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龙虎队(1 / 1)

安迪伯加德曾经是主角一样的人物,但是在格斗之王的饿狼队里却永远只能当二号,他的兄长特瑞抢去了所有的风头。不过他有一个好女朋友——不知火舞,这可是格斗界的超级明星,热辣的装束以及漂亮的容颜,常年都是代言收入榜上的第一号人物。

“这就十分尴尬啦,女朋友的收入跟名声都比自己高太多。这个安迪能忍受么?”白浪反正看好戏,他觉得自己若是处于这个情况肯定是无所谓啊,吃软饭也要有硬手段的。这一对在传闻之中算是欢喜冤家,弄得好像电视连续剧那样地精彩——白浪想想自己,恐怕他只能去演av了

对面的罗伯特也是,明明人高有钱还帅,偏偏就是二号,而且还对坂崎由丽倾心不已——但是就是没能获得更好的反馈。而极限流空手道也是奇葩,明明实力非常强,但是师父就是挑徒弟,弄得整个流派都十分穷。流派穷但是女儿跟二徒弟都有钱,就他跟儿子没钱当寄生虫过日子,整天考虑的就是修炼。

两个二号的对打也算华丽,至少白浪看得眉飞色舞,“好!就是这样!打下去!打死他!”他不想为这两个任何一人欢呼,都是现充,互相打死打残最好——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这两支队伍都是老格斗之王参赛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结果就是一场华丽的打斗之后,安迪输了。

安迪被罗伯特的目押腿技四连击打得很惨,最后被一发霸王翔吼拳给轰出了擂台告负。罗伯特的实力很明显在安迪之上,看来安迪忙着跟不知火舞谈恋爱让他的修行停滞不前了。于是东丈上场,这位修行泰拳的伯加德兄弟的好友,上来就做出了击倒宣言——然后在白浪的欢呼声之中,一分钟后他被击倒了。

罗伯特吃了几下重的,但是他意气飞扬啊,这可是干掉了对方两个选手,这骚包频频对着场下的坂崎由丽飞吻,坂崎良这一次倒是没有举拳威胁。当特瑞上场的时候,白浪才非常慎重地开始观看——虽然在此之前关于特瑞的分析早已经差点就分析出他有几根毛了。果然特瑞的等级完全不一样。

罗伯特面对特瑞的时候根本不成,非常轻松地就被特瑞压制,简单的能量冲拳跟击地的能量波配合,光靠着节奏的变化就让罗伯特根本无法动弹了。所以罗伯特很快就败下阵来,被特瑞一记急速的冲拳击倒。第二个上场的是坂崎由丽——这姑娘坚持了一分钟,最后虽然她一点也不想要认输,但是还是被哥哥丢出了毛巾认输。

因为没有任何机会,一点机会也没有——若不是特瑞并不想殴打坂崎由丽,她早就被击倒了。说起来龙虎队跟饿狼队都在美国,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其实还挺不错的。“格斗之王的赛制确实挺那个的,前面的输赢都不算事,打赢最后一个才是最重要的。”白浪一边叽咕,一边看主将的碰撞。

坂崎良对特瑞,可惜这一次不是坂崎琢磨带队,否则应该更有看头啊。龙虎乱舞霸王翔吼拳,这极限流空手道也确实挺厉害的,而且还有升龙拳。总之算是火星撞地球,就连点评的武术家都说不好谁胜谁负。当然最后是以特瑞告负结束的,点数判负白浪浑身的肌肉跟骨节都发出了声音,“下一轮的对手就是龙虎队了。”

然后他塌陷了下去“一挑三哪,完全没有了干劲哪”白浪开始扳手指头,“坂崎由丽不管她,她实力确实欠缺。问题是罗伯特就已经很不好对付了,然后还有个坂崎良”白浪一对一谁也不怕,但是车轮战可就难说了。好在比赛还有段时间。

这一次比赛的场地在美国,美国街头。白浪的烧伤恢复极快,没多久就已经拆了绷带,头发都长出来了短短的一截,眉毛也是如此。他的情况非常不错,护士小姐帮了他大忙,身心愉悦的同时,白浪的力量也是迅速恢复。哦,就连麻宫雅典娜也曾经来探望过白浪,这是一件非常让白浪意外的事情。

“都被我打成猪头还来看我?是对老头将我烧成这个样子的抱歉么?”白浪觉得好像更多的是表现某种形象?亲和力?不过雅典娜来看的时候那个态度是真心的,她并不以白浪将她打成猪头为意——倒是吃包少年还在气哼哼地。“你用的那个超必杀技很厉害啊!”麻宫雅典娜是这样说的,好奇的眼睛一眨一眨地。

“他太过分了!”食包少年喊道,“哎,格斗家被打得鼻青脸肿不是很正常吗?”反而是麻宫雅典娜在为白浪辩护。“那个超必杀技啊,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能用就用出来了。雅典娜小姐你的超能力也确实厉害,不这样做的话我早就输了。”吃包少年的鼻子马上翘了,表扬雅典娜比表扬他还让他高兴。

白浪可以发誓他看见了这家伙的鼻子开始变长,得意洋洋之处就好像他跟雅典娜一体的。

总之,这都是些不错的人哪——老头受伤稍微有点重,断了两根骨头已经回去了。吃包少年摇摇手,“师父就是不服老,他早就该退役了不是么!”当然这让雅典娜啪地一下打了他的头。

飞机起飞,要花十多个小时才会到美国,而白浪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当然那两个女工具人就算了,桃子或许是这段时间没有一直在白浪身边,现在突然主动要弥补这个情况。这就让人有点儿头疼了,“飞机!飞机上啊!公共场合啊!这样不好!”白浪说道,然后空勤小姐走了过来,无视了纠缠的桃子。

“哎?怎么回事?这不是百合子嘛!这空勤还招大妈的?而且没工作经验也行?!这完全不负责任嘛!”白浪定睛一看也是吃了一惊。“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骗子,我伪装了身份”哪百合子又露出这副求责罚的表情“你!你们!我还要打比赛的!”白浪口不对心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