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血色民国,血不冷在线阅读 - 第34章 难民

第34章 难民

    临时住所发生了周文这件事儿之后,关世杰让其他几个男生组长,组织了两个小巡逻队,每天早晚都在女生住的地方进行巡逻,也兼顾着男生的临时住所。因为城里的难民很多,时有米面粮油被盗现象的发生。

    不仅如此,关世杰还代表复兴社特务处洛阳站,在几条相对难民多的地方,开设了几个粥棚,给这些年轻人找些事情做做,总比游手好闲天天逛街好得多。

    鉴于洛阳城难民过多,有一些不法之徒趁机作乱,抢劫、盗窃、杀人等恶性事件也时有发生。关世杰又组织了几支治安巡逻队,帮助当地警察维护社会治安。

    年轻人有了事情做之后,酗酒闹事,打架斗殴等恶习,都得到了有效的遏制。乔本愚把这些事情上报给特务处后,戴笠特批一万元经费,用于六百多学员的生活用度。并且对关世杰提出口头表扬。

     12月13日南京沦陷,震惊世界,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从这一天开始,持续到1938年1月中旬。据远东军事法庭调查报告:中国军民被集体屠杀和活埋的就有十九万余人;零散被杀的居民仅收埋的尸体,就有十五万多具。

    全市三分之一的房屋被焚毁,六朝古都的南京,尸骨纵横,瓦砾成山,顿成人间地狱。

    关世杰尽管早就知道这段历史,但身处民国,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忍不住怒发冲冠。招收的学员当中,有一些易感情冲动的热血青年,纷纷跑到洛阳城征兵办要求从军,真刀实枪地上阵杀敌。

    为此,关世杰在临时住所召开了一个会议,他不勉强那些报名从军的人留下来,本着自由自主的原则,无论哪一种选择他都支持。

    此后的几天,学员们报名从军的人数达到了三百多人。

    “组长,咱们是不是做做工作,再这样下,人不都走光了?”夏鹏飞不无担忧地说。

    “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组长心里有数。”宋垣说。

    “同学们要从军杀敌的心情迫切,我们想挽留也于事无补。别急,咱们陆续还会招到人的。”关世杰说。

    此时,山西太原、大同、阳泉、榆次等地在11月间也相继失守,来自山西的流亡学生也多了起来,后续招生工作进展得异常顺利。至元月下旬,陆续又招到三百多人,补齐了去从军学员的人数。

    此刻的洛阳城已经人满为患,洛河以及伊河两岸都搭起了难民的简易帐篷。随着难民人数的增多,社会治安状况也变得混乱起来。

    关世杰从几个学生巡逻队队长的口中得知,现在的难民中形成了三个帮派势力,号称平津帮、山西帮和江苏帮,三伙人经常为了占据更好的地理位置和为人做长短工而大打出手,警察局为此也很是头疼。

    关世杰担心天长日久,这些人会闹出大事儿,就决定出面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化解三伙人之间的矛盾。为此,他跟吴彦章等人商量,有没有好的办法和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组长,我是觉得没必要管这些烂事儿,可能用不了多久,咱们就离开洛阳城了。”夏鹏飞说。

    “要我说管一管也对,这些家伙刚开始还听劝阻,现在都不把咱们的巡逻队放在眼里了。”吴彦章说。

    “这些人无非都是为了混一口饭吃,解决了他们的生计,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秦川说:“许多人都是拖家带口来到洛阳城的,一天不找事情做,一家老小就只能挨饿,可城里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事情让外地人来做?”

    “秦川说的在理,各部门和民间组织设立的粥棚,包括咱们特务处的粥棚在内,一天只供应两顿稀饭,排队去晚了就得饿一顿。组长要想从根上解决问题,就是帮这些人找到一个饭辙。”宋垣说。

    关世杰一脸的苦笑,现在洛阳城里的难民人数,没有四五万也有二三万人口,要想安顿好几万人,让每个人都有工作能吃饱饭,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任其相互争斗,总有一天会酿成大祸。

    难民中的人以农民居多,他们失去家园和赖以生存的土地。流亡到洛阳城里,凭着一身的力气做苦工来维持生计。这部分人当中,也有一些没读过书的文盲青年,也是这几个帮派里的中坚人物。也就是说,如果能把这些人的思想工作做通,这些纷争就能降到最低。

    关世杰想到几个方法,却又逐一推翻了。

    而恰在此时,抗战初期的难民潮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究其原因是难民在逃亡的过程中,经常遭到日本飞机的扫射和轰炸。

    仅12月10日,日军第十八师团攻占安徽芜湖,当天就抓捕了两千多难民,将他们驱赶到江边,全部用机枪杀害。

    在逃难的过程中,妇女和儿童的遭遇更加悲惨,一些人迫不得已抛弃了幼婴,许多孩子被饿死或是在惊恐中死去。妇女难民还随时可能被追击的日军掳去,惨遭蹂躏,成为日军的发泄兽欲的工具。

    这些难民的种种际遇,被国内的各大报纸、广播、杂志长篇累牍地报道出来。在社会舆论的督促下,国民政府行政院颁布了《非常时期救助难民办法大纲》,各地都成立了救济委员会。

    洛阳赈济委员会也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募集资金开始了救助活动。诸如成立了难民收容所、儿童保育院。鼓励公私企业收纳难民就业,并且难民每人每天可领取贰角生活费等一系列的赈济活动,缓解了一些社会压力。

    赈济委员会还号召青壮年移民,到四川、陕西、广西、贵州、云南等地,或者到洛阳几百公里外的边远地区垦荒,而且给予路费和生活费。

    但洛阳城里的难民,有一些人领到路费和生活费之后,还是留在城里,丝毫没有移民的意思。不仅如此,已经形成势力的三个帮派主要人物,还从每个难民每天的生活费里克扣出五分钱。

    当地政府派警察局强制这些人离开,但警察局的警力明显不足,就找到到关世杰他们来求助。

    关世杰在待培训的学员里,抽调了二百多人,配合警察局的行动。

    从元月10日至15日,在五天的时间里,把江苏帮、山西帮里的人大部分人都劝上了移民的路途,留下极少数在本地找到长期工作,并且能够安分守己的人在城里生活。

    这两个帮派的头目,有敲诈勒索行为的,一律被抓入看守所待审。

    但等到清理平津帮的时候,出现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