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暗杀(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4105 字 2017-04-06

皇甫奕回想三年前,皇甫俊临走时,曾告诉他,其实那天在酒店他和昏迷的宋雪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不过是拍了一些暧昧的大尺度照片,想要以此来威胁他们,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龙腾小说网ltxsba.com(免费小说请牢记).

可到头来,他们终是分开了。

三年的查无音讯。

他绝对不相信她已经不在人世。

女儿已经在他怀中睡着,皇甫奕低头看着怀中女儿熟睡的脸,温柔地抚摸女儿的头发,心中对女儿、对妻子都有着一份歉疚。

轻轻将女儿放在她小房间的床上,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翻了个身,“妈妈……”

皇甫奕眼中闪过一丝痛,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沙发上,疲惫地抚着额,三年了,派出去寻找的人还是没有消息。

茶几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皇甫奕拿起手机,才看到上面有数个未接来电。

皇甫奕接了电话,表情陡变,突然站起身,“什么?在哪里?好,我知道了,现在我就过去。”

夜色中,皇甫奕开着车疾速行驶着,神色里难掩激动。

突然一辆轿车按着喇叭拦在了车前,皇甫奕被迫踩下刹车,摇下车窗,看着下车来的陆少南,“少南,你怎么来了?”

“电话里我话还没有说完。”陆少南说。

“还有什么话?”皇甫奕难掩激动,只想快点去。

“奕,那个女人只是和宋雪长的一摸一样。”

“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人长的一摸一样这么巧的事。”

“她叫简曦,我刚刚派人去查过,她父母都健在,生活在a市。”

“我现在就去见她。”

“你是想现在就去告诉她,她跟你的妻子长的一摸一样?还是想跟她说,她就是你的妻子?”

陆少南又说,“而且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人家又不认识你,你这么突然闯入,只会让人家对你更加警惕。”

“我找了她三年。”皇甫奕的声音里透着隐忍。

“三年你都忍过来了,就这几天你就不能等了吗?”

皇甫奕坐在车里,神情里透着痛苦和隐忍,抬起脸,看着陆少南,“我只想先看看她,站在一边远远的看看她。”

陆少南知道皇甫奕这三年来的痛苦,没有再阻止他。

月色下白色的西式小别墅里,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光。

尹潇忙完了工作,洗了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进房间,不经意间的一瞥,注意到楼下的夜色中似乎停着一辆轿车。

才来这个城市第一天就碰上这种事。

皇甫奕没看到自己想要见的简曦,却看见亮着的房间窗口站在一个年轻的男人,发动车子引擎,开车离开。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简曦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从床上起来。

梳洗完回到客厅,餐桌上的早餐都已经摆好。

“哥,早!”

“早,昨夜睡得好吗?”

“睡得很好,我感觉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不,比在自己家睡得还要舒服。”简曦欢快地说,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哥,这牛奶是你昨晚买的吗?味道好熟悉。”

“你喜欢这种口味?以后我都买这个牌子的。”

“不用,我就是随便问问。”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她随口一句觉得什么好,他们便会全都按她所喜欢的去准备。

“哥,今天有什么安排吗?”简曦随口问。

“一会儿我要去墓地看我父母。”

“哥,我陪你去!”

“那你快吃早餐,一会儿准备一下我们就走。”

简曦今天看起来心情特别好,其实她每天的心情都这么好,可以和爱她的亲人在一起,这是对于她来说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喝一口牛奶,简曦笑得花都开了。

尹潇拿起纸巾宠溺地帮她擦去嘴角的牛奶,简曦放下牛奶抱着尹潇的胳膊,“哥,你对我真好,我好爱你哦!”

“如果爱我那就多吃点,少闯点祸就好。lu5.com”

“哥,你真是的!”简曦故作生气,“我哪里有闯祸?”

她不过就是在老缠着他的女人身上放了几只蟑螂而已,谁知道那个女人那么不禁吓,一下就晕了。

还有家族里那个不知道远了多少倍的远亲仗着有几个臭钱老是明着暗着嘲笑父亲自己生不出儿子还替别人养儿子,她一气之下就趁那个远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表叔睡着,剪了他留了几十年的最珍爱的胡子,顺便剪了他几撮头发而已。

还有……

还有……

这些都不能怪她,谁叫他们故意来惹她的!

活该!

尹潇无奈地笑了笑,也不与这个妹妹争执。

吃完早餐,准备了一会儿,两人便一起出门。

途中买了两束花,一起去城郊的墓地。

这是简曦第一次跟着尹潇去墓地拜祭他去世的父母。

车子停在墓园外,两人一人拿着一束花进了墓园。

简曦愣了一下,停在那里。

尹潇转过身看她,“小曦,怎么了?”

简曦扭头看着旁边的墓碑,上面写着墓主人的名字——宋琳。

墓碑上的照片经过风吹日晒,已经发黄掉色,看不清墓主人原本的样貌了。

依稀可以感觉是个年轻女孩。

墓碑上有墓主人的出生和去世的日期。

才只有二十多岁。

真的好年轻啊。

简曦忍不住觉得惋惜和难过。

跟着尹潇来到他父母的墓碑前,鲜上手里的花。

尹潇的神情凝重,父母在他年幼时去世,他一定很伤心。

简曦下意识转过脸看向刚刚路过的那个墓碑,那个才二十多岁就死去的年轻女孩,她的家人也一定很伤心。

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男人突然进入简曦的视线。

那是那个女孩的丈夫?还是哥哥?

皇甫奕站在宋琳的墓碑前,宋雪这三年不在,是他每年在她忌日代替宋雪来拜祭她。

在男人看过来之前,简曦赶紧收回视线。

皇甫奕看着远处的年轻女人,看起来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三年前的宋雪温柔安静,而此刻见到的那个女人的身上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她真的只是和宋雪长得一摸一样?

简曦与尹潇一起拜祭完去世的亲人,便一起离开。

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皇甫奕险些伸手去拉她。

身上的手机突然来电,因为设置的是静音,尹潇和简曦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一起离开了墓园。

“少爷,小小姐哭着吵着要见您。”老管家在电话里说。

这三年来,女儿都是老管家和另外两名佣人负责照顾,他平时要管理整个皇甫集团,能陪她的时间并不多。

女儿以前很黏她妈妈,宋雪不在之后,经常吵着要妈妈。

他尽可能的抽出时间陪在女儿身边,才让女儿渐渐安下心来。

骗她说她妈妈去了远方。

现在女儿很黏他,因为她妈妈的离开,让她变得很没有安全感。

皇甫奕回到家,女儿小小雪哭着扑进他怀里抱住他的大腿,“爸爸,你是不是也和妈妈一样不要小小雪了?”

老管家无奈地说,“少爷,小小姐大概是做恶梦,早上一睡醒就吵着要您,怎么哄都没用。”

皇甫奕看着女儿哭红的眼睛,心疼的亲了亲女儿,“小小雪,爸爸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爸爸只是出去办事情,没有不要小小雪。”

“那妈妈呢?”小小雪纤长的眼睫上沾着晶莹的泪珠,“我昨天真的看见妈妈了,为什么妈妈还没有回来?”

“妈妈就快回来了。lu5”皇甫奕哄女儿。

“真的吗?”

“真的,爸爸保证。”

小女孩晶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希望的光,兴奋地等待着即将回家的妈妈。

“爸爸,妈妈回来我穿什么衣服迎接妈妈呢?”女儿天真地问,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响,“那个红色的……不要,蓝色的?不行……”

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从父亲怀里下地,跑进自己小房间,打开衣柜,看着里面挂着的各式童装。

“这件……不好,这件……不喜欢,这件呢……还是不好……”扭头看着后面跟进来的爸爸,“爸爸,你说我穿什么好呢?”

“你喜欢哪件?”

小女孩看了眼衣橱里的衣服,没有选中喜欢的。

“爸爸,我想要穿新衣服迎接妈妈回家。”

“好,爸爸现在带你去买。”

“谢谢爸爸。”小女孩抱着皇甫奕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父女俩大手牵小手,一起离开家。

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皇甫奕带着女儿逛童装专卖店,亲自为女儿挑选衣服,父女俩一大一小在里面挑着衣服。

童装店的年轻女工作人员看到小小雪,都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乌黑的头发有些天然卷,白白的娃娃脸上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掐一下。

乌溜溜的大眼睛,俏而挺的小鼻子,还有一张果冻般的小嘴。

像个小童星似的。

有个大胆的女工作人员拿着手机邀请合影,皇甫奕没有立刻拒绝,看向自己女儿,让自己女儿做决定。

小小雪见爸爸没有说话,便答应了合影。

以前也经常有人想跟她一起合影。

工作人员惊喜不已,其他的一些工作人员瞧见了,也纷纷大着胆子上前求合影,就连某些男工作人员也跑上前去求合影。

小家伙摆着各种造型,看着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拍完照,选完衣服,父女俩一起离开专卖店。

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