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借种(1 / 2)

宋彤似乎内心挣扎了一下,然后便放弃了反抗,抱住了经理。龙腾小说网ltxsba.com

敢跟她动手的,就睡你的男人。

宋彤脸上表情阴冷,而在她身上忘情劳作的经理却没有看到宋彤漂亮的脸蛋上流露出的阴毒扭曲的表情。

当天晚上宋彤搬出了经理的住处,经理还没有睡醒,走出小区到外面去打车,迎面就有个女人冲上来扇耳光,宋彤抓紧自己放换洗衣服的行李包用力一甩,打在女人的脸上。

“我宋彤向来不喜欢挨打。”宋彤阴冷地看了眼这个与自己比起来相貌平平的女人,冷哼一声,“你知道经理为什么不喜欢你吗?还是回去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张平凡的大众脸吧,长成那个样子还好意思跑出来乱咬。”

女人在这里守了一个下午,本想趁男友不在狠狠教训她一顿,谁知道却被她羞辱了一顿。

看着宋彤过分漂亮的脸蛋,女人心有不甘,这么会装又阴的女人竟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宋彤得意地笑了一下,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李家豪到后半夜才回到公寓,衣领上还有女人的口红印,看着面色红润的宋彤时,惊了一下,“宋彤?你这一个星期去哪儿了?电话也打不通,整个人都联系不上。”

“身体有些不舒服,在医院住院,手机没带在身边。”宋彤解释。

“身体现在没事了?”李家豪说着将宋彤压在沙发上,“让我来检查检查。”

*

宋雪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还有三个月左右差不多就该生了,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眼中泛着母性的柔光,皇甫奕推掉了所有的应酬留在家里陪她,看着她眼中柔光,心也变得暖暖的,忍不住靠近,亲了亲她的脸颊。

“啊!”宋雪突然轻叫了一声,“宝宝在动。”

“是嘛?让我听听。”皇甫奕将耳朵贴在她圆鼓鼓的肚子上听着小生命的活动,外头的保镖走进来看到这温馨的一幕,早已见怪不怪,站在那里没有过来打搅。

“我听到我们的孩子在叫我爸爸。”皇甫奕还在仔细地听着,宋雪忍不住笑了起来,“宝宝还没有出生,哪里会叫爸爸。”

“我真的听到了。”皇甫奕说,修长的大手温柔的抚着妻子圆圆的肚子,对里面的孩子说,“宝宝,爸爸爱你,在你妈妈肚子里要乖一点,别让你妈妈太累,等你出来,爸爸给你买糖吃。”

宋雪看着皇甫奕像个小孩子似的,忍不住笑了起来,皇甫奕突然靠近她的脸,亲吻她轻笑的唇,“我也爱你,老婆。”

站在一旁的保镖全身鸡皮嘎达掉一地,虽然是见怪不怪,可天天看他们这么你侬我侬的,都觉得自己该回去好好宠爱宠爱自己老婆了,感觉自己整天忙着工作,把自己老婆都疏忽了。

“你先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就来。”皇甫奕起身回了书房,保镖跟着进去。

“说吧。”漫不经心的声音透着几分霸气。

“奕少,医院那边来消息,宋彤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皇甫奕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听着保镖继续说,“她现在又去医院打排卵针,想要再生一对双胞胎。她跟医生解释说不小心摔了一下没有保住之前的双胞胎,我派人去查过,宋彤小姐查出肚子里的是双胞胎女孩时去了另一家医院做了流产手术。”

皇甫奕戏谑的眼神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异色,眸光渐深,像是什么都没听进去,又像是什么都听进去了,旁人完全猜不透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对了!”保镖又说,“医院那边还来消息说皇甫夫人也去了医院,询问少夫人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皇甫奕陡然抬起脸来,平静的面容上闪过一丝不悦。

此刻客厅里,皇甫夫人已经来了,保镖并不敢强行拦着她,毕竟是皇甫奕的母亲。

宋雪挺着圆圆的肚子能感觉到皇甫夫人眼中的不善,礼貌地喊了一声,“夫人。”

皇甫夫人不屑地笑了一下,鸡蛋里挑骨头,“你果真是没有将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嫁给了我儿子,到现在都没有回皇甫家看过我这个婆婆一眼,还要我这个婆婆亲自来看你,见了面,却连妈都叫一声,不要以为有我儿子宠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宋雪知道自己若是叫她一身“妈”,她定会又是另一套说辞为难她。

“罢了,你不将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就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穷苦人家出来的女儿向来没什么教养,以后慢慢学就是。”一出现就先来个下马威。

宋雪礼貌地微笑,“擅自闯进别人的家里辱骂别人,这就是所谓的教养吗?那真是我的错,穷人家出来的女儿,父母从来没有这么教过我,以后还请婆婆教教我什么是教养。”

皇甫夫人一听这话哪里还得了,这分明是在骂她这个婆婆没教养吗!

“好你个宋雪,以为嫁进我们皇甫家,有我儿子宠着,又怀了孩子,就可以有恃无恐的对我这个婆婆不敬了?”皇甫夫人看了一眼宋雪圆鼓鼓的肚子,“别以为你怀孕就真成我皇甫家的人了,那也要看你肚子里生出来的是不是儿子。”皇甫夫人得意地笑了一下,“我已经去过医院了,从医生那里了解到你肚子里怀的是个女儿。”

这一席话像一根刺一般扎入宋雪的肉里,前世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到了这一世依旧改变不了吗?

“要想坐稳我们皇甫家少夫人的位置,第一胎必须生儿子,要是生不出儿子就……”

“妈,您管的也太宽了吧!”皇甫奕这时候从二楼的书房走了出来,对于自己母亲擅自闯进说这些没用的话,很是不悦,“宋雪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就不用妈再瞎操心了。”

皇甫奕走到宋雪身边,轻轻抚着她,修长的大手轻柔地抚着她圆圆的肚子,带着安抚的力量,看在皇甫夫人眼里却格外刺眼。

“我是你母亲,一切都是为了皇甫家,还成了瞎操心了?”皇甫夫人不满地反问,“我们皇甫家的规矩,历代少夫人第一胎都必须生儿子,否则只能让出皇甫家嫂夫人的位置!”

皇甫奕眸光渐深,唇角扯出戏谑的笑,带着一丝危险的意味,“如果照妈这么说,那么没有为皇甫家生下一儿半女的妈是否应该腾出皇甫夫人的位子呢?”

当着宋雪的面这般说她这个母亲,皇甫夫人面色当下就难看起来,再也笑不出来,连样子都装不下去,严肃地说:“皇甫奕,别忘了你亲生母亲是怎么死的!”

这一席对话跟打哑谜似的,宋雪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秘密。

皇甫奕揽在宋雪腰上的手下意识紧了紧,脸上却笑得更深,“我当然不会忘记我妈是怎么死的,有些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所以还请妈好自为之。”

带着明显的威胁气息,皇甫夫人却是心中一紧,“皇甫奕,你是我亲手带大的,现在翅膀硬了就开始这么跟我说话了?”

“妈,我还愿意称呼您一声‘妈’,表示我还尊重你这个母亲,所以也请妈尊重我这个儿子,不要逼我。”皇甫奕笑着说,“现在皇甫家是我说了算,妈就好好待在皇甫家安度晚年,我不会让妈受任何委屈的。”另一层意思就是说如果不肯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那他也不会客气的。

皇甫夫人气得双手捏的死紧,“只要有我活着一天,我就还是皇甫家的女主人,是你皇甫奕的母亲,皇甫家的规矩决不能变。”

“现在我才是皇甫家的新主人,一切有我说了算,妈还是回去好好过自己的清闲日子吧,不要管那么多了。”皇甫奕看了一眼保镖,示意他送客。

保镖做了个请的手势,“夫人,这边请。”

皇甫夫人气愤地走了。

皇甫奕担心地看着宋雪,“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