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血债血偿(1 / 2)

我是至尊 风凌天下 5581 字 2018-03-16

四季楼对不住你们,神骨之事利用了你们,你们际遇坎坷凄凉又如何?

当年我八个兄弟身亡,其中凶手,各个环节,都有我们尽心保护的人在背叛,在出力,我的心中又是何等的冰凉,你们能体会么?

现在,还远远不够,后续还将陆续有来,继续品味有心无力无可奈何的后续苦楚吧!

“云公子。”雪尊者缓缓站起身来,一身白雪长袍无风而动:“多谢云公子的云天高义,给我们带来兄弟的最后信息。只是,雪某还是想要多问一句,却非是有质疑云公子的意思,还请云公子莫要在意。”

云扬登时转为一脸沉痛,涩声道:“雪尊者请问。虽然我们之前从未友好过,但总有一场交集,几位尊者言而有信,往事历历在目,种善因而善果理所该然……关于冰尊者之事,云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是云某对于一位强者的最后尊重,也是对往昔交集的一份交代。”

“多谢公子之善意!”

雪尊者沉声的缓缓说道。

“我们想要知道,洪斩……是如何杀了我们的兄弟?当时公子可在场吗?”

剑尊者与霜尊者同时举目看来。

“说起来这件事当真是巧得很,云某适逢其会,亲眼目睹了这场变故;之前因为一些原因,云某需要出城办点事情……”云扬将自己的事情含糊其辞一言掠过。

云扬这几天下来闹出的动静实在不小,几乎就是尽人皆知,三位尊者自然也有了解,但他们此际也实在没心情关心云扬出城是干什么,他们关心的只有一件事。

“……当时我去到一处较为隐蔽的小山包之地,发现有人在那里祭奠……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状况,云某心下诧异,过去一看,意外发现竟是冰尊者当面,而冰尊者那个时候,便已经身受了相当沉重的伤势!”

雪尊者怅怅叹息一声。

“那里该当是冰为其子建立的衣冠冢……当日冰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连儿子的遗物也没有拿到手,只有最后离开天唐城的时候,他儿子送给他的盘川金银……他将埋在了那里。这件事情,还是我和他一起办的……”

“至于重伤……”

雪尊者三人眼中同时露出来凌厉的神色。

冰尊者身负之重传自然是因为森罗庭与四季楼的追杀。

然而这一点,却不必和云扬说起

“当时……看上去,冰尊者一副很伤心的样子……大家意外相逢,交浅本难言深,我才待现身,说上两句场面话便即离开,不意血刀堂堂主洪斩带着其手下五人适时到来……”云扬脸色沉痛:“那一场大战,我全程目睹,只可惜修为低微,咳咳……”

霜尊者翻了个白眼。

心道你小子修为还算低微?!以你小子今时今日的修为,纵非是空前绝后,也足堪傲视当代。只不过绝不会帮我们的忙就是了。

要是你真心肯相助冰的话,或者冰不会陨落在这一役!

然而就算明知如此,雪尊者却还是说出来什么,大家本来就是份属对立,云扬肯在事后送信,甚至没有吞没神骨,已经是天大的人情,再奢求,可就是不近人情了!

“……双方一言不合之下,骤起纷争,最终冰尊者重伤,却也斩杀了对方三人,及至最后时刻,冰尊者突然叫出来了我的名字。”

云扬一脸迷惘诧异:“我本对自身修为颇有几分自信,原以为冰尊者并不知道我就在左近,我虽然有现身的打算,但因为血刀堂众人的到来,而想要置身事外了。”

霜尊者冷哼一声,将一句话强行忍住了没有说。

你小子修为固然不俗,但在冰天雪地的氛围中,想要在我们雪霜冰面前隐瞒行迹,仍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随即,冰尊者向着我这边冲了过来,托付我这几件事……然后他返身自爆而死……而这块……这个……”

云扬一脸迷惘的说着,似乎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自爆…怎么会…”

霜尊者喃喃自语。

云扬仍是满脸尽是不解的说道:“此事说起来我也是满腹的狐疑,冰尊者纵然身负重伤,但他既然能够冲到我那边,更有余暇托付我那些事情,未必就没有机会突围而出……但是他为什么不突围,却反而非要战死呢?这实在于理不合……说句不好听的,若非我素来出言必践,我断不会走这一遭,实在是这事说出来都是满满的疑点,但当时的状况,确实就是如此,我已然是言无不尽,若是你们仍有怀疑,恕我无能为力了!”

雪尊者三人同时一声心酸的长叹,作为老江湖的他们,自然很了解云扬现在的想法,但他们更了解冰尊者当时的想法。

为何不逃走?

为何要战死?

为何?

这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的辛酸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