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有没有本事生下来(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7669 字 2017-04-06

“这事只能亲自跟奕少说,一秒都耽误不得,得罪了,皇甫夫人。龙腾小说ltxsba.com(笔趣阁)”庄文博是要硬闯了。

这里毕竟是皇甫家,不是能随便容别人随便进入的地方,皇甫夫人笑着说,“副帮主这是想硬闯吗?别忘了这里可是皇甫家。”

没时间再废话了,皇甫夫人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庄文博强行进去,皇甫家的保镖全部出动,拦住庄文博进去的路。

里面正在发生什么,大家谁都清楚,而皇甫夫人的这种做法最让外人所不解。

哥哥和妹妹做出那种事,要是传出去名誉受损的是整个皇甫家。

庄文博并不在乎皇甫家的名誉怎么样,他要的是皇甫珍珍。

面对挡住路的保镖,庄文博有些身手,趁对方不备,强行进去,皇甫夫人见状,立刻下令,“拦住他!”

双方交起手来,突然一声巨响让这里的人停止打斗,所有人都看向别墅的窗口,玻璃被一拳打碎,发出清脆的响声。

房间里,皇甫奕眼睛通红,额头青筋暴突,面无表情地看着靠在窗边墙上吓得闭着眼睛一丝不挂的皇甫珍珍,一拳打碎玻璃的手背上鲜血淋漓。

皇甫珍珍以为他一拳要打自己,吓得闭上眼睛,感觉到耳边一阵风声,接着便听到耳后的玻璃杯打碎的声音,睁开眼睛,看到皇甫奕铁青着脸,神情里是极度的隐忍,似乎已经快要到极限,手背上鲜血淋漓。

“哥……”

皇甫奕捡起地上的手机转身出去,打开房门时,皇甫珍珍回过神来,今天要是不成功,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她冲上去关紧门,不让皇甫奕进去。

“哥,你不要再忍了,我愿意给你……”

皇甫奕眼前的视线一阵阵模糊,眼前模糊的视线里出现宋雪的脸,死死捏紧拳头努力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抬手愤怒地推开皇甫珍珍,“滚开!”

带着愤怒的力气太大,皇甫珍珍被这一推装装撞在门旁的墙上,摔在地上,头上磕破了一块,流着血。

除了上次磕破了膝盖,从小到大没受过任何伤的皇甫珍珍感觉到疼痛的额头有液体流下,抬手摸了一下,看到手上的血,像快死了似的吓得大喊:“血……血……”

房门打开,女佣吓得立刻躲到一旁,看见皇甫奕充满愤怒的隐忍地走了出来,捏紧拳头的手上鲜血淋漓。

庄文博立刻冲了进来,看到皇甫奕周身透着杀气,捏紧拳头大步走了出去,庭院里看到皇甫夫人时,冷酷的眼神冒着寒气,开车愤怒的冲破了大门,冲了出去。

庄文博听到皇甫珍珍的声音,冲进房间,看见一地狼藉里一丝不挂的皇甫珍珍惊慌地看着血大叫,“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已经让人打电话叫皇甫家的私人医生过来。”皇甫夫人从后面走进来,吩咐后面跟过来的女佣,“拿床单先将小姐裹起来。”对庄文博下逐客令。

“夫人,你这样做不觉得太过分?珍珍和奕少是……”

“这是我们皇甫家的家务事,不用外人多管闲事。”皇甫夫人笑着打断,“副帮主有闲情管别人家的事,还是多操心操心青龙会的事吧,最近青龙会可忙着呢,要是让司徒知道你背着他干的那些事,不知道会怎么发落你,听说他从国外就要回来了。”

庄文博心头一惊。

*

医院里,宋雪一不小心按了皇甫奕的号,像被烫着似的差点丢掉手机,不知所措地看着拨通号码的手机,犹豫着想要挂断,可手指迟迟没有按下去。

而那头却也是迟迟没有接听,宋雪有些微微的失落,也许人家早已厌倦了她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已经放手了。

按了挂断键,宋雪忍不住失落的坐在病床边,心中难过。

她故意忽视心中的难过,这样也好,以后再也不会纠结了。

病房的门突然打开,“二嫂!”

宋雪看到突然闯进来的男人,对他有些印象,他就是前世和李家豪婚礼上,吩咐手下一起将喝得烂醉如泥的皇甫奕弄走的那个男人,那天从医院醒来,也见过他,雷帮的帮主,雷晟。

“我叫宋雪。”

“二嫂,二哥快不行了,您快去看看二哥吧。”雷晟焦急地说,完全没将宋雪的提示听进耳朵里。

“他怎么了?”宋雪刻意隐藏对他的担心,淡淡地问。

她很少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可每次都是响第一声那头便接通,就好像他一直守在电话旁等她电话。

“现在说不清楚,二嫂您自己去看看吧,快来不及了,赶紧走吧。”雷晟直接推着宋雪出去,看情形好像是伤得不轻,快死了似的。

宋雪摇头,她已经决定不再见他,他怎么样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

“二嫂,看在二哥曾经救过你的份上,赶紧走吧。”

宋雪几乎是被雷晟硬拽走了,车速狂飙,像赶着去投胎似的,后面的交警拿着喇叭要求他们立即停车接受检查。

雷晟特地让自己帮里驾驶技术最好的人来开车,“再快点!”

司机用力踩下油门,将车速飙到最高,宋雪看着外面,感觉像做过山车似的,眼看着就要撞到前面的重型卡车,吓得惊叫起来,本能地闭上眼。

车子险险地从重型卡车旁边开过,吓得那卡车司机一头冷汗,破口大骂,后面的交警拿着喇叭又放大了声音,要求他们立即停车接受检查,一时间整个大马路上一片拥堵混乱。

从医院出来不过五六分钟,一声急促的刹车,车子猛地转弯开进一栋别墅里,竟没有撞到大门,地上留下一道很深的车轮印。

车门打开,雷晟拽着宋雪就走,“快点,二哥快不行了……”这是要见最后一面的节奏啊。

大门外交警已经赶到,停了数量警车将这里团团围住。

宋雪被拽到一个房间外,“二哥就在里面,赶紧进去吧,我出去处理那些交警,你快进去,二哥就不行了,他就硬撑着等你呢。”

站在房间外,宋雪伸手推门,却犹豫着没有推开。

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看雷晟那么焦急,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就在宋雪犹犹豫豫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一只大手伸出来抓住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扯了进去,关紧门,她被抵在门后,回过神来,看到皇甫奕紧贴着自己,将她禁锢在他与门之间。

皇甫奕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痛苦的隐忍,吻上她的唇,宋雪推不动他,急忙转过脸去,无意间看到他左手鲜血淋漓,担心地转过脸看着她,疑问地眼神夹杂着担心。

“帮帮我……”皇甫奕靠近她的脸,呼吸急促,极度的痛苦,透着快到极限的隐忍,“给我,求你……”

宋雪吃惊地看着他,终于察觉出了他的不对劲,感觉到他呼出的沉重的气流,右手抚上她的脸,眼中浓烈的情愫几乎将她吞没。

见她没有拒绝,抬起她的下颔,吻了上去。

宋雪怔了一下,转过脸去,不可以。

她不愿意。

皇甫奕痛苦隐忍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落,叫嚣的欲、望折磨的他几乎快要失去理智,化身野兽不顾一起的将她吞噬,不在乎她是否情愿。

宋雪推开他要出去,皇甫奕却是抵着她不愿意就这样让她走。

“你去找别的女人吧。”宋雪无情地声音刺痛了皇甫奕的心,暧昧地摩挲着她的脸,“你将我当成什么?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宋雪知道她不能答应他,否则他们之间就真的说不清了。

皇甫奕隐忍的眼神近乎绝望地看着她,痛苦失望的视线也刺痛了宋雪的心,可她不能心软,狠心地挣开他的禁锢,转身要离开房间,手臂突然被抓住,皇甫奕痛苦地握紧她的手臂。

现在只有她能救他。

宋雪咬着下唇,狠心地说:“对不起,我真的帮不了你。”

皇甫奕失望地放开了她,他不会强迫她,她不情愿,他永远都不会强迫她。

体内叫嚣发狂的野兽已经无法抑制,最后的一丝清醒正在一点点消失,他捏紧拳头,用头狠狠地撞墙,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清醒一点。

手上的伤已经无法控制他的理智,他怕自己一失控,便什么都不顾的强要了她。

“你走吧。”他怕她再不走,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宋雪打开门出去。

皇甫奕狠狠用头撞墙,将自己撞晕便什么事都不会有了。

房门突然再次打开,宋雪看到皇甫奕用头狠狠撞墙,立刻上去拦住他,皇甫奕推开她,“回来干什么?走!”

“你别这样……”宋雪不忍让他这样伤害自己。

“你再不走,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快走!”皇甫奕用头撞墙,快控制不住自己,狠狠一头撞向墙上,想要就这样一下子撞晕自己,宋雪连忙挡在他面前,“我不许你这么伤害自己……”

“为什么不走?”皇甫奕的双手突然将宋雪按在墙壁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狠狠吻上她的唇。

宋雪睁着眼睛看着他,每次他吻她的时候她不愿意,便就这样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他不忍对她用强,只好放了她。

皇甫奕像一头饥渴的野兽用力的摄取着宋雪唇上的芬芳,不能自抑。

体内的本能占了上风,将理智压制,不顾一切地索取。

当初如果不是他救了她,他们也许不会认识。如果不是他,她早就被李家豪得逞了。

也许是她该还他的恩情的时候了。

宋雪缓缓的闭上眼睛,接受了皇甫奕火热的爱。

仿佛也是感觉到怀中女人的变化,皇甫奕抱着宋雪压在了大床上,任凭体内的野兽疯狂驰骋掠夺……

*

医院里,宋隆昌和妻子姜云芳拎着水果和名贵的营养品跑来医院,打听到宋雪所住的病房,两人立即去找宋雪。

要不是听宋琳说宋雪住院,他们一直以为宋雪在外地出差呢。

说是出差,其实就是跟着皇甫奕出去玩了,他们明白的,也就没有多问。

病房的门开着,里面却没有人。

宋隆昌和姜云芳进去病房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宋雪的人。

“这病房可真大啊,看起来就跟五星级酒店的贵宾房似的。”宋隆昌四处打量着病房,惊叹地说,放下手里的水果和营养品,四处摸着看着。

“别乱动这里的东西,万一小雪和皇甫先生回来看见不好。”姜云芳拍了下丈夫乱碰东西的手。

“看看有什么,我自己的女儿,看看有什么,小题大做。”宋隆昌走到卫生间外,打开卫生间的门,看到里面的卫生间干净的一尘不染,还连着浴室,真是很上档次。

“这卫生间可真大,比我们的卧室还大。”宋隆昌看着,“别看小雪那么听话又老实,倒真是找了个有钱的老公。”

“你小点声,别让小雪听见!”姜云芳提醒,走过来看了眼卫生间,真大很大,赶紧关上门,四处看了一眼,“小雪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怎么不在这里?”

两人在病房里转了一圈,没看到宋雪的身影。

“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小雪的东西都在这里。”姜云芳看了一眼放在一边的包,打开包,看着里面。

宋隆昌看着妻子翻看宋雪的包,一脸鄙视,“你看女儿包干什么?”说着也走过来瞧瞧有什么好东西。

包里就放着几包纸巾和钱夹以及一些简单的小物件,也没什么别的。

宋隆昌打开宋雪的钱夹,一脸失望和嫌弃,“怎么就这么点钱啊?”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以为里面会有很多钱呢。

“你看小雪钱包做什么?”姜云芳一把拿过钱夹,看了一眼,真没什么钱,重新弄好放回去,抱怨丈夫几句。

宋隆昌很是失望,“我打听过皇甫家很有钱,是豪门,李家豪家在皇甫家面前都不算什么,那么有钱怎么也不给小雪点钱。”

“你就知道钱,又想拿着钱出去养表子?”

“我今天不想跟你吵,你说话客气点。”宋隆昌气愤地说。

“我说错了吗?小雪以前没认识皇甫家的少爷时,生病你怎么不知道去医院看看她啊?现在来穷好心,不是想小雪的钱去养表子是什么?”姜云芳尖酸地说。

宋隆昌也不示弱,每次说话,三句不离表子,存心想找架吵,“姜云芳,你也别光说我,以前小雪生病,你哪次让她去过医院?不是说她装病就是说她生个小病死不了,顶多让她吃两片药完事,你好意思说我吗?动不动就拿小雪出气,你对小雪有多好?”

姜云芳被丈夫这么*裸的揭穿丑陋的一面,脸上挂不住,又气又尴尬,“还不都是你没用,当时家里什么情况,你还拿钱出去养表子,小雪生病没钱看,能怪我吗?要不是你,小雪怎么会受那么多委屈,全都是,是你没用,没出息,就知道养表子……”

“姜云芳,你找打啊!”宋隆昌抬起拳头要动手。

“你打啊你打啊,让小雪喝皇甫家的少爷来看看你是怎么对待我的,怎么对待我们小雪的!”姜云芳有恃无恐地吼着。

宋隆昌心里是有顾忌的,不想在皇甫家的少爷面前丢尽颜面,强忍着没动手,要是以前,早就一脚踹下去了。

“我今天不跟你吵,小雪正在住院,需要静养,我忍着你,你也别太过分。”

“你是怕小雪他们看见你那副德性,知道你在外头干的那些龌龊事吧!”

宋隆昌不想再跟她说话,只会越说越生气,从她嘴巴里出来没一句好话。

“我去找小雪,不跟你这个泼妇说话。”

“你刚才说什么?”姜云芳抓住宋隆昌,“你骂我什么?”

“松手!”宋隆昌咬牙切齿,一副再不松手他就动手。

“怎么?想打我?你打啊,让小雪和皇甫少爷看看你是个什么样子!”姜云芳有恃无恐,自己行得正坐得直,没在外头乱搞,说出去也没什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