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发疯VS身世(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7412 字 2017-04-06

宋隆昌和姜云芳眼看着又要开始一场夫妻大战,听到外头的敲门声才停止争吵,看了眼大门的方向,好奇他们家很少有客人拜访的,难道是李家来人了?

宋隆昌连忙整理整理自己的衣着,“可能是李家来人了,赶快收拾下,别让人笑话。龙腾小说ltxsba.com(笔趣阁)”急匆匆跑去开门。

看到门口站着的四五十岁的陌生男人时,宋隆昌愣了一下,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关这个人的记忆,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

注意到陆振林身后的轿车,宋隆昌客气地问,“请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陆振林礼貌地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陆振林,有件事想跟你们谈谈。”

宋隆昌好奇了,这位先生看着穿的有模有样的,还开着豪车,一看就是有钱人,跟他有什么事要谈?

“可以进去谈吗?”陆振林礼貌地问。

宋隆昌连忙点头,“好,好,请进。”

姜云芳也好奇地看着跟着宋隆昌进来的陆振林,不知道这人有什么事。

“你就是宋彤的母亲吧?你好,我是陆振林。”陆振林拿出名片递了出去,“这是我的名片。”

姜云芳看着名片上的介绍,本城最大的私人银行行长。

宋隆昌也接过了一张名片,看着上面的介绍,立刻就讨好地笑起来,用力擦了擦手,伸出去,“陆先生,你好。”

陆振林礼貌地与他握手,宋隆昌热情地招呼他坐,让姜云芳去倒茶。

“不用忙了,我今天来也是有事想跟二位聊一聊。”陆振林说。

正要去倒茶的姜云芳和丈夫宋隆昌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本城开银行的跟自己有什么事情聊。

宋隆昌催促姜云芳先去倒茶,茶水上来之后,才客气地询问陆振林有什么事。

“我是为了宋彤的事情来想跟二位聊一聊的。”

姜云芳和宋隆昌互相看了一眼,不解这和宋彤有什么关系。

陆振林脸上流露出一丝难色,似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拿捏了下语气,才礼貌地开口,“我是宋彤的亲生父亲。”

啪地一声,姜云芳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摔碎了。

就连宋隆昌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有些激动地站起身,“不可能的,宋彤是我的亲生女儿,怎么会变成你的女儿呢?一定是你哪里搞错了。”

陆振林站起身,“我知道突然跟你们说这些很冒昧,但我说的都是真的,宋彤是我和周婉的亲生女儿。上次参加珍珍的生日时见到她,就觉得她和她母亲长的极像,当时便有些怀疑了。”

听到熟悉的名字,宋隆昌心头一震。

姜云芳扭头看着宋隆昌,“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小彤是你女儿吗?”

宋隆昌也是一脸不解,“小彤真的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不知道小彤怎么突然变成……变成……”

“对于当年的事,我也感到很抱歉,让你们为我抚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

自己辛苦养了二十多年的亲生女儿转眼成了别人的了,谁能接受得了?

“不可能的,陆先生,一定是你搞错了,小彤是我的亲生女儿,当年是她妈妈临终前亲手交到我手上的,说这是我的亲生女儿,让我将孩子抚养长大,还求我老婆善待这个孩子,当时我老婆也在场的,不信你问我老婆!”

陆振林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份亲子鉴定递给宋隆昌,“这是我和宋彤的亲子鉴定,结果显示我们是父女。”

宋隆昌接过亲子鉴定,看着上面的结果,一脸不敢相信,“不可能的,婉婉说过这是我的女儿,她不会骗我的。”

陆振林知道一时间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二位,真的很抱歉,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麻烦二位一直帮我照顾女儿。我一直以为周婉放弃了这个孩子,一直到见到宋彤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孩子一直活着。”

“当年你都没有管过婉婉,现在你来这里认婉婉的女儿做什么?”宋隆昌激动地反问,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别人的?

陆振林也是一脸无奈,“当年我也是有迫不得已的情况。”

“什么情况要让你抛弃婉婉?”宋隆昌质问,没有注意到姜云芳愤懑的脸色。

到现在他心里还想着那个表子吗?

知道那个表子骗他,还替那个表子说话?

要不是看在孩子是他的亲生女儿的份上,以及那个表子快死的份上,她才不会答应抚养自己丈夫和别人的女儿。

她在家里辛苦抚养他跟别人的女儿,让他在外头继续跟别的女人花天酒地。

到头来这孩子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跟他也是什么关系都没有,那自己这二十多年来辛苦抚养的究竟是什么?

姜云芳的理智几乎快要被心中的愤怒填满,要不是看有人在这里,早就跟他吵开了。

陆振林礼貌的抱歉,“真的很抱歉。”对于过去似乎也不想提太多。

“一句抱歉就完了吗?”宋隆昌激动地反问。

“我会弥补你们的,也会努力弥补宋彤。”陆振林诚恳地说。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们商量的,我想认回女儿。”说着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百万支票,“这是一百万的支票,当做你们这些年为我抚养女儿所付出的辛苦,我无以为报,只能以此聊表心意。”

宋隆昌看着这百万支票,突然就没了气势,眼睛里只剩下钱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宋隆昌的眼睛盯着支票看,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呢。

“这二十多年来如果不是二位,也许我这辈子都见不到我的女儿,这点心意对于你们二十多年的付出不算什么。”陆振林说,“这件事我希望二位能找个时间告诉宋彤,因为我觉得这件事由二位去说或许更好一些,宋彤现在怀孕,我担心我贸然的去说这些,会影响到她的情绪。”

宋隆昌心里还是纠结,辛苦养大的亲生女儿原来不是自己亲生的。

他不明白当初周婉为什么要骗他,骗他去抚养她跟别人的女儿。

想起这些,宋隆昌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被人骗了二十多年,结果却是替别人养女儿。

哎。

宋隆昌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望着这张支票,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

陆振林,本城最大的私人银行的行长,也是陆少南的叔叔,昔日陆家次子,曾经也是本城的风流二少,风光无限,现在虽然被年轻一辈替代,可他如今的身份和地位依旧活跃于本城的上流圈。

宋隆昌是事后才打听到陆振林的背景,被他高贵的出身吓了一跳。

让宋彤认回去,或许对宋彤也是件好事。

可这件事叫他怎么开口呢?

在李家别墅养胎的宋彤见父亲宋隆昌进来之后一直不说话,心事重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问出口,“爸,您是不是有什么事?”

宋隆昌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小彤啊,今天爸过来是有件事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

“什么事?”

宋隆昌犹豫了下,“是关于你的身世。”

宋彤惊讶。

“其实,你不是你母亲的亲生女儿。”

宋彤吃惊地睁大眼睛,她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宋家,虽说母亲姜云芳对她不够好,可比起宋雪来,那也算是好的了,如果跟她说,宋雪不是母亲亲生的,她倒不会觉得太过意外。

“小雪,你认识陆振林吗?”宋隆昌犹犹豫豫地问,“其实你是陆振林和周婉的女儿。当年你母亲临终前将你托福给我,说你是我的亲生女儿,还求你妈善待你,要不是陆先生突然出现,也许这辈子我们都不知道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宋彤很快从着惊人的消息里走出来,“爸,您是说我的亲生父亲是陆行长?而亲生母亲也早已过世?”

宋隆昌虽然不想告诉她这些,还是点头承认了。

宋彤不敢相信自己今天听到的这一切,自己竟然不是宋家的女儿,而是陆行长的亲生女儿。

她激动地摇头,“爸,您不要骗我,我不是什么陆行长的女儿,我永远都是您和妈的亲生女儿。”

宋隆昌看到宋彤这么懂事又知恩,心里多少也觉得舒服一些。

女儿没有忘了他这个养父。

“陆先生希望我来跟你说这件事,他很像见见你,认回你。”宋隆昌说。

“我永远都是您和妈的亲生女儿,他当年既然抛弃了我,现在还要认回我做什么?二十多年来他对我不闻不问,现在又突然出现算什么?”宋彤激动地说,眼睛里全是泪。

这下反而变成宋隆昌劝说她了,“小彤,当年陆先生也是有迫不得已的情况,不要怪他,他以为你母亲当年将你做掉了,一直到再次见到你才开始怀疑的,你和你亲生母亲长的很像。陆先生现在想要认回你,弥补过去没能照顾你的遗憾。”

宋彤低下头去,捂住口无声的哭泣,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伤心极了,看得人好不忍心。

“小彤,你先好好想想,过几天陆先生还会来家里拜访,到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回来一趟吧,陆先生人很和气,你们就见一面吧。”宋隆昌说完便走了。

宋彤哭得很伤心,独自回了房间,拿起桌上的纸巾轻轻擦干净眼泪,突然笑了起来。

自己竟是陆行长的亲生女儿!

肚子里的孩子突然踢了她一下,宋彤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如果再提前几个月知道这件事,也就不用那么费尽心机做那些事了,也不用跟宋琳翻脸,设计她流产了。

陆振林,陆少南的亲叔叔,早知道自己是陆振林的女儿,当初也不用费尽心机追求陆少南了,自己就是陆家的女儿,一个李家豪又怎么配得上自己呢?

如今腹中胎儿已经五个月,李家包括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再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

数日后,陆振林再次拜访宋家,这次他专程是为了见自己的亲生女儿而来。

宋彤挺着肚子回到宋家,看见站在客厅中央的四五十岁的一身贵气的男人,率先喊了宋隆昌和姜云芳一声,“爸、妈。”并不看陆振林。

宋隆昌看到女儿这样的举动也是觉得心暖,“小彤,这位就是陆先生,你的亲生父亲。”

“爸,在我心里您永远都是我的亲生父亲。”宋彤不肯认陆振林。

“小彤,没能让你在我身边长大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责任。”陆振林诚心忏悔,“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我也不想再为自己解释什么,我也不求你能原谅,但是希望你能回到爸爸身边,让爸爸弥补这二十多年对你的亏欠。”

陆振林说的诚恳,宋彤眼中含泪,“我只有一位父亲!”

宋隆昌心里觉得宋彤懂事和贴心,嘴里却还是帮陆振林说好话,“小彤,你不要怪陆先生,当年他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能让他抛弃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宋彤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她是真的恨,如果她从小就生活在陆家,生活在陆振林身边,自己的人生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不用这样不折手段的玩心计,耍手段就可以得到比今天所拥有的多的多。

“对不起,小彤,一切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责任。”陆振林诚恳忏悔,“以后我会弥补对你这二十多年来的亏欠。”

宋隆昌也在一边劝说,让宋彤认了陆振林。

火候也差不多了,宋彤两眼含泪地看着陆振林,哭着质问,“你为什么要抛弃我跟我亲生母亲?当年我起身母亲一定是走投无路了,自己病入膏肓快要没命了,身边带着一个襁褓中的女儿,当时我妈有多绝望?现在你还来认我做什么?我永远都是姓宋,我的父母只会是宋隆昌和姜云芳。”

宋彤哭得很伤心,哭得陆振林都心疼,拉着宋彤将她抱进怀里,“都是爸爸的错,是爸爸对不起你们母子。”

父女俩抱在一起哭。

宋家大门突然被人踹开,李家豪气势汹汹闯进来,看见宋彤挺着肚子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气不打一处来,大吼一声:“宋彤,你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房间里的宋琳被这一声大吼也拉住了注意力,打开门走了出来,看见李家豪冲上去正要教训宋彤,被和宋彤抱在一起的老男人拦住。

李家豪看到陆振林时,惊了一下,“陆行长?”再看看宋彤,大着肚子背着自己竟然和陆行长勾搭上了,难怪鬼鬼祟祟的,回来也不敢告诉他,怀着孕都不肯安分。

陆振林看出李家豪的怀疑,想到他刚才竟要对怀着孕的宋彤动手,对他本就不是太好的印象又大打了个折扣,解释说,“小彤是我的亲生女儿。”

李家豪愣住,一时没听明白。

宋彤怎么成他亲生女儿了?

那她自己父母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