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算计(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7419 字 2017-04-06

陆氏集团旗下的酒店里正在举行一场隆重的舞会,陆振林为了给自己的两个小外孙过百日宴特意又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舞会,邀请了本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女儿和两个小外孙。龙腾小说网ltxsba.com(笔趣阁)Lu5

李家的多名佣人照顾着两个才出生三个多月的小男婴,隔壁的房间里,宋彤和皇甫夫人坐在里面气愤融洽的聊着天。

“…宋雪她再怎么也配不上我皇甫家,真以为我跟她客气点就是接受了她,生了个女儿以为就可以稳坐皇甫家少夫人的位子?哼哼!”皇甫夫人冷笑,“今天晚上我就要让她知道知道皇甫家少夫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宋雪冰冷地找了过来,正要推门进来,听到里面传出皇甫夫人的声音,手上的动作陡然停住。

“今晚是我爸为我的两个儿子举行百日宴舞会,夫人想要做什么?”宋彤表示担忧。

“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父亲举行的舞会。”皇甫夫人神秘的笑。

宋彤倒是越发好奇了,皇甫夫人看着她,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成功了,得意的笑了一下,说:“我费了半天劲才说通宋雪参加这场舞会,亲手给她准备了蓝色的礼服,以为我真是为了她好?”

“珍珍刚刚还打电话跟我抱怨说夫人不待见她这个女儿,心里只有宋雪,还给她精心准备了一件漂亮的蓝色礼服!她说她可喜欢那件蓝色礼服,以为夫人是给她准备的,结果却是要送给宋雪,都伤心死了。”

“真是个蠢货!”皇甫夫人自言自语地骂了句,听进宋彤的耳中却明白这个皇甫珍珍在皇甫夫人的眼中地位如何了。

皇甫夫人又说,“那件蓝色礼服是特制的料子所制,在黑暗中会发亮,我已经跟庄文博说好了,到时候会突然停电,让他的人混进来,趁着停电将宋雪抓走,神不知鬼不觉。珍珍那个丫头,说话不知轻重,沉不住气,这事要是让她知道,不知道又要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说不定我的计划都被她给搅黄!”

“珍珍只是单纯了点。”宋彤说。

“陆小姐可真是会说话。”皇甫夫人客气地说了句,怎么会听不出宋彤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呢。好听点是单纯,难听点就是蠢了。

宋彤将话题扯回去,好奇地问,“庄文博会宁肯得罪皇甫奕也要抓宋雪?”

皇甫夫人笑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更想要的,庄文博自然也有。”

宋彤看着皇甫夫人,突然间也明白了皇甫夫人答应了庄文博什么,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一下,又扯上了别的话题。

宋雪听着里面的对话,一直都觉得很不对劲,现在终于明白皇甫夫人的险恶用心,到了现在还想算计自己。

离开房间外面,宋雪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给家里的管家,替她将蓝色礼服送过来。

十几分钟后,管家送来了蓝色礼服,宋雪拿着蓝色礼服进更衣室去换上了,再次走出更衣室,进入舞会大厅,引起了全场的注意。

皇甫珍珍看到宋雪穿着漂亮的蓝色礼服,嫉妒地冒火,手里端着红酒故意走近,假装不小心将手里的红酒泼向宋雪,宋雪早就猜出她会这样,往旁边一让,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害得皇甫珍珍手里的红酒不小心全部洒在自己身上。

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长裙上氤氲了一大片酒渍,气得当场就发飙,“宋雪,你没长眼睛啊?”

宋雪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伸手要帮她擦长裙上的酒渍,皇甫珍珍厌恶地大吼,“拿开你的脏手!”

舞会大厅里的人注意到了她们,宋雪似乎有些难堪,“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裙子,你说现在怎么办?”

“你脱下来我拿去交给工作人员帮你干洗一下。”宋雪说。

“那我穿什么?”皇甫珍珍看着宋雪身上蓝色的礼服衬得身材越发修长高挑,立刻就有了主意,也不发飙了,“把你身上的礼服脱下来给我穿吧,等我的裙子干洗好再换下来给你。”

“这是妈特地给我准备的。”宋雪有些为难,皇甫珍珍生气,“你不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穿,你让我这个样子怎么参加舞会?”

“好吧好吧,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去更衣室换。”

“这还差不多。”皇甫珍珍不屑地说。

更衣室里,宋雪将身上的蓝色礼服脱了下来,交给皇甫珍珍,“这件礼服你先穿着,我去帮你把裙子拿去给工作人员干洗。”

皇甫珍珍拿过蓝色礼服,命令仆人一般,“快点去吧!”

宋雪看着蓝色礼服,有些不舍,最终还是拿着皇甫珍珍的长裙离开更衣室,回头看一眼更衣室的方向,然后大步离开。

拐角的过道里这时走出一个年轻的男人,看了一眼已经换回自己衣服的宋雪拿着皇甫珍珍的长裙离开,再看一眼更衣室的方向,唇角扯出一个怪异的笑。

更衣室里,皇甫珍珍看着漂亮的蓝色礼服,爱不释手,这么精美高档的蓝色礼服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给那个宋雪穿。

换上蓝色礼服,皇甫珍珍站在落地镜前看着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觉得自己今晚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漂亮多少倍。

皇甫珍珍穿着蓝色礼服高傲地走了出去,舞会大厅里,宾客们或是聊天,或是喝酒,陆振林站在台上向前来参加舞会的宾客们介绍着身边的女儿以及两名佣人怀里抱着的两名男婴,宾客们的注意力都被陆振林和她的女儿以及外孙所吸引,没有人去注意穿着蓝色礼服的皇甫珍珍。

宋彤今天穿了一件白色高档的露背长裙,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下来,精致的妆容让她本就整得很漂亮的五官更加突出美艳,台下的宾客们都被宋彤吸引了注意力,同时参加舞会的刘爱华脸色阴沉了下来,都是做母亲的人了,穿的那么暴露做什么?

再看一眼自己儿子李家豪,正跟一富家千金聊的火热,脸色就更难看了。

自己老婆穿的那么暴露不管,却跟别的女人聊的那么火热,有没有一个当父亲的样子?

皇甫珍珍看着大厅里的宾客们大多被宋彤吸走了视线,立刻就不高兴的撅起了嘴,嫉恨地看了眼台上雍容华贵的宋彤,虽然不愿意承认她真的很漂亮,可是心底里却不得不承认她穿的这一身露背长裙衬得她身材真的很火辣,精致的妆容让她变得更美艳惊人。

陆振林介绍完了自己的女儿和外孙,便让宾客们随意。

悠扬地音乐这时候响了起来,无数男士纷纷上前邀请宋彤跳舞,皇甫珍珍看着这一幕,气得脸都黑了,就在这个时候音乐声陡停,舞会大厅里漆黑一片,唯独皇甫珍珍身上的蓝色礼服发着淡淡的蓝绿色亮光。

一片漆黑的混乱中,皇甫珍珍被人捂住了嘴巴硬拖了走,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人打晕拖进了某个客房里。

很快,舞会大厅再次亮了起来,陆振林一脸抱歉地和大家解释,刚才不小心跳闸,现在没事了。

“人弄来了!”

等在里面的庄文博站起身,“照片拍的漂亮点。”看了眼昏迷的女人准备离开,脚步突然停住,看向昏迷的女人,惊讶,珍珍?

舞会大厅的音乐声再次响起,男士们继续向宋彤邀舞,刘爱华黑着脸掐了下自己儿子,“家豪,你没看见那么多人要跟你老婆跳舞吗?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李家豪这才将目光投向宋彤,今晚的宋彤确实漂亮,以为玩腻了的李家豪对宋彤又来了一丝兴致,上前去邀请自己老婆跳舞。

舞会大厅的出口这时引起一阵骚动,所有人将视线投过去,看到皇甫奕西装笔挺地走了进来,深色的高档手工西装将他的身材衬得更加修长挺拔,穿过重重人群,没有看到自己的妻子。

宋彤撇开那些前来邀舞的男士,包括李家豪在内,她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便走到皇甫奕面前,“奕少,好久不见,你今天能来参加我父亲举办的舞会让我很感意外,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陪我跳第一支舞?”

宋彤大胆的表白让刘爱华气黑了脸,李家豪也是气得火冒三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很没面子,可又不能发作。

皇甫奕嘲讽地笑了下,“我今天来可不是参加舞会的!”

宋彤也笑,轻轻靠近皇甫奕,亲昵地靠近他耳边,“我知道你今天是来找宋雪的,我知道她在哪里,只要你陪我跳第一支舞,我就告诉你。”

皇甫奕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宋彤却不怕他,她现在是陆振林的女儿陆彤,他也不能对自己怎么样。

“你快点做选择吧,要是再晚就来不及了。”生过孩子的宋彤多了一丝女人味,笑起来时更显风情万种。

“我最反感的就是别人威胁我。”皇甫奕的笑容冰冷,没有理会宋彤的威胁,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宋彤眼中闪过一丝阴沉,李家豪这时走过来,“老婆,我才是你老公,你第一支舞当然是跟我跳了。”

“我有点不舒服,不跳了。”宋彤冷冷说完,绕过李家豪去房间休息。

刘爱华看到宋彤这么对自己儿子,还当众勾引皇甫奕,脸色就明显难看了起来,陆振林感觉到气氛不对,走过去和刘爱华打着招呼,明着聊些李氏集团和自己的私人银行即将进行的合作项目,暗着却是替自己女儿说些好话,刘爱华也不好意思再生气,趁机与陆振林谈起了生意。

酒店外停着的轿车里,皇甫夫人坐在里面,吩咐司机,开车回皇甫家。

刚才停电的时候,她可是亲眼看着穿着蓝色礼服的宋雪被人打晕拖走,明天将会是很精彩的一天,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皇甫奕看到宋雪大尺度照片时会是什么表情,一定很丰富吧!

车子缓缓离开,宋雪站在酒店三楼的阳台上看着下面离开的车子,她不知道皇甫珍珍被人带走会怎么样,不过这也怨不得她,都是她们自己咎由自取。

宋雪转身离开,走出房间时一头撞进站在门外的男人怀里,一只修长的臂膀突然抱住她将她重新带进房间里,关紧房门,抵在墙壁上,抬起她的下巴,低头照着她的唇狠狠地吻下去。

“皇甫…唔…”宋雪能够感觉到皇甫奕的怒气,推不动他,只能任他予取予求。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皇甫奕在她耳边轻声问,“为什么不告诉我来这里?”

热情的吻。

从酒店经理那里了解到宋雪订了这间客房,立刻过来找她,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才暗暗松了口气。

宋彤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难道她还不清楚吗?

一个人跑来这里,万一有事怎么办?

而且最近一段时间自己母亲太过安静,安静的有些不寻常,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另一间房间里,宋彤冷脸坐在那里,被皇甫奕当众拒绝,让她面子也很下不来。

想到皇甫夫人说的,让人将宋雪抓走心里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他要找他老婆,只怕最后找到的是他老婆怎么被别的男人睡吧!

宋彤阴冷地笑了下。

婴儿的哭声突然传来,佣人抱着一个男婴急匆匆进来,忘了敲门,“少奶奶,小少爷他…”

“进来怎么不知道先敲门?”宋彤厉声问。

“对不起,少奶奶,小少爷他…”

“吵死了,赶紧抱小少爷去别的房间。”

“少奶奶,小少爷一直哭,不知道怎么了?”

“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不会照顾孩子的话,就赶紧滚,我们家可不养闲人。”宋彤上了脸色,“还不快抱小少爷回房间去!”

佣人看着宋彤的脸色,不敢多说什么,连连点头,“是,少奶奶。”

三个多月的婴儿不停地哭,宋彤却不肯去抱一下孩子,外人不知道这些,可是在李家照顾两个孩子的佣人却是一清二楚,这个表面上温柔和善的少奶奶其实有多可怕又难伺候,动不动就给她们这些佣人脸色看,嫌弃孩子哭闹,从不肯抱一下自己的亲骨肉,只有在外人面前时,才表现得多爱这两个孩子似的。.

佣人抱着哭闹的孩子回了隔壁的房间,本来另一个孩子没哭,可一听这个孩子哭闹,另一个也跟着哭,佣人们怎么哄都没用。喂奶粉,不吃;换了新的尿不湿还是哭,也没有发热的迹象,抱起来轻轻颠一颠也没用。

刘爱华来看自己孙子时,看到两个孩子哭成这样,立即让人打电话请医生,然后去找宋彤,想要说她几句,还没开口,宋彤就离开。

在家里也是,吃饭也不肯出来一起吃,平时一天到晚的往陆家跑,就差住到陆家去,见到她这个做婆婆的,连话都懒得说,好像她这个婆婆是瘟神似的,每次一出现,她就莫不着声离开,连个理由都没有。

“彤彤,你一看见我就走是什么意思啊?”刘爱华实在忍不住,以前是看在陆振林的面子上才一再忍让。

“妈,您想多了,我是内急想去一趟卫生间。”宋彤客气地说,捂住肚子,“真的来不及了,妈,我先去卫生间了。”急匆匆离开。

刘爱华不满地看了一眼别处,突然想起来这客房里就有卫生间,她要跑哪里去上卫生间?

宋彤穿过长长的走廊,正要去前面的舞会大厅,看见过道前面某个房门打开,宋雪从里面走了出来,抬起头,正好对上宋彤惊讶的视线。

终于见到她了。

宋雪走近,“陆小姐,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宋彤看到宋雪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心中暗暗惊讶,她好好的站在这里,那么被抓走的人是谁?

宋雪却没那个心情跟她解释自己为什么好端端在这里,冷冷地说,“妈伤得很重,不管怎么说妈也养育了你二十多年,你找人打伤妈觉得合适吗?”

“你有证据证明是我打伤你妈吗?”宋彤如今已经不承认姜云芳是她的母亲,“我也是看在你妈过去养了我二十多年的份上,我才没有告她诽谤。”

宋琳去世后,姜云芳受了很大的刺激,见人就说宋琳是被宋彤害死的,以及宋彤在宋琳怀孕时和本该是她姐夫的李家豪乱搞之类的,陆振林为了自己女儿的名声,私下里找宋隆昌谈过,希望他能管管姜云芳。

宋隆昌每次让姜云芳别再出去到处说了,都会引起姜云芳的愤怒,结果就是两人大吵一架,再之后宋隆昌也不管了。

宋雪看着宋彤,“人在做,天在看,你干了那么多坏事,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宋彤好笑出了声,“果然是亲姐妹,你跟你妹妹都那么天真,这要是真有报应,我还能想怀孕就怀孕,想要儿子就要儿子,想生双胞胎就生双胞胎,想嫁豪门就嫁豪门?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还有我自己的身世,从一文不名转眼成了万众瞩目的豪门千金,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

宋雪到底是说不过宋彤,皇甫奕这时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温柔地拥着自己的妻子,看着宋彤,说:“你可曾拥有真心爱你的男人?也许你这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宠你的男人,就算费尽心机得到了全世界又如何?你觉得幸福吗?”

一句话说到宋彤的痛处,曾经不是没有男人真心爱过她的,包括现在和将来,她一定可以遇到真心爱她的男人,可是那些男人不符合她的标准,她要嫁的是豪门,也只有豪门才配得上她陆彤。

“老婆,我们走吧。”皇甫奕拥着宋雪一起离开。

宋彤不甘心地看着离开的宋雪,捏紧双拳,早晚有一天会毁了你们的幸福,看你们还能得意多久。

*

昏暗的房间里,蓝色的礼服丢在地上,还有女士内衣裤随意丢在一旁,半瓶透明的液体倒在地上,庄文博卖力的在皇甫珍珍身上操劳着,皇甫珍珍也是热情的配合,室内是一片激烈,柜子上放着的dv的镜头正对准床上,由于角度的问题,并没有拍到庄文博的脸。

翌日上午,太阳从窗户照进房间,皇甫珍珍觉得刺眼,才皱眉缓缓睁开眼睛,抬手挡住阳光,看着陌生的房间,坐起身时,身上的薄被滑落,看到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才惊讶地睁大眼,这是怎么回事?

昨晚的一些记忆片段浮现在脑海里,她换了宋雪的礼服,然后停电,接着被人劫持打晕,后来醒过来时意识变得有些模糊,好像和一个男人亲热,看着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也知道这不是好像,而是真的。

是谁干的?

皇甫珍珍急匆匆穿上衣服,发生这种事不敢给皇甫夫人打电话,只好给宋彤打了电话,想要让她帮自己查清楚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