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堕胎药(1 / 2)

“前一段时间宋彤小姐经常来医院打促排卵针,怀有双胞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龙腾小说ltxsba.com(请牢记我们的网址)”医生解释说。

宋雪感到震惊,宋彤为什么要这么做?前世她也是用这种方法怀上双胞胎的吗?那么这一世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前世她与李家豪结婚之后,宋彤比她提前半月怀孕,而且是一对双胞胎男婴,为了李家少夫人的位子,真正是六亲不认,不顾一切。

这一世她又怀上双胞胎为了什么?李家少夫人的位子?

宋琳已经怀孕,而且是个男孩,就算这一次她怀上双胞胎男孩,未必能抢来李家少夫人的位子。

宋雪还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就听为她检查的医生笑着说:“恭喜你,皇甫太太,你怀孕了,已经16周了,胎儿发育很好。”

“我要做爸爸了?”皇甫奕激动不已,握住宋雪的手,“老婆,谢谢你。”不管医生在场,低头就吻了吻自己的妻子。

宋雪红着脸推开他,有人在呢。

回去的路上,宋雪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怀孕十六周,按时间算,自己应该是在以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和皇甫奕在国外那时候怀上的,自己被他骗的团团转,还有了孩子,应该生气才对,可是想到自己怀孕即将拥有这一生的第一个孩子时,眼睛里不自觉的流露出母性的柔光。

正在开车的皇甫奕将她眼中泛着母亲的柔光尽收眼底,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自己寻找了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了她,如今娶她为妻,并且即将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能够与她相遇,拥有这份幸福,是他人生最大的幸运。

皇甫奕握住宋雪的手,眼睛里是幸福的柔光,“老婆,能够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你嫁给我幸福吗?”

宋雪故作淡漠,“好好开车!”转过脸看着车窗外,皇甫奕看到她通红的耳根,忍不住轻笑起来,眼底全是满满的爱。连孩子都有了,她还是这么喜欢害羞。

皇甫家要添新丁这是大事,庄文博无意间从司徒凌那里得知这个消息故意告诉皇甫珍珍,是希望她能就此死心,但是皇甫珍珍得知宋雪怀孕,气得跑回皇甫夫人那里去哭诉。

“妈,你说你要帮我的,那个宋雪现在怀孕了!”

“珍珍,你忘了吗,妈当初跟你说过什么,就算怀上我们皇甫家的孩子又能怎么样?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生下来才行。”皇甫夫人信心十足地说。

“可是妈,他们都结婚了,你说过我才是皇甫家未来的儿媳妇。”皇甫珍珍带着哭腔娇滴滴地说。

“珍珍,你相不相信妈?”

皇甫珍珍点头。

“那你就听妈话,别急,在你哥面前不要再说宋雪的不是,也不要再跟你哥提什么喜欢,要让你哥相信你已经真的死心了,会安分的做他的妹妹,要不然你连留在皇甫家的机会都没有,以后又怎么当皇甫家的少奶奶?”皇甫夫人说。

“妈,我听你的。”皇甫珍珍说,“你一定要帮我,那个宋雪根本配不上哥。”

“妈知道,妈不会委屈你的,你才是妈心目中的皇甫家儿媳。”皇甫夫人笑着说,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嘲讽。

宋雪怀孕是大事,对于宋隆昌和姜云芳来说也是大事,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他们曾极力想要隐瞒住,特别是不能让皇甫奕知道,但最终却还是被皇甫奕知道,而且还是在皇甫奕面前那样对待宋雪。

姜云芳和宋隆昌心里一直忐忑,听说宋雪怀孕,姜云芳准备去市场买一只鸡也给宋雪炖鸡汤,但是她藏在衣橱最下面的钱不见了,翻箱倒柜都找不到。

她将家里自己可能藏钱的地方全都找了一遍,没见自己的钱,那可是自己的全部积蓄啊。

姜云芳将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钱没有找到,倒是找到几封情书,还有一串金项链,一看情书的字迹就知道是丈夫宋隆昌写的,情书写的是肉麻的让人想吐。

姜云芳又气又怒,结婚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给自己买过一件衣服,却给别的女人买金项链,还是拿自己的全部积蓄去买,而且还写一堆恶心的情书,都五十岁的人了,还要不要脸?连她都替他害臊。

“宋隆昌,你到底还要不要脸?跟表子在外头鬼混就算了,还把我全部的积蓄拿去给表子买金项链,结婚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给我买过东西?还写情书?都半截入土的人了,你恶不恶心?”姜云芳一边骂一边哭一边生气的撕着情书,“我让你写我让你写!”

“姜云芳,你干什么?”宋隆昌看着被姜云芳撕毁的情书,看在自己理亏的份上,没跟她动手,想要夺过金项链,姜云芳一把抢过金项链,骂道:“你是要把这个送去给表子吗?门都没有,这是我的全部积蓄,你想都别想!”

姜云芳恨得咬牙切齿,脸部扭曲,想想自己嫁给他二十多年将近三十年,什么都没有图过他的,为他生孩子抚养三个女儿长大,可他成天就知道在外头鬼混,将家里的东西拿去送给外头的表子,还偷自己的钱去给表子买东西,就算是畜生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啊。

姜云芳越想越气,“宋隆昌,你是畜生吗?你是不是畜生?”

宋隆昌看着姜云芳手中的金项链,趁机想要再抢回来,姜云芳死死抓住金项链不给,大骂宋隆昌畜生不得好死,宋隆昌被骂急了,索性明抢。

“把金项链给我!”宋隆昌上去就硬抢,姜云芳气得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冲上去就和宋隆昌厮打。

两人不顾形象的在客厅扭打起来,又打又骂,可姜云芳哪里是宋隆昌的对手,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过金项链她死都不肯松手,一气之下,将金项链硬吞了下去,宋隆昌看着自己好几千块钱买的一条金项链就这么被硬生生吞下去了,气得一脚狠狠揣在姜云芳肚子上,“你这个疯子,泼妇!”跑进房间将之前皇甫奕来接宋雪时派人送的各种高档的礼品全拿走了。

好多都是连见都没见过的奢侈品。

金项链没了,拿这些礼品一样送人,之前怕她闹才偷钱去买金项链,早知道这样直接拿这些东西去换钱买金项链也一样了。

“宋隆昌,你不得好死,你不是人……”姜云芳在后面骂,看着宋隆昌把家里的东西全部拿走,吐出嘴里的金项链,嚎啕大哭。

姜云芳把金项链卖了,去市场买了鸡回来炖鸡汤,用两个保温桶装好,先去给宋雪送鸡汤。

皇甫奕的住所有私人保镖看守,任何闲杂人等都不许进入,对于宋雪鼻青脸肿的母亲,保镖斟酌了一下,还是准备打电话进去问一下,姜云芳连忙说,“我就是来给小雪送点鸡汤,麻烦你们帮我送进去就行了,我还要给我另一个女儿送鸡汤,不能久待,要不然鸡汤就凉了。”

宋雪看着保镖送进来的鸡汤,走到二楼的窗口看着下面拎着鸡汤离开的母亲,听保镖说母亲鼻青脸肿,心情难受复杂,站在这里仿佛可以清晰地看见母亲被打肿的脸。

姜云芳到了李家豪的公寓见到了二女儿宋琳,宋琳看到母亲鼻青脸肿的样子,惊问,“妈,您这是怎么了?”

放下鸡汤,姜云芳忍不住跟二女儿哭诉自己挨打的经过。

宋琳听完火冒三丈,要去找父亲理论,被宋彤劝住。

“姐,你现在怀着孕,万一有个什么事可怎么办?姐夫让我照顾你,到时候我怎么跟姐夫交代。”宋彤劝说着,“爸的事你就先别管,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让我怎么不管?”宋琳气得肚子疼,姜云芳也担心女儿有事赶忙劝说,“小琳,妈没事,你不用为妈担心,安心生下孩子就好。”立刻给宋琳将鸡汤盛出来,“小琳,看,妈给你炖了鸡汤,我们先喝鸡汤。”

“妈,您也住在我这里吧,别回去了,让爸一个人过去。”宋琳拉住母亲的手说。

一旁的宋彤被她的提议愣了一下,姜云芳是想跟女儿住在一起,可是不想让女儿宋琳为难,给女儿添麻烦,“小琳,妈住家里就行了,你不用担心妈,快喝鸡汤吧。”

姜云芳转开了话题,“小琳,小雪也怀孕了,我刚从她那儿过来,给她送了鸡汤。”

宋琳和宋彤都是惊讶地互相看了一眼,宋彤反应快的一脸真诚地说,“真是恭喜大姐了,好人有好报!”

每次提到宋雪,宋彤都是祝福和赞美,姜云芳越发觉得小女儿的大度和懂事。

“小彤,这里鸡汤还有剩的,你也喝一点吧。”姜云芳说。

“我就不了,还是让姐喝吧,我又没怀孕。”宋彤笑着说,站起身,“妈、姐,你们聊,我去趟卫生间。”

宋彤笑着走去离客厅最远的一个卫生间,关上门,突然捂住口,打开马桶,就是一阵干呕。

吐完之后,按下水闸将污秽冲走。

走出卫生间,回去客厅时,看见姜云芳和宋琳坐在那里聊天,姜云芳看着宋琳的肚子,“已经五个多月了,可要小心着点儿,不能太动气,对孩子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