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自从我成为魔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死里逃生的皮尔逊(求订阅求票)

第二百三十九章 死里逃生的皮尔逊(求订阅求票)

    “陛下,您怎么了?”侍女疑惑的问道。

    “痒啊!”赛诺扭着身体,“很痒,快给我挠挠!”

    “您……哪里痒?”侍女问道。

    “哪里都痒!快给我挠挠!”赛诺扭来扭曲的。

    两名侍女马上给他全身上下都挠了起来,可是越挠好像感觉越痒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赛诺低吼一声,“越挠越痒了啊!”

    “可是陛下……”

    “算了算了,出去!都出去!”

    赛诺把两名侍女轰了出去,躺在床上自己挠了起来。

    可是同样的,不管怎么挠都感觉很痒,一点都没有减轻的感觉。

    “到底怎么回事?”赛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床上蹭来蹭去。

    可是这种感觉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眼中,赛诺忍不住在床上大喊大叫了起来。

    “来人!快来人!”

    赛诺在房间里面大喊着。

    两名侍女又跑了进来,“陛下,您怎么了陛下?”

    “快,快叫御医……”

    侍女赶紧跑出去想要叫御医,在门口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肩膀。

    扭头一看,是妮蒂娅。

    “皇后……”

    “没事,不要叫御医了,我去看看。”妮蒂娅一脸淡定的走进了房间里面。

    看到床上的咬牙低吼着,不停打滚儿的赛诺,妮蒂娅对侍女挥了挥手,“出去吧,去楼下守着,不要让任何人上来!”

    “遵命!”

    侍女答应一声就赶紧跑了出去,清空了这一层的所有人。

    “妮蒂娅,快,快……”赛诺咬着牙,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我……我……”

    妮蒂娅挥挥手,手里出现了一颗小药丸,然后扔在了床上,“吃了这个就好了。”

    现在的赛诺听到这话,什么都没问,直接一个翻身抓起药丸塞进了嘴里。

    “啊~~~”

    随后赛诺躺在床上大声呻吟起来,浑身都抽出起来,妮蒂娅在旁边细心观察看,看到他瞳孔都开始放大了。

    接近着赛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眼神变得极为迷离,表情也一副迷醉的样子。

    一缕鲜红的颜色从赛诺鼻孔里流下,顺着脸颊逐渐滑落在了洁白的床单上。

    看到赛诺安静下来,妮蒂娅一直都在旁边细心的观察着,一直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赛诺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看到站在床边的妮蒂娅,扭过头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虽然赛诺不是多智近妖的天才,但他也绝对不傻。

    自己的症状明显不对劲,很有可能是中毒了。

    要说有能力让自己吃下这种毒药的,除了身边的妮蒂娅,很难找到第二个人了。

    她是卡斯格的第一炼金师,每天接触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能炼制出什么样的毒药都不奇怪。

    况且她还是自己的皇后,给自己吃的东西里面加点料简直不要太简单!

    “一种用红皮菇炼制的东西,我提高了兴奋感,但是降低了会产生幻觉的东西。”妮蒂娅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什……什么时候……”

    “难道你不觉得最近你每天都很兴奋吗?”妮蒂娅反问道,“毕竟每天晚上在床上那么亢奋。”

    “那……那是你……”

    “嗯,不过没想到症状会这么强烈。”妮蒂娅点点头,“效果比我想象的好要好,刚刚的感觉很难受吗?”

    “你……为什么要……”

    “不为什么。”妮蒂娅道,“刚刚给你量比较少,所以我预计你下一次发作应该就是明天中午。我先回去做实验了,明天中午再给你哦!”

    “妮蒂娅!你……”

    “哦对了!”妮蒂娅转回头道,“你尽可能让御医给你查查,不过我是卡斯格第一炼金师,我相信他们做不出解药的。”

    说完,也不停赛诺的解释,自顾自打开房间门走了进去,只留下了在房间里面咬牙切齿的赛诺。

    ……………………

    “啊~~~”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皮尔逊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今天约好了要去好朋友尤金的家里吃饭。

    尤金是他的儿时玩伴,两人一同长大,如今皮尔逊成为了市政管理官,尤金成了大牢的老头。

    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也让两人之间的交往比起纯粹的利益,多了一丝友情在里面。

    皮尔逊一路散着步来到了尤金的家,轻车熟路的取出他平时会放在花盆下面的钥匙打开门上了楼。

    上了二楼却没有发现尤金的身影。

    奇怪,难道还没回来?皮尔逊有些疑惑。

    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好像有人在吧唧嘴一样。

    皮尔逊一愣,扭头一看,卧室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并没有关严,而那声音就是从卧室里传来的。

    听着那奇怪的声音,皮尔逊脸上突然挂上了男人都懂的笑容,难道……

    感到有些好笑的皮尔逊蹑手蹑脚的来到房间门前,想要吓唬他一下。

    至于说会不会把他吓软了……兄弟不就是用来坑的吗?

    蹑手蹑脚来到房间门口的皮尔逊,酝酿了一下之后,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喂!尤金,你……”

    然而当看到里面的景象之后,皮尔逊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只见自己的儿时玩伴尤金此时此刻睁大双眼躺在床上,他的胸腹已经被彻底剖开。

    大量的鲜血洒在床上,甚至就连周围的地板和墙壁都有一些喷射状的血液。

    然而最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此时此刻床上还跪坐着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

    粗麻布制的衣服掩盖不住她火辣的身材,一头酒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两只明亮的猩红色瞳孔这个扭过头看着自己。

    最关键的是,她的嘴里正咬着一块人类内脏!

    皮尔逊睁大了双眼,颤抖的双腿在基因本能的作用下,开始慢慢往后退。

    “呼——”的一声,床上坐着的女人背后突然展开一对翅膀。

    带有纯黑色鳞片的翅骨下面是两对薄薄的肉翅,下一刻,床上的女人便向他扑来。

    “啊——”

    皮尔逊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跑出房间的同时还没忘记把门带上。

    “嘭!咔嚓!”

    木质的大门在身后直接被撞碎,身后的黑影从漫天飞舞的木屑中冲出来,直奔他背后而来。

    皮尔逊回头一看,更是吓得大叫一声,使出吃奶的劲儿往楼下跑。

    来到楼梯前,一个跳跃直接从最上面跃了下去。

    “嘭!”的一声,皮尔逊落地之后,看到自己的脖子里面蹦出来一个东西。

    看到这个玻璃瓶的时候就想到了这是前几天诺姆送给自己的,说是什么炼金师的驱魔水。

    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时间考虑是真是假,直接从脖子上拽下来,抬手就向身后追过来的黑影丢了过去。

    后面飞在半空中的艾丽莎一看,心中忍不住吐槽,这么近的距离都能扔偏,准头是得有多差?

    不过为了演戏成功,主动往旁边横移了一点,让这个玻璃瓶砸在了自己头上。

    “咔嚓!”

    玻璃瓶碎裂,里面透明的液体喷溅出来。

    “啊~~~~”

    艾丽莎配合的发出一声惨叫,收起翅膀从空中落在了地上,下一刻便怒吼着再次向皮尔逊抓过来。

    皮尔逊一看有效,心中本来安定了一下,可是看到对方还有力气抓向自己,扭头就跑!

    从尤金家里冲出去之后,又在街上一口气跑出去几百米,才敢回头查看情况。

    看到背后空荡荡的街道,皮尔逊才逐渐满房脚步,停下来松了口气。

    但是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追上来,所以一路喘着粗气往皇宫里面跑。

    这件事情必须报告给皇帝才行,这可不是传言或者猜测,这是自己亲眼所见!

    另外一边,艾丽莎也抬起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水渍,转身离开。

    没错,那根本不是什么驱魔水,就是普通的水而已。

    …………

    皮尔逊一路跑到了皇宫,说是要见皇帝。

    本来刚吃了晚饭的奥古斯丁正准备休息,不过听到说他有急事,也就决定见一面,如果不是什么急事非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奥古斯丁慢悠悠的来到了会客厅,“说吧,怎么了?”

    “陛下,不是传言,是真的!”皮尔逊喘着粗气说道。

    “什么真的?”

    “魅魔!魅魔是真的!”皮尔逊一脸悲伤,“我的挚友尤金死了,我亲眼看到是魅魔把他杀死的!”

    “你亲眼看到的?”奥古斯丁有点疑惑的反问道。

    “是!亲眼看到的!”皮尔逊重重的点头道,“今天我受挚友的邀请去他家里吃饭,结果一进去就看到他在房间里已经死了,而当时那个魅魔还没走……”

    “等等,你确定是魅魔?”奥古斯丁问道,“不会就是个女杀手吧?”

    “有翅膀啊陛下!那个女人有翅膀!”皮尔逊不自觉的提高了一点声音,“而且还在吃我朋友的尸体!”

    “你怎么跑出来的?”奥古斯丁有点疑惑。

    “多亏了一个朋友送的一瓶驱魔水,才让我暂时跑了出来,不然您今天肯定就见不到我了……”

    “这样,你现在拿着我的令牌,带着禁卫军去你朋友那里。同时通知教会,让他们派人协助!”奥古斯丁扔出一个银制的牌子道,“如果真的有魅魔在的话,不能让其隐藏在城市里,必须找出来杀掉!”

    “遵命!”皮尔逊答应一声,接过令牌转身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