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不能辜负老四的一番心意(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9234 字 2017-04-06

简陋的平房里,宋隆昌被一群人围殴,打得鼻青脸肿,早已没了人性。龙腾小说网ltxsba.com.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再打就死了……”宋隆昌抱住头不停求饶。

“公了私了随便你!”混混头子说,“要公了的话,现在就打电话报警告你强女干……”

“私了私了!”宋隆昌连忙说。

“私了的话,赔偿十万块钱精神损失费,这件事就算了了。”

“十万块?”

“不愿意?”

“我根本就没有强女干,是她自愿的,我们在一起都有一年多……”

“给我往死里打!”一群人又上去群殴。

中年女人站在一旁看着雇来的一群混混殴打宋隆昌,姜云芳害得她丢尽了脸,还进了警局,最后回去又被丈夫打了一顿,而宋隆昌帮着姜云芳跟她丈夫干架也让她决定狠狠敲他一笔。

这件事其实私下里中年女人早已和自己丈夫说好,狠狠报复他们一下,顺便大赚一笔。

宋隆昌害怕坐牢,只得打电话回去求老婆拿钱赎人,这个时候姜云芳早已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十万块,让她上哪里去弄这么多钱?

宋琳在一边安慰母亲,一边也在想办法。

对方已经打过好几个电话来催了,说晚上八点之前交不出钱就报警,电话那头还传来父亲挨打的求饶声。

十万块不是小数目,上哪儿去借这么多钱?

宋琳想了许久,想起了李家豪。

这个时候只能去求李家豪帮忙了。

他们交往也有一段时间了,十万块对李家豪来说不算什么,他一定会帮自己的。

宋琳安抚好母亲,然后给李家豪打电话。

李家豪接到宋琳的电话,提到家里出事借十万块钱,电话里安抚宋琳,“宋琳,你不要着急,我现在正在开会,一会儿晚上再给你电话。”

“来不及了,对方要晚上八点之前交出十万块钱。”

“我现在正在开会,一分钟几百万的来回呢,乖,你再等我一下,我开完会就给你电话。”说完就挂了电话。

宋琳气得又给他打电话,已经关机。

“小琳!”宋雪回来就听见躲在一边的宋琳和李家豪打电话,差不多意思她都听出来了。

“姐!”宋琳有一丝尴尬,刚才的电话一定都被听去了,“回来了,对方要十万块钱,我正在想办法。”

“跟李家豪借吗?”宋雪挑破这件事。

“姐,你不用担心,家豪是我男朋友,十万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宋琳故意往好处说,不想听姐姐宋雪的说教,她知道宋雪对李家豪的印象很糟糕,曾经还动手打过李家豪。

“小琳,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跟李家豪走的太近,他对你不是真心……”

“你烦不烦啊?”宋琳最反感的就是姐姐宋雪跟她说李家豪的不是,“我要跟谁交往是我的事,你又不是家豪肚子你的蛔虫,怎么知道他对我不是真心?再说他对我是不是真心,都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不用你多管闲事!”

本来父亲出事,李家豪又关机就挺让她着急和恼火的,姐姐宋雪又说这些更让她气愤,将所有的气都撒在宋雪身上了。

之前就为了李家豪的事两人就吵过,后来有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现在提到李家豪,她又说李家豪的不是,宋琳不明白姐姐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李家豪。

就算他们之间有点误会,可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李家豪也没再找过她麻烦,她怎么还这么小肚鸡肠记恨李家豪?

宋雪见宋琳发这么大脾气,听不进劝,也很无奈,“小琳,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后不后悔都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两人为了这个不欢而散,姜云芳听见外面好像在吵架,跑出来看到两个女儿站在外面,感觉两人好像在吵架,“十万块钱有着落了吗?”

宋琳走过去安慰母亲,“妈,你不用担心,我朋友答应借我应急,说一会了开完会就联系我。”到这会儿,宋琳也不敢跟父母介绍李家豪是她男朋友,李家豪要求她对外隐瞒两人的关系,等进一步了解之后再对外宣布。

“什么朋友啊?十万块不是小数目。”姜云芳担心。

“妈,您就不用担心了,爸不会有事的。”宋琳扶着母亲姜云芳进去。

时间转眼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宋琳的手机一点动静都没有,李家豪这会儿开会还没结束吗?

姜云芳也开始着急了,可现在都七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对方就要求交钱了,这个时候跟谁借十万块钱去啊?

“妈,我出去一趟。”宋琳也等不了了,决定去找李家豪。

宋雪知道李家豪靠不住,前世结婚前李家豪对她倒是大方,出手阔绰,可是结婚后她才知道李家豪有多小气抠门,他是不可能借这十万块钱的。

就剩一个小时。

宋雪也在犹豫,上次跟银行贷款了三十万,先去韩城那里拿回十万应急吗?

毕竟是父亲,没办法不管。

犹豫了很久,宋雪还是决定先打电话给韩城挪十万块钱出来应急,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来电。

犹豫了下,还是接听了电话。

“宋雪小姐吗?请出来一趟,有急事跟您说。”对方说话非常恭敬客气。

宋雪没听出恶意,便出去了。

一辆轿车停在大门附近,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宋雪小姐,我们帮主已经派人去救您父亲了,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宋雪认出这是曾经绑架过自己的那个单堂主,“你们怎么会知道我父亲出事?”

“请上车再说吧。”单堂主恭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宋雪知道他们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便上车走了。

*

“帮主,宋雪小姐到了。”单堂主将宋雪请了进来。

“二嫂!”雷晟早已等急了,上前客气地笑着打招呼。

“雷先生,我是宋雪。”

“二嫂,总算将您给请来了,二哥可像你了,您就去见见我二哥吧。”雷晟客客气气地说,“您父亲的事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去了,很快就有消息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父亲出事?”宋雪怀疑地问。

“二嫂,你不知道,自从上次你差点出事之后,二哥就让人暗中保护你……”

“保护还是监视?”

“当然是保护了。”雷晟非常坚定,“二嫂,二哥真的很在乎你,你说不想看到他,他就躲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你,连我这个做兄弟的都看不下去了,你就从了我二哥吧。”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很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二嫂,你别骗我了。”雷晟意味深长地笑道,“你如果不喜欢我二哥,又怎么会在知道他中了崔情精油之后愿意救他呢?”

宋雪脸一红,“我只是为了还他的恩情罢了,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二嫂,你就这么狠心?二哥找了你那么多……”雷晟赶紧打住,“二哥对你那么痴情,你就这样狠心伤害他?”

痴情?

宋雪唇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他们才认识多久,就对自己痴情?

“你不相信我二哥对你的痴情?”雷晟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宋雪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二哥,其实他不知道宋雪不相信的是爱情,“只要你今晚去见我二哥,我就帮你救你父亲。”

宋雪转身就走。

雷晟大声问:“你不想救你父亲了吗?”

“我自己会想办法。”宋雪大步离开,赶紧去找韩城,再晚就真来不及了。

雷晟哪里这么容易让她走,“既然这样,二嫂,那就别怪我得罪了。”

话音刚落,几名人高马大的手下上前将她抓住硬塞进了某个漆黑的房间,“二嫂,你放心,我会将你父亲安全救回来的,我二哥一会儿就到。”

雷晟立即十万火急给皇甫奕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过来,正在公司里批阅文件的皇甫奕挂了电话,看完最后一份公文,才捏了捏眼角之间的鼻骨,拿着外套起身离开。

雷晟一直催他,说什么要给他个惊喜。

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自己惊喜的。

车子开进雷晟的住处,停稳后,雷晟已经迫不及待迎了过来,“二哥,你终于来了。”

“这么急什么事?”

“二哥,今晚我要给你一个惊喜,绝对的大惊喜。”雷晟嘿嘿地笑着说,一脸神秘。

皇甫奕忙了一天也累了,“老四,我今天没空陪你玩……”

“二哥,快走吧,绝对大惊喜!”雷晟推着皇甫奕就走。

“老四,我今天真没空……”

“二哥,你绝对会感谢我的。”某个房间外,雷晟硬将他推进了房间里,随手关上了房门。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什么都看不清,皇甫奕也累了,随手拧开床头的灯,准备洗澡休息。

床上的宋雪双手被铐在床头,挣了半天,也挣不开,只能躺在那里等着人拿钥匙来开。

“小雪?”皇甫奕的疲惫瞬间消失,精神焕发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宋雪。

房间外传来雷晟兴奋地声音,“二哥,兄弟我替你将二嫂绑来了,后面就看你自己的了,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宋雪用力挣了两下绕在床头的手铐发出两声响,“快点帮我打开这个!”

皇甫奕像没听见宋雪的要求,走到床边,看着纤细的宋雪,俯身靠近,“雪……”

看着俯身压下的皇甫奕,宋雪一脚踹向他,双手的手腕被手铐铐在床头,动弹不得,“快放开我……”

皇甫奕突然紧紧抱住一直乱动要求放开她的宋雪,“我想你。”

“皇甫奕,你先帮我打开这个!”宋雪在他怀里动弹不得,被他紧紧抱住,“听到没……唔……”后面的话被他的唇堵住,宋雪睁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看着他。

“闭上眼睛!”皇甫奕在她耳边诱哄,摩挲着她干净的脸颊,感受着属于她的美好。

“你先帮我解开这……”床头灯突然熄灭,后面的话被堵住,皇甫奕深情地亲吻,像见到了生死相隔的恋人一般,激烈而缠绵。

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宋雪狠狠一口咬下去,皇甫奕吃痛地放开她,拧开床头灯,“我知道你想我,可也不能这么用力啊!”

嘴唇都流血了。

“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我跟你没完!”宋雪生气地说,“快解开这个。”

皇甫奕笑了,俯身双手支撑在她身体的两侧,缓缓靠近,暧昧地说:“那你就跟我没完吧!”吻上她的唇。

宋雪抬腿狠狠踢向身上的男人,却被男人修长有力的大腿缠住,真正是动弹不得。

那一次的一夕缠绵让他激动不已,以为他终于赢得了她的心,却没有想到事后她彻底拒绝了自己。

“皇甫奕,你别太过分!”宋雪用力甩开他的吻,衬衫的扣子被一颗一颗解开,宋雪急的睁大了眼睛,惊恐地问:“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皇甫奕细长的眼睛里含着几分戏谑地笑,“既然都来了,我们也不能辜负老四的一番心意。”

“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宋雪情急之下说。

“我改主意了。”皇甫奕慢条斯理地专注地解她衬衫的扣子,露出了漂亮的蝴蝶锁骨和粉色的胸衣,“也许老四说的没错,只有让你生下我的孩子,你才会乖乖留在我身边。”

“你别乱来!”宋雪惊慌地喊道。

“你放心,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会很温柔的。”皇甫奕暧昧地笑说,低头亲吻她漂亮的蝴蝶锁骨,顺着她白皙的脖颈向上吻上她的脸颊,唇瓣,轻咬她的耳垂……

宋雪触电一般发出一声嘤咛,气道:“皇甫奕……”

“嗯?”皇甫奕暧昧地应了一声,缠绵又情深地吻着身下的女人,他不相信她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否则那天自己中了崔情精油,也不会愿意救自己。

“呕……”宋雪突然一阵恶心,皇甫奕连忙放开她,紧张地问:“怎么了?”

宋雪一阵干呕,皇甫奕立即打开房门,“老四!快把钥匙给我!”

正在走廊里假装路过的雷晟转过脸看着他,“二哥,你要放了二嫂吗?我好不容易才……”

“快把钥匙给我!”皇甫奕脸色凝重,雷晟感觉是出了什么事,立刻将口袋里钥匙给了他,皇甫奕进去给一直恶心作呕的宋雪开了手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雷晟进来看到宋雪一直恶心,“二嫂不会是怀孕了吧?”

皇甫奕怔住,扭头看着宋雪,那次他们什么防护措施都没做,要是怀孕的话,他就要当父亲了。

“小雪,我们明天就去登记,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起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的。”皇甫奕激动地说,没想到一次就中。

“我好难受,我要去医院……呕……”宋雪捂住口一直在干呕。

“好,我现在就送你去。”皇甫奕立即抱起宋雪就要出去,宋雪看着雷晟,“雷先生,我父亲……呕……”

“二嫂放下,刚刚我的人已经将你父亲救出来了,就一帮街头混混,成不了什么气候。”

宋雪这才放心地倒在皇甫奕怀里,一脸很痛苦的样子。

皇甫奕立即抱着宋雪出去,开车送她去医院,宋雪靠在驾驶座上,一脸难受地看了眼车窗外,“停……停车。”

“怎么了?”皇甫奕将车停在路边,眼睛里全是心疼地紧张,“很快就到医院了。”

宋雪又一阵干呕,捂住口倒在皇甫奕怀里,“我好难受……”

皇甫奕抱着她,轻拍她的后背,如果可以,自己愿意替她承受这种痛苦,“你再忍一会儿,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很快就到医院……”手腕上一阵冰凉,皇甫奕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多出的手铐,另一头铐在方向盘上。

宋雪已经打开车门下车,皇甫奕这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

“你骗我?”皇甫奕要去抓她,结果被铐在车内出不去,看着宋雪手里的钥匙,“把钥匙给我。”

“把你放了再对我乱来吗?”宋雪没好气地反问。

“小雪,现在是晚上,你把我困在这里,我没法回去,而且车子停在这里也很危险,万一碰到什么流氓混混,会有生命危险。”皇甫奕循循善诱的哄着,“乖,把钥匙给我。”

“你还是在里面好好待着吧!”宋雪握紧钥匙用力一扔,钥匙消失在了夜幕中,拍拍手,走了。

“宋雪,你回来!”皇甫奕大声喊,“你信不信,你要是敢走,我明天就将她绑过来,让你几天下不了床……宋雪……”皇甫奕看着宋雪消失在夜色中,脸上的微怒渐渐散了,狭长的眼中又是惯有的几分戏谑,看着被铐在方向盘上的手,玩味地笑了笑。

*

夜色中,宋雪给家里打电话询问父亲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