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地方衙内(1 / 2)

寒门枭士 高月 5043 字 2018-03-18

李延庆脸一沉,他这才发现从茶棚外走进来三个年轻男子,后面还跟着十几个手下,三个年轻男子手执折扇,头戴佩玉幞头,身着锦缎深衣,皮肤白皙,看起来倒是很俊朗,可惜目光却十分轻佻,三双眼睛都盯住了赵福金。

赵福金在帝姬中是出了名的美貌,尤其一双美眸,回眸如秋水,明亮似宝石,顾盼生辉,有一种惊世绝伦的美,否则完颜斜也也不会专门点她的名。

这个三个衙内的父辈在扬州有钱有权之人,少年轻狂,扬州也无人敢惹,这些衙内自恃身份,平时在江都惹是生非,无恶不作,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女子,更何况赵福金这种绝品美人绝不是他们能有幸遇到,三人色迷迷盯着赵福金,一时间丑态毕露。

扈青儿顿时大怒,一拍桌子,“滚出去!”

李延庆今天带了十几名亲兵,不过亲兵都骑马在蜀岗的那一边,两名跟随他们穿过山谷的亲兵跑回去叫人了,所以他身边暂时没有亲卫,偏偏这个时候就遇到了三个惹事的衙内。

“哟!这里还有一头长得不错的小母老虎。”

为首年轻男子调笑扈青儿一句,刷地撑开扇子,目光又盯在赵福金雪白的脖颈上,他忽然色胆包天,想探头嗅一下美人的肌肤,不料一道黑影闪过,只听‘啪!’的一声,李延庆已经将这名男子一巴掌打飞出去。

年轻衙内捂着脸惨叫起来,其他人吓得连忙围上前,“衙内,你怎么样?”

年轻衙内的脸庞迅速肿起一指高,嘴里吐出三颗带血的牙齿,他发疯一般地指着李延庆大吼:“给我打,打死这个混蛋!”

十几名手下拔刀便冲来,赵金福惊呼一声,连忙起身躲在李延庆身后,李延庆眼中杀机一闪,冷冷道:“杀了!”

扈青儿随身皮囊中有十把飞刀,飞刀用精钢打制,长三寸,又叫断喉刀,专门用来切断人的喉咙,扈青儿手一挥,三把飞刀射出,正中为首三名爪牙的咽喉,三名爪牙‘扑通!’跪倒在地上,痛苦地扼住喉咙,慢慢倒下了。

这时,扈青儿又射出了三把飞刀,后面的三人也中刀倒下,眨眼功夫便有六人倒下,其他人都被震住了,连滚带爬地逃回去,另外两名年轻人也发现不多,他们连忙上前查看中刀的六名手下,发现他们竟然都断了气,两人又惊又怒,指着李延庆怒道:“你....你竟然敢在扬州杀人!”

李延庆见扈青儿又摸出了两把飞刀,便一摆手止住了她,冷冷对二人道:“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死有余辜,今天饶你们一命,快滚吧!”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狂到几时?”

两名男子扶起脸被打肿的年轻衙内,“我们走!”

剩下的手下拖着六具尸体匆匆走了。

这时,茶棚掌柜上前战战兢兢道:“官人,你惹大祸了,赶紧走吧!离开扬州。”

“老丈,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可是你惹不起的人,被你打的那个,是吴通判的衙内,另外两个一个是大粮商刘俊的儿子,再一个是金元银楼赵二家的儿子,都是扬州数一数二的豪门,官人杀了他们手下,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们还是快走吧!茶钱我就不要了。”

旁边扈青儿重重哼了一声,“若不是大哥制止,我会饶过他?敢打我嫂子的主意,莫说是通判的儿子,就算是知府的儿子,我也照杀不误!”

开茶棚的掌柜打了个寒战,这姑娘好大的杀气,他心中有点害怕,便不再多说什么?

李延庆却心里有数,那三个年轻明明还有十名手下,却不肯再打,并不是他们打算放过自己,而是他们不想把自己置于险地,他们走开后,肯定会有人来找麻烦,但至少要等他们回城后才能搬救兵,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想到这里,李延庆更加沉稳下来,端起茶碗慢慢地喝茶,这时,赵福金有点焦急地低声道:“李大哥,这些人看起来不会善罢甘休,要不要派人进城把护卫都叫来?”

李延庆轻轻搂了一下她的香肩笑道:“青儿听见你这话可是要生气的,以她的身手,再来百余人也不在话下,再说还有我呢!”

虽然赵福金在驸马府已经和李延庆拥抱并亲吻,但当着扈青儿的面让情郎搂她的肩膀,赵金福还是羞红了脸,连忙推开他,旁边扈青儿翻了个白眼,“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李延庆嘿嘿一笑,随手拈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

这时,远处传来马蹄声,李延庆的十几名亲卫带着一辆马车赶了过去,他们在蜀岗的另一边等候,原以为主人游玩后会下山会原处,没想到他们竟穿过山谷到蜀岗的另一边了,众人只得急急赶来。

李延庆又喝了几口茶,便起身道:“时间不早,我们也该回去!”

有了马车,赵金福也就不用再走路,扈青儿却不肯坐马车,一定要骑马而行,李延庆明白她的心思,便不再勉强她,他将自己的马让给扈青儿,他坐进了马车内,一行人簇拥着马车向城内而去。

“老头子,他们是什么人?”李延庆一行走远后,烧水的老妪小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