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仙人世间 ? 过五关(1 / 2)

峨眉祖师 油炸咸鱼 10638 字 5个月前

亡门的主宰是谁啊?

自然就是当年的太上亡何。

他在这里苦等,等着自己的宿命,看着那些人一个又一个的走到那扇门里,他劝说天下接受宿命,但却没有劝住太上截天。

佛祖来了,顶着满头的疙瘩来了,唱着天人慈悲来了,诵着大悲经文来了。

仙祖有命,九天十地莫敢不从,佛祖自然也要来,也必须来。

他确实是看到了一个佛子,石佛有大灵根,当渡之。

但仙祖告诉他,石佛是人间的佛,不是耆阇崛山的佛。

于是佛祖便不敢渡他了。

只是心中大呼可惜了,但还是得来打这份白工。

佛祖向前道“请太上关门。”

亡何道“这是宿命,你杀了我,此门自关。”

佛祖道“那便只好显明王手段。”

大金光唱诵,诸天万界诸圣降世,佛祖向周天请教,却不是动用佛法,而是在摇人。

那一束束目光向下看来。

“请太上关门。”

诸天万圣尽降一道念头,九天十地皆尊号令而至!

太上亡何闭上了眼睛。

那扇大门坍塌,仙祖在后面昂起下巴。

“看,这就是太过敬天的下场。”

天听闻了,不敢语。

亡何死去,再入轮回。

佛陀称道大善,而未曾照顾那两位已经愣住许久的凡间强者。

万圣皆称大善。

九天十地溢满雷音。

一人来此请你入灭还不去,非要请万圣齐来。

这面子倒也大了去了。

仙祖道“不许给他轮回。”

北斗天尊没有言语,但确实是把亡何的力量封印了。

太上亡何没有轮回,他被阻挡在外,却也不能回头,他看着那来来往往的鬼魂,叹息着道“这也是宿命。”

“你就不会说点别的?”

仙祖从他的身后闪现出来,在他转头的一瞬间,踢了他一脚。

亡何差点就被这一脚踢得魂飞魄散。

他的形态崩溃,轮廓散开,精气神明也被打的四下流离。

北斗天尊默默的看着,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一个念头,仙祖又回到了舟船上。

没有了书生,没有了老神,没有了兵鬼,没有了妖女,没有了石佛。

他们都各归其位,有的笑有的哭有的魂归故土有的再踏仙路。

各有其归宿,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他终究是喜欢善意的结局,不喜欢不幸的结局,而到了他这个地步,也就无所谓再与红尘牵不牵绊了。

小小的人间,哪里能束缚仙道的祖先?

河海尽头,巨大的黑影浮现,仙祖向那处看了一眼,便呵斥道“偷偷摸摸的东西!”

他骂了一声,但后面又把声音变得极其空灵。

“但听了五个故事,你也应该听到了,怎么样,满足了吗?”

巨大的黑影用那双惨白的眸子注视着仙祖,最后化为烟雾散去。

那自然就是江沽大神。

仙祖拍了拍舟船,忽然有些出神。

“太繁杂了。”

李辟尘转过头来,带有疑惑的看向他“怎么说呢?”

仙祖道“光阴是永远不会停留的,金是人间贵重的东西,但它也买不来哪怕一寸的光阴,时间是无情的,浑沦怜爱世人,因为他永远停留在过去,这就导致世间的美好都在后面,太易认为这阻碍了世间的发展,所以才打算把他赶走。”

“但我眼中所见到的,是不断向前的光芒,超越了宇世宙光,向前,向前人间的故事,他们说的那些故事,在四百大衍之中,连一朵浪花都不算。”

“一点也不壮阔,一点也不澎湃,连涟漪都比不上,仅仅是岸边的石头被沾湿了而已。”

仙祖道“太多了,太繁杂了,光阴是无暇理会这些事情的,也不会为这种事情驻足,如果驻足了,那就不再是光阴的本来。”

李辟尘点了点头“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

仙祖看了他一眼“少拿后人的话来忽悠我。”

李辟尘莞尔一笑“后人的话,难道不是极有道理的吗?”

“正是因为光阴向前不曾停止,你才能听到这段话语啊。”

李辟尘摇摆起舟船,原本的周河尽头开始分叉,随后舟船消失,那条白龙飞出河流,再度化为白鹿。

重踏足大地之上,遥望远方,天高原阔,不知身在何方。

但却也不必知道身在何方。

“让我向前去。”

仙祖此时负手向前,而李辟尘牵起白鹿。

一簇岁月的神火突然出现,在四周飘零,并且越来越多。

仙祖看向远方。

“这是好事。”

他心中念叨,或许正是自己的偏执看不到前方,看不到遥远,所以神祖也永远不见青石。

但现在他见到了。这是好事情,自己已经入世,若要重新超世,便必须要在这里走一遭。

神祖可以先走。

那你又在惧怕什么呢?

神火飘摇,零星如蝶,又像灰烬。

他对世间不舍,但世间却要推他离去。

若是离去,从此之后,神,就真的只是神了。

“我们都不知道远方究竟有什么在等待,但路还是要走。”

仙祖道“或许我不会照见青石,我会看到另外的东西。”

李辟尘道“或许如此。”

于是走了几步。

天地开始翻覆。

这是哪里的神话?

仙祖看向高天,这一次出现的,在那天空上隐隐约约闪过的燕雀中,有一只低下了头。

那是一只大雁,与燕雀格格不入。

“长生大帝。”

这些化身们总喜欢融入到天地万物之中,江沽是神话中周河上的雾气,紫薇是人间卖糖葫芦的小贩,而轮到了长生出现,他却化为了一只大雁。

大雁向温暖的南方飞去,这预示着北地的人间将迎来大寒。

远方有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身上散发着可怕的魔气,那是人间至恶至晦的力量,他啃噬着什么,坐在荒芜的原野中,背对落日。

仙祖上前去,发现自己走一步,那个黑影也远一步,他停下来,随后落日余晖下,又有一人走来。

一人把大炬火,夜行于平地,去人十里,火光灭矣。

非灭也,远使然耳。今,日西转不复见,是火灭之类也。

拿着火把的人走过去,大魔王转过身来,放下了一个棋盘。

然后他们两个人开始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