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剧本 > 第247章 票房赌局
    “兄弟,别走了。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留下来让我儿子养你后半辈子。”

    李清欢琢磨这句话的言外之意,难道张桦是想把自己囚禁在这里?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李清欢在黑洞洞的楼道里徘徊。忽然,身后传来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回头看见一片昏黄的烛光照亮黑暗,听见熟悉的声音:

    “李叔叔……”

    那是张念林的声音,依然保持刚才的称呼:“不知怎么,刚才突然停电了。”

    李清欢纳闷这么豪华的别墅,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停电呢?他左顾右盼,发现小鉴不见了。

    ……

    张桦拄着一根又粗又黑的拐杖,缓缓走了过来。光头映着烛光闪闪发亮,一边剧烈咳嗽,一边询问儿子:

    “念林,刚才什么情况?”

    张念林解释道:“物业说附近的电缆突然出故障,正在派人修理。不用着急,别墅有备用电源,很快就会启动。”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室内恢复光明。

    李清欢眼前豁然开朗,总算松了一口气,看来张老大并没有打算上演非法拘禁、兄弟相残、杀人灭口之类的老套桥段。

    张桦转头问李清欢:“我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那不是开玩笑,我真打算把这房子送给你。”

    李清欢从不轻易接受陌生人的好处,现在的张桦对他来说是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尽管他心里希望得到这样一栋气派的豪宅,可是老人们常说:天上掉下一个馅饼,地上就有一个陷阱。

    这栋豪宅相当于一笔封口费,只要收下它,李清欢就得对张桦的事情守口如瓶。房子是好房子,可来路未必干净。如果以后查出房子是张桦偷税漏税买来的赃物,遭殃的不是张桦的儿子,而是李清欢这只替罪羊。

    “老大,无功不受禄。你的好意,小弟心领了。”

    张桦干笑一声,冷冷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再考虑一下吧,别为难一个快死的人。要知道,狗急了,还会咬人呢。”

    李清欢的立场依然坚定,叹了一口气说:“老大,只能说很抱歉,看来我俩终究还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愉快玩耍了。”

    张桦遗憾地说:“小李子,你让我很失望。讲真的,大人的世界不适合你。你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像你这样的幼稚鬼,总有一天要被社会淘汰。听我的,你留在我这里。我给你好吃好喝,让你永远活在你幻想出来的美好世界……”

    李清欢打断道:“老实说,看见你变成这样的大人,我也感到很失望。如果只是借鉴倒是有情可原,可你照搬别人的作品说是自己的创意,这样偷来的成功有意思么?”

    “你胡说什么!”

    李清欢陡然一愣,转头看见张念林愤怒的眼神,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张桦呵斥道:“念林!怎么跟你李叔说话呢!”

    张念林走到父亲身后,小声道:“姓李的想套你的话,小心他用手机录音。待会儿搜他的身,若敢想在这里撒野,绝不让他活着出去!”

    张桦摆摆手,教训道:“我们是艺术世家,不是黑社会。你以后少看打打杀杀的电影,别跟姓吴的小子学些下三滥的套路。”

    张念林不再言语,默默转身离开。从小到大,他对父亲一切吩咐言听计从,叛逆这种事根本不存在的。父亲在他心目中如同神一般不容侵犯。他记忆中的父亲在娱乐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呼风唤雨。他以拥有如此完美的父亲为荣,根本不需要崇拜别的偶像。

    然而,父亲刚才对自己的态度,还有李清欢说的那番话,着实让张念林十分在意,甚至开始怀疑父亲迄今为止获得的诸多成就另有隐情。

    张念林带着怀疑离开后,李清欢跟着张桦回到刚才吃牛排的房间。张桦点燃一根雪茄烟,叼在嘴里抽了起来,不断发出剧烈的咳嗽。

    李清欢亲眼目睹一个晚期肺癌患者破罐子破摔,只是唏嘘短叹,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张桦对继续活下去这件事,已经不抱什么希望。

    张桦吐出烟圈,左手夹着雪茄,右手把一份电影企划案推到李清欢面前,介绍道:

    “瞧瞧,这是我的下一部原创电影。这回是纪录片,不是商业片,已经拍摄两年了,下礼拜杀青。”

    李清欢翻开电影策划案,只见电影标题赫然写着:

    《我就是明星》,又名《华娱教父》。

    这是一部关于张桦的自传电影。既然是他本人自传,说明这部电影肯定是原创,不存在抄袭一说。

    张桦强调道:“你可以说我抄袭,但不能否认我付出过的努力。”

    李清欢会心一笑,看得出张桦是想用这部电影给自己洗白。张桦清楚自己以前的电影都是抄袭。临死之前,他想用这部电影表达“抄”也是要付出努力和时间。

    咳咳!咳咳……

    张桦剧烈咳嗽着,仍在用生命抽烟,一边抽,一边说:

    “兄弟,你想让我还他们一个名分,不是不行,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刚才说,你也想拍电影?”

    “那是以后的事了。”

    “我恐怕活不到以后。你得把计划提前。如果你的电影能在票房上超过我这部电影,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只要你赢了,我就承认那些作品不是我的原创;如果你输了,那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

    李清欢无奈地笑道:“你这种私下里口头提出的赌局,连一个见证的人都没有,根本没有法律效益。”

    张桦很认真地说:“还记得吗?我俩小时候经常打赌。每一次打赌都像一场很认真的比赛,如果任何一方不认真就没意思了。我张桦虽然少了一个蛋,但还是个爷们儿,绝不赖账。”

    李清欢心里清楚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赌局,对方身为60亿票房的导演,跟自己这样初出茅庐的菜鸟比票房,胜负几乎毫无悬念。

    然而,李清欢没有太多选择,正因为自己胜算渺茫,对方才肯提出这样的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