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要不要赌一把(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0253 字 2017-04-06

宋彤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迫不及待往皇甫俊怀里钻,皇甫俊笑着推开她,“现在我去洗澡,马上就出来。龙腾小说网ltxsba.com(请牢记我们的网址)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有人敲门,说是客房服务。

大概是皇甫俊叫的吧。

宋彤裹着浴巾去开门,刚打开一道缝,房门被人用力推开,李家豪突然冲了进来,看到宋彤这幅刚出浴的模样,火冒三丈,“你敢背着我找男人?那个男人在哪里?”

大床上没人。

“我是喝饮品的时候衣服不小心弄湿了,才来这里换洗一下,你不要这么神经质好不好?”宋彤不满地说,“你先出去,我换好衣服就会离……”

突然间一大群记者冲了进来。对着里面猛按快门,这时浴室里传出哗哗水声和男人的声音,“亲爱的,你进来帮我搓背吧!”

成群的记者咔嚓咔嚓的拍着,宋彤脸色惨白,李家豪也觉得丢面子,气得跑去开门,“今天我倒要看看那个男人是谁!”

一脚踹开浴室门,发现里面水闸开着,男人却不见了。

李家豪注意到浴室的窗户开着,他立刻看过去,却没看见那个男人,转身出去,“那个男人是谁?”

“你说什么男人?”

“你背着我偷的男人!”

“我哪有偷男人?”宋彤嘴硬,“我们不是说好了来这里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吗?你还带这么多记者过来干什么?”

“那个男人是谁?”

宋彤已经尽量将事情抹平,免得在记者面前,双方都不好看,可是李家豪早已经被宋彤出来偷人给气疯了,早忘记什么脸面不脸面的了。

“你也看见了,没有男人!”宋彤说,“我们不要吵了,这里这么多记者……”

啪的一声,李家豪一巴掌就打了过去,“我问你那个男人是谁?”

记者眼睛发亮,抓住这个瞬间猛按快门。

宋彤捂着挨打的脸看着已经气到发疯的李家豪,看着这些到场的记者,“麻烦你们先出去,我们夫妻有事情要密谈。”

记者互相看了一眼,爆炸性的新闻已经到手,便都各自离开。

“请将照片底片都留下。”宋彤哪里肯让自己出丑。

记者们明显不愿意。

宋彤也不让步,李家豪却不管记者在场,让全城的人看笑话,愤怒地质问,“没听见我的话吗?那个男人是谁?”

“请把底片都留下,你们就算拿走底片,也没有用。”宋彤不理李家豪,威胁。

记者们互相看了一眼,便将底片都交了出来。

等记者都离开,宋彤关紧客房门,转身,突然一巴掌打在李家豪的脸上,“李家豪,你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打我,是想让全城看我们的笑话吗?”

“你这么怕别人看笑话,就不要出来偷男人!”

“我说过了,这里没有你说的什么男人!”

“那浴室里说话的男人又是谁?”

“浴室里哪里有什么男人?是你自己听错了。”

“浴室里的花洒都开着,怎么没有男人?”

“是我刚刚洗澡忘了关水闸。”宋彤说。

“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好骗吗?今晚你要是不说清楚,我绝不放过你!”

“你要怎么样?”

“你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没有……”

李家豪一巴掌打过去,“是谁?”

“没有!”

又是一巴掌,“是谁?”

“李家豪,你别忘了,我是陆振林的女儿……”

“是谁?”李家豪抬手又要打,宋彤一怒之下,一巴掌甩了过来,“李家豪,你有资格说我吗?你自己整天在外面跟那些小明星乱搞,凭什么来指责我?”

“我是男人,怎么了?你是女人就是不行!”李家豪气道,“我们结婚之前,我就是这个样子,要不是你耍手段逼死了宋琳,哪里轮得到你当李家的少奶奶?”

“你既然觉得这么委屈,那我们离婚好了!”宋彤气愤地说。

“想离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门都没有!”李家豪气愤地说。

“你既觉得委屈,又不想离婚,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我说过了,没有……”

李家豪一脚踹了下去,“别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你今天要是不说,我就打到你说为止。”

“我是陆振林的女儿,你要是敢打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

“你在外面偷人,到时候我看你父亲怎么说!”

宋彤捂住被踹得生疼的肚子,“你要是再敢动我一下,李氏集团的新项目的贷款我抱着你一分都贷不到,到时候看你怎么跟你妈交代!”

李家豪陡然停手,“我们走着瞧,要是让我抓到那个男人,我要你们好看!”气愤离开。

“出来吧!”宋彤捂着疼痛的肚子坐在床边。

皇甫俊早已从浴室窗户外跳了进来,大步走了出来,“怎么不把我供出来?”

“因为我是真心爱你的。”宋彤看着他的眼睛说。

皇甫俊也笑,并没有质疑她的话。

宋彤走到皇甫俊身边,依偎在他怀里,“俊,我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

“以你现在的地位,和李家豪离婚也并非什么难事。”

“总有一天我会和他离婚的,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皇甫俊问,“如果我说现在我想娶你,你是否愿意为了我离婚?”

“俊,你真的愿意娶我吗?”宋彤惊喜。

“愿意吗?”

“当然愿意!”宋彤想也不想地说,“但不是现在。俊,你再等我一段时间,等我得到李氏集团,我们就结婚,我想那时候你也已经成了皇甫集团的主人。”

皇甫俊看着怀中的女人,真是够贪心的女人,胃口不是一般的大。

“那你刚才还激他离婚?要是真的离了,你的计划岂不是……”

“我跟他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早就将他的性子摸透了,我越是要离婚,他越是不肯离。”

“原来是这样。你先穿好衣服回去吧,万一被李家豪发现我们在一起,到时候你再挨打,我可会心疼的。”摸着宋彤红肿的脸,“还疼吗?”

“有你在,我就不疼。”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酒店,皇甫俊从后门离开,有人早已经等在那里。

“俊少!”那人是之前冲进去的一帮记者其中的一个,拿出底片,“这是底片。”

皇甫俊接过底片,嘲讽地笑了下,递给对方一张支票,“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不敢当,俊少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找我。”对方接过支票收好,离开。

宋彤也许做梦都想不到这帮记者还有李家豪都是皇甫俊让人叫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