吗?”顾晨问。

    高挑女子淡淡一笑:“那有这么简单,毕竟两人手里还有不少公司的股份。”

    “如果二人离开公司,那么他们苦心经营公司的人脉,将会树倒猢狲散。”

    “而且还有条款限制,就是二人离职之后,3年内不得从事相关行业,不得跟公司产生竞争关系。”

    “这等于是让二人扫地出门,当然了,这也只是大家的推测,毕竟最近大家都发现,公司内部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讨论会议也越来越多。”

    “总感觉再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出事的。”

    “对。”见顾晨专心开车,只是在认真聆听大家的说辞。

    为了能跟顾晨多说几句话,坐后排的短发女子又爆料道:“跟你说个事,就在一年前,公司里负责主管采购的副总,直接跳楼自杀了,30多楼啊。”

    “跳楼自杀?”顾晨闻言,眉头微微一蹙:“什么情况?他为什么要跳楼自杀?”

    可能是意识到,顾晨属于局外人,因此跟顾晨聊聊也无妨。

    于是短发女子便告知道:“还能为什么?压力呗,据说是被人逼的,但其大家心里都知道,逼那副总跳楼的人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