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节 父亲难当(1 / 2)

偷香 墨武 5654 字 2017-04-14

有风吹,吹不干曹宁儿眼角的泪痕,又在她眼中添了层雾气。更多小说ltxs520.com

许久的时光,伊人见单飞没再说下去,低头道:“我这几天事情很多,单大哥,暂时不能和你说上太多。等下次、下次我有空了,再看看……再听听……”

她声音益发的低弱,不等说完,亦不想等单飞的回话,转身快步离去。

一直到了自己的房间,曹宁儿关上房门,无力的蹲靠在门后,任由泪水顺着脸颊默默流淌而下。

不多时,听到房门轻响,曹宁儿飞快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打开房门,见曹洪立在门前,曹宁儿换上笑容道:“爹,你来做什么?”

曹洪看着女儿半晌,缓步走进房中,坐下来后叹了口气。

曹宁儿赔笑道:“爹,女儿不听话,擅自来了邺城,害你担忧,真的不对……你责罚女儿吧。”

曹洪抬头望来,拧眉道:“单飞那小子又欺负你了?”

“爹、你说什么呢?”曹宁儿急道:“我和单大哥方才根本没有说上几句话,他有事离开了,我和单大哥说的好好的,又有什么欺负不欺负的?”

“你莫要以为爹是老糊涂。”曹洪看着女儿道:“当初你不顾女孩家脸面的在他面前说了心意,爹知道后,差点要打断他的腿。”

“爹!”曹宁儿辩解道:“那是女儿自作主张,和单飞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曹洪忿然道:“你知道那些日子夏侯渊见到爹后一直怎么说?怎么看?你知道许都的世族又对爹怎么看?”

曹宁儿垂下螓首,咬唇道:“爹,是女儿考虑不周连累了爹,是女儿的不对,你要怪就怪女儿好了。”

曹洪看着女儿的柔弱,心中微软。

这些年来,曹操开始改变,他曹洪何尝不是?或许人老了,总会有点彷徨,不知道这一辈子的匆忙,究竟要图个什么。

在知道女儿有事时,曹洪心急如焚,等到女儿平安回转后,见到女儿泣泪如雨的伤悲,又想到女儿知道单飞失踪后的默默流泪,他那一刻想到许多。

“爹一直对单飞看不过眼,本来想着再见单飞这小子的话,不打死他都算客气。可这小子许久不见,本事大涨,和于禁都能针锋相对,司空对其也是器重,有事要他出力。单飞眼下机缘很好,人又有些威信,日后若得老夫关照给予机会,在司空手下不会差过别人,那时候……也不算辱没曹家的门面。”

曹洪喃喃自语,曹宁儿闻言只是垂着头,低声道:“爹说的很对。”

看着女儿的神色,曹洪凝声道:“可单飞知你的心意,竟然还和那个晨雨勾勾搭搭。那就是不把曹家放在眼中。”

曹宁儿摇头道;“爹,不是这样的。”

“你莫要总是为那小子说好话。”曹洪冷笑道:“你真的以为爹不知道?若是没有单飞,你也不会被鬼丰抓住。”

曹宁儿急声辩解道:“爹,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初在卞夫人那里,不是和单大哥没什么关系,可鬼丰还是对女儿和世子不利?鬼丰这人实在古怪,做事难以揣测,这次和单大哥真的没有关系。”

曹洪看着女儿半晌,轻声道:“宁儿,爹只有你这个乖女儿,爹老了,不想你有事。”

曹宁儿嘴角带笑,眼中有泪光闪烁,轻轻依偎到曹洪身边,轻声道:“爹,你知道你多久没有和女儿这么说话了吗?”

曹洪摸着女儿的秀发,神色苦涩,“爹知道,这些年来,宁儿和老三说的多,和爹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我们父女交谈时,不是药堂就是当铺,不是酒楼就是地租,我们之间,似乎只有这些可以谈。”

曹宁儿嘴角带笑,“原来爹都知道呢。”

“爹什么都知道!”曹洪坚决道:“宁儿,爹还知道,你要想得到什么东西,我无论如何都会为你取得!”

曹宁儿霍然抬头望向父亲,见父亲眼中咄咄的目光,摇头道:“爹,女儿不知道你说什么!”

站起来绕到曹洪的背后,曹宁儿握起秀拳轻轻敲打父亲的肩膀,“爹,你还记得吗?以往你回家时,娘亲和宁儿都会为你敲打肩膀,可后来,你越来越忙……”

曹洪看着对面铜镜中女儿的惆怅,沉声道:“宁儿,你要什么,为父都会为你得到,司空欠了为父一个承诺。”

镜中的曹宁儿有了些慌乱,急声道:“爹,女儿什么都不要,只想呆在曹家打理生意,求你……和女儿说会儿闲话就好,千万不要勉强什么!”

曹洪看着镜中的女儿慌乱的模样,许久才道:“什么算是闲话?”

曹宁儿去了慌张,秀眸微转,想到了什么,凑到父亲面前道:“爹,黑山军和你的买卖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的让利是怎么回事?单大哥和这些事有什么关系,你和我好好讲讲好不好?”

见曹洪只是望着她不语,曹宁儿道:“爹,女儿知道你累得很。不如你先歇着……”

许久的功夫,曹洪轻叹一口气道:“宁儿想听,为父就讲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