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节 刺秦(1 / 2)

偷香 墨武 5801 字 2018-03-18

周天易幻境迷离,哪怕单飞以性空缘起之法亦是不能化去,不想白莲花掐诀后手中有光芒如洁净无暇的莲花般,瞬间已冲淡幻境迷离,让单飞、孙尚香不但看到幻境外的景象,亦看到黑暗雪中众人的震惊和慌乱。

“曹冲”悬在半空之中,君临天下的凝望着下方众人,冷峻道:“朕乃始皇帝,尔等见朕如何不跪?”

下方众人惊愕难言。

曹操脸沉如冰,哪怕丁夫人都是意识到不对,还是不由呼唤声,“冲儿?你不是冲儿吗?你大病初愈……”她没有再说下去,潜在意思自然是你胡说什么?总不是烧坏了脑子?

“曹冲”冷哼一声,森冷的目光缓缓从众人脸上掠过,神色阴晴不定。

单飞、孙尚香已知女修要复活秦始皇的内情,见到这般场景,心中仍是惊愕,暗想秦始皇固然是千古一帝、手腕非常,可他做事总要有人用才行,他就算复活,如何能让曹操等人为其卖命?

荀彧、赵达等人再是镇静,眼下亦是毛骨悚然。荀彧总算胆壮,上前一步道:“仓……”他本想称呼仓舒公子,可见半空的“曹冲”望来,目光森然,立即改口道:“阁下究竟何人?”

“曹冲”冷冷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乃始皇帝,后继者二世、三世以至万世,均是朕之臣民。这世上难道还会有另外的始皇帝,你这般问话,未免太过愚蠢!”

荀彧脸色微白。

他身为曹操的谋主,这些年来听多的都是赞美之言,倒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骂他。可他顾不上计较,听“曹冲”这般说,的确很符秦始皇的作风,暗想如今这“曹冲”真是秦始皇不成?

这件事实在太过离奇,他若是就这么承认,有什么问题,难免贻笑大方,可面对那不过十数岁的孩子,他偏偏感觉面对的是手握生死大权的帝王,一时间竟不能言。

赵达意识到不妙,闪身到了曹操的身边,用了个眼色。他在曹操身边多年,很多事情不用言语,彼此亦是心知肚明。

事情不对,要除祸患,就要杀了秦始皇!

赵达胆大包天,哪管眼前的是什么秦始皇还是汉高祖,只要对曹操有威胁的人物定是斩杀无疑,问题却出在——丁夫人在场,空中的人看起来明明是曹冲。

曹操为了弥补遗憾,不惜和女修达成交易也要复活曹冲,如今“曹冲”真的复活,他赵达如果再杀之,接下来的结局,完全和曹操预期的南辕北辙。

杀容易,可杀了之后呢?

曹操默然。他饶是老辣非常,亦是没有想到过会有这般变化。女修所为,实在超乎他的意料。

雪静落。

空中的“曹冲”看到众人的异样,亦是沉默下来,似在思索着什么。

白莲花眸光流转,冷漠道:“巫咸,你和女修机关算尽,如今败相已露,灭亡不远!”一言落,哪怕单飞都是微有意外,不想世上还有人能对巫咸、女修这般判断。

巫咸波澜不惊道:“白莲花,你真以为凭你的这点儿本事,就能与我为敌吗?你虽能看清了周天易幻境,可你要冲出去还是不能。”

白莲花凝声道:“我不用冲出去!”

“哦?”巫咸悠闲道:“你若是喜欢和单飞在此间做客,我倒是很欢迎的。不过你不觉得你们三人有些挤了吗?”

单飞微凛,听出巫咸仍在挑拨白莲花对孙尚香出手。

白莲花根本未看单飞和孙尚香,“我知道你在拖延什么!”凝望银河落尽之地,白莲花道:“你骗不了我!你虽在复活秦始皇,可借用曹冲躯体复活的秦始皇眼下仍是无源之木、无根之水。他要真正变成秦始皇,不但需要你们不停的贯注能量,还需要时间。”

巫咸这次没有应声。

“因此我只要毁了秦皇陵中真正的秦始皇,假借曹冲复活的秦始皇不生就灭!”白莲花长吸了一口气,“单……飞,你不是白狼秘地的人,可你也应该不希望秦始皇复活?”

孙尚香听白莲花直呼单飞的名字,神色复杂。白莲花看到往事后,不再对单飞出手,这是不是说明她已恢复了记忆?对单飞只有爱意的白莲花,如何会受巫咸的挑拨对单飞出手?可恢复记忆的白莲花却不再如昔日般称呼最爱的单大哥,显然是在保持着距离,那白莲花究竟想着什么?

单飞无暇分辨其中的微妙情感,提醒道:“这里不是秦皇陵。”他觉得白莲花说的很有道理,釜底抽薪的除去秦始皇的真身,自然能对其复活计划造成致命的打击,可这里是周天易幻境。

白莲花能毁去的只是她看到的幻影。

“这里就是秦皇陵!”白莲花确信无疑道。

单飞微怔。

白莲花解释道:“你用流年遵循十二因缘之道可以缘起化空真存虚生之境,但你化空不了此间……”

单飞霍然醒悟道:“因为巫咸这次用的是真实空间。”

白莲花说的略有高深,可单飞对这些变化一点就通,如果用他那个年代的说法就是,时空留存的痕迹,有物质、精神两类,他用性空缘起之法可快速模拟虚世界的生灭,甚至可用流年加速世间物质的改变,却终究不能将本来存在的物质世界化作虚无。

因此哪怕黄帝、九天玄女那般人物,亦要创建个黑洞逐步的化空亚特兰蒂斯文明。

巫咸是用真实的秦皇陵困住了他们,巫咸如何能做到这点?只怕亦是利用了某些巧妙的空间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