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陈叔宝的南陈之旅在线阅读 - 第004章 我好有钱!

第004章 我好有钱!

    回到东宫之后,陈叔宝四仰八叉地倒在床里,本想补个回笼觉。

    奈何一大堆心事堵在胸口,郁闷啊......

    首先,有许多想夺位的皇子,看本太子不顺眼,那是毋庸置疑的。

    这漫漫夺位之路,可想而知是艰辛的。

    “唉......就算死不了,每天被人下绊子,也是很烦躁的啊!

    比如昨天,陈叔宝好端端的被雷劈这件事,就很诡异......”

    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床顶的紗帐,良久。

    “许安在否?”陈叔宝问。

    “老奴在。”

    “过来。”陈叔宝勾勾手指。

    许安迈着小碎步,走到陈叔宝的床边。

    “你跟着我,多久了?”陈叔宝问。

    “回陛下,至今已24年了,老奴自殿下出生,便一直服侍殿下。”

    “哦?这么久了......想必你对我也是忠心耿耿。”

    “老奴对殿下的心,苍天为证,日月可鉴,海枯石烂,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了,好了。

    我呢,昨日受伤之后,感觉对许多人名和事情,都记得不太清楚了。眼下,是非常需要你表忠心的时候!”

    “殿下您说,老奴一定尽力去办。”

    “好,你且将近日的见闻说与我听。”

    陈叔宝啃起了坚果,就着一壶花茶,慢悠悠吃着糕点,听着许安叨叨了一个下午。

    大事件如,两个月前,陈师打败了周师,夺回了徐州、兖州。

    鸡毛蒜皮如,哪个宫女与哪个侍卫私奔了。

    但凡许安知道的,陈叔宝都鼓励他,娓娓道来。

    陈叔宝这才发现,内侍才是这个宫里最八卦、最了解小道消息的人!

    既来之,则安之。

    那操蛋的21世纪的屌丝男的苦逼生活,陈叔宝并不想回去!

    或许,穿越,反而成为了他逃避现实生活的洞口。

    为了尽快不动声色地融入这个时代的生活,陈叔宝极其认真地,听许安讲八卦故事,其投入程度,堪比高中老师讲评理综试卷的最后一道大题。

    “你很好,很优秀。说了这么久,口干舌燥的。赏你一锭银子!”陈叔宝慷慨道。

    “谢殿下恩典。”许安忙跪下谢恩。

    “不过说起来,我的私库......由谁管着啊?”陈叔宝试探性地问。

    毕竟,钱财,乃生活的根本。

    堂堂太子,自然不可能随身携带银钱。

    “回殿下,钥匙由孙詹士掌管,私库的清单殿下与孙詹士各留存一份。”

    “哦?这样啊......对对对,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那孙詹士何在?我欲清点一下私库。”陈叔宝掸了掸手上的食物残渣,漫不经心地道。

    许安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诺。”

    片刻之后,那孙詹士火急火燎地赶到了。

    “闻殿下召唤,臣来迟有罪。”孙詹士甩开衣摆,恭敬地跪下。

    陈叔宝高冷地“嗯”一声,得了钥匙,大摇大摆地走入了东宫的库房。

    不看不知道,这一参观,可把陈叔宝的眼界扩大了无数倍。

    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原来,这南陈后主有那么多的金银财宝、古玩字画、玉器首饰等等应有尽有......不过这些俱是死物,不方便携带,等日后隋文帝打入建康城内,这些都得充入隋文帝的口袋。

    陈叔宝既欢喜、又忧愁,可谓是五味杂陈。

    “其他房产、店铺、田地呢?”

    孙詹士捧着厚厚一本账本,双手奉上,“殿下,都记在这账本里头。”

    陈叔宝点点头,看似厚实的账本,所记的页数却只有寥寥几页,情况并没有陈叔宝想象中那般完美。

    账本里只记载了一些田地,其他房产、店铺的购置都没有!

    且这些田地,还都是陈宣帝赏赐得来的。

    陈叔宝气得呀,难怪这南陈后主要亡国呢,一点都不会理财吗?

    赏赐得来的玉器古董都放着积灰,这田地一概荒废,都看不见一年有多少进项。

    还是说,自己突击检查,耽误了这孙詹士做账本?

    “这些田地庄园......似乎没什么收成啊?”

    “是的殿下,今年收成不好,天公不作美。”孙詹士回答。

    陈叔宝瘪瘪嘴,目光在孙詹士略泛白的脸上停留许久。

    孙詹士被太子若有所思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

    “这账本、钥匙与清单,暂且放我这,对了,一会儿,把前几年的账本也一并送过来。”陈叔宝冷冷道。

    “诺。”孙詹士几乎快将头低到地面上去了。

    “哼。”陈叔宝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只留下孙詹士与许安,站在库房门口一阵凌乱。

    陈叔宝并没有核对账单的想法,此举,纯粹是恐吓一下孙詹士,以及手底下的人。

    这种趾高气昂的感觉,让陈叔宝的心情很愉悦,平白无故得了这么一笔巨财,更让他觉得飘飘然。

    也不知这南陈太子原来的灵魂去了哪里,是被人谋害了?还是与自己的灵魂做了交换?

    重点是,还会回来吗?

    自己就这么霸占了他的钱财,可能还会霸占他的老婆、小妾……怪不好意思的……

    不管怎样,既然命运如此安排了,那么,陈叔宝便决定:

    今后要作为南陈太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忘掉卑微屌丝的过去,从今开始做一个优秀的纨绔。

    第一步,便是将这财产,悉数,牢牢的,攥在自己手里。

    “反正迟早,建康城破之后,库房那些物件,都是要被隋文帝装箱运去长安的,那倒不如变卖了换现金呢!其实金银也不大好携带,不如换成银票,可现在的年代,银票还未问世呢......”

    陈叔宝一路思索着,一路踱步回东宫。

    走到东宫后花园的时候,一个女子纤细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正是昨日跪在床榻边的粉衣女子,看样子,该是本太子的小妾之一吧?

    陈叔宝舒展笑意,道:“美人赏雪吗?”

    连着下了好几日大雪,这树上、屋顶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

    南方人对“雪”有种莫名的感情,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不像北方,冬天几乎都是在冰雪覆盖中度过的。

    “殿下!”那女子甜甜的唤了一声,行了礼,便像是蝴蝶一般,欢喜雀跃地,飞入了怀里。

    美人入怀,一般人都是难以拒绝的,更何况陈叔宝了......

    “殿下,去我屋里坐坐吗?”

    “嗯......好啊......”

    鬼使神差的,陈叔宝便被孔良娣牵着,带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