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更重要的事(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7403 字 2017-04-06

“副帮主,不好了,有人通风报信,我们和东南亚黑帮的军火交易让条子给发现了,好几个兄弟都被抓了,还有……”

“什么?”高级公寓你,庄文博一边到处找东西一边接电话,“你们都是饭桶吗?怎么会让条子发现?谁他妈告的密?还有什么?”

“还有我们有两个码头的货让雷帮的人给劫了。龙腾小说ltxsba.com()”那头的人小心翼翼回答。

“一群饭桶,竟然让雷帮的人劫了我们的货,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啪的挂了电话。

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崔情精油不见了,庄文博四处找不到。

他记得没错,是放在这里的。

眼珠子来回转动闪着精光,记起一个星期前和宋彤在这里做的时候还用了这东西,现在却不见了。

他立即一边出去一边拨打宋彤的电话,尽管认识宋彤的时间不长,但早已将宋彤的过去调查的差不多,知道她是个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就算是亲姐姐也照样利用,真正是六亲不认,还很会利用人,就连他有时候都佩服她够狠够精明。

病房的床头柜上,手机发出振铃,却迟迟没人接电话。

宋琳拎着水果推门进来,刚刚从医院的前台问出妹妹宋彤住在这间病房,进来之后却不见宋彤的影子,听到振铃声,才注意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有来电。

毕竟不是自己的手机,她也不方便接电话。

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妹妹宋彤受伤住院的事,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担心了好半天,立即买了些水果来医院看她。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许久终于停下,宋彤放下一份水果,拎着另一个水果篮子离开病房,进了电梯来到宋雪的病房外,接到宋彤的电话才知道姐姐宋雪也住院了。

不知道她们怎么了,竟一起住院了,都瞒着父母。

伸手正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宋彤伤心欲绝的哭声,“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拆散你和皇甫奕,你真的误会我了,姐,我求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坏,我是你亲妹妹啊……”

宋琳从来没见过宋彤哭得这么伤心,立即打开门进去,看见宋彤跪在宋雪面前哭得声泪俱下,痛苦不已,立即放下水果篮子过去扶宋彤,“小彤,你跪下做什么?快起来!”

宋彤不肯起来,哭着用力摇头,“我不起来,大姐不原谅我,我不能起来。”看着宋琳,“姐,二姐,你帮我求求大姐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她亲妹妹,怎么可能害她呢?我也被一拳打得内出血,就连腹中的胎儿都没了,皇甫奕还让人给我注射产生幻觉的兴奋剂,生不如死……”

“什么?”宋琳吃惊地看着宋雪,“姐,这是真的吗?”

宋雪本想清净一点,这会儿是清净不了了,从窗外收回视线,“我一直在住院,不清楚她的事。”

“姐,你怎么能这么冷漠呢?小彤也是你亲妹妹!”立即强行扶宋彤起来,“小彤,你快起来,你的身子现在很弱,不能跪,也不需要给她跪下!”

“不,二姐,你让我跪着吧,要不然我会一辈子感到愧疚,觉得对不起大姐,一辈子感到心里难安。”

“内出血的是你,流产的也是你,被注射兴奋剂的也是你,受伤的都是你,就算要感到愧疚也是大姐应该感到愧疚才对,你起来。”

宋彤说什么都不起来,看着宋雪,泪流满面,一副如果宋雪不原谅她,她一辈子都不起来的意思。

宋琳实在看不下去了,“姐!”

宋雪不说话。

宋琳有些急了,非常不满宋雪的冷漠,“姐,你就算不喜欢小彤,可也不能这样对她啊!她是你亲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呢?是因为你自己找了个豪门未婚夫,所以才变得越来越不是你了吗?”

宋雪并不回应宋琳的气愤,让宋琳更觉得她嚣张。

之前让她离李家豪远一点,现在竟这样对宋彤,宋彤跪在她面前哭得这么伤心,都无动于衷。

“姐,小彤刚刚被打内出血,又流产,还被皇甫奕注射兴奋剂,她再这样跪下身体会吃不消的。”宋琳看着宋雪,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更加气愤不满,“姐,我知道你有个有钱的豪门未婚夫,可也不能这样欺负小彤啊,小彤她做了什么,你要让皇甫奕给她注射兴奋剂,还将她打得流产?我从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姐姐,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妹妹。”

“她做了什么吗?”宋雪转过脸看着宋彤,刚刚还哭得伤心欲绝的宋彤眼中闪过一丝慌张,要是以前她知道宋雪绝对不会去解释,只会默默承受一切,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软弱好欺、默默奉献的她了,心里也不确定她是否会将事情全部说出来。

要是她把事情全说出来,自己就麻烦了。

宋雪捕捉到宋彤眼中一闪而过的紧张,嘲讽地冷笑了一下,带着不屑。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姐妹,彼此太了解了,就算再变,骨子里的一些东西也不会变。

看到宋雪脸上流露出的一丝嘲讽和不屑,宋彤便知道宋雪什么都不会说。

宋雪的不屑解释,正好也给了宋彤机会。

其实宋雪知道就算她将事情全部说出来,最后也会被宋彤找各种理由和借口美化,全是逼不得已。

她不屑与她在这上面争个高低,看着宋彤为达目的,不惜跪在她面前,只会让人越来越瞧不起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小彤究竟做了什么你要让人将她打得流产住院?”见宋雪又不说话,宋琳气愤地问。

“二姐,你别怪大姐,都是我的错,是我……”

“小彤,你别再替她说话了,你看她是怎么对你的?我们走。”宋琳硬拉着宋彤离开,宋彤不肯走,一定要求得宋雪的原谅,可宋雪的冷漠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也让宋琳很不满,加上之前宋雪让她离开李家豪就已经让她对这个姐姐有怨气了,今天看到她这样对宋彤,更是对她一肚子不满,硬拉着宋彤离开。

宋雪居住的是高档病房,一个楼层都被包下来,而宋彤居住的是普通病房,一看就知道宋雪仗着自己找了个豪门未婚夫,就开始嘚瑟了,不将别人放在眼里,连自己亲妹妹都欺负。

过去她为了家,辛苦那么多年,将所有的钱全部拿出来养家,一定很不甘,所以现在才变得这么过分。

宋彤被宋琳硬拖了出去,“小彤,你干嘛给姐跪下?”

“都是我的错,是我做了过分的事。”宋彤哭着说,“我不该被皇甫小姐吓住,受她的威胁。”

“皇甫小姐?”宋琳诧异,“小彤,你在说什么?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和姐都住院?”

宋彤坐在自己的病房里,接过宋琳递过来的纸巾擦着眼泪,“全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被皇甫小姐威胁,害得姐住院。”

宋琳不明白了,“姐住院跟你有什么关系?皇甫小姐是谁?”

宋彤擦着眼泪,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低声说:“皇甫小姐是皇甫奕的妹妹,一直喜欢皇甫奕,说姐抢了她的男朋友……”

“等等!”宋琳听不明白了,“小彤,你在说什么?皇甫小姐是皇甫奕的妹妹,怎么又变成姐抢了她男朋友?”

宋琳已经被宋彤说晕了。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皇甫小姐是皇甫奕的妹妹,一直喜欢皇甫奕,还说她有了皇甫奕的孩子,是大姐抢走了皇甫奕,害她的孩子没有父亲。”宋彤在心里小心斟酌着说词,“这都是我无意间听皇甫小姐亲口说的。”

宋琳惊讶地睁大眼睛,简直不可思议,“他们不是兄妹吗?”

宋彤点头,“皇甫奕似乎一直只当她是妹妹,和大姐交往后,皇甫小姐一直怀恨在心,认为是大姐抢走了皇甫奕,害得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父亲,所以才会找上我,威胁我帮她做事,如果我不帮她,她就让青龙会的人强……”后面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宋彤又委屈无奈地哭了起来。

“可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宋彤突然抬头很委屈地哭着说,“我怎么可能害我自己的亲姐姐呢?皇甫小姐便逼我只要给陆少南下药就好,别的不用我管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姐就在陆少南的房间里,皇甫小姐还让青龙会的人给姐注射了产生幻觉的兴奋剂,害得姐差点被陆少南强暴,陆少南清醒之后一怒之下让人打得我内出血,皇甫奕也怪我害得姐受伤住院,让人给我注射了产生幻觉的兴奋剂,我肚子里的孩子就那么没了。”

说到流掉的孩子,宋彤忍不住默默落泪,看得宋琳心疼。

自己的亲妹妹被人害成这个样子,又内出血又流产还被注射兴奋剂,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不心疼?

为什么大姐那么狠心,让那些人那么对自己亲妹妹?

她不是最心软,最知道心疼家人的吗?

“姐,你别怪大姐,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听皇甫小姐的话,不该那么没用被她吓住。”宋彤帮宋雪说话,“我就算被打死也是活该,只是可怜了我还没来得及出世的孩子。”

宋彤的眼泪默默落下,强忍着不让自己掉下眼泪来,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下来。

“小彤,你别难过。”宋琳安慰妹妹,“那个孩子的父亲……”

她没听宋彤提过有男朋友的事,却突然之间就怀孕流产,让她也有些措手不及。

“我们两个月前就已经分手了,没想到会怀孕。”宋彤伤心的垂下眼,“如果知道怀孕的话,也许也不会留下这个孩子,我知道我狠心,可是我不想孩子出生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也许是老天早就猜到了我会这样,所以用这种方法让我失去这个孩子,让我痛苦……”

宋彤难过的落泪,“姐,我流产的事求你别告诉爸妈,我不想他们担心。姐,你一定要答应我。”

宋琳点头,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小彤,这件事你也是被逼的,别太难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姐那边,我去说。”

“我知道大姐一直看我不顺眼,她过去那么多年辛苦养家,所有积蓄都给了爸妈,而爸妈将大部分钱全都用在我身上,她一定很不甘心。”宋彤很难过的样子,“现在她一定恨死我了。”

“小彤,别哭了,你好好休息,我现在就去劝劝大姐。”

“姐,你千万别怪姐,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你别担心那么多了,好好养好身体,别想那么多了。”宋琳安慰宋彤,然后离开病房。

看着再次关上的病房门,宋彤脸上的痛苦、委屈、自责、愧疚全部消失,拿着纸巾擦干净脸上的眼泪,眼中闪过阴测测的恨意。

现在的宋雪不吃她这一套,刚才自己在她面前哭成那个样子,还给她跪下了,竟一点都不能打动她。

宋彤心里又在盘算着什么,宋雪不吃她这套苦肉计,以后该用什么法子算计她。

以前的宋雪又心软又好骗,只要稍微装可怜说些感人的话,她就会相信你,一点后路都不留的帮你,就算你伤害过她,只要服个软,道个歉,她都会心软,乖乖被骗,现在她却变了,任凭自己在她面前哭干了眼泪,还给她下跪,她都无动于衷。

是跟皇甫奕在一起久了,所以变得心狠和精明了吗?

病房门突然打开,负责照顾宋彤的青龙会小弟急匆匆跑进来,看到宋彤,才松了口气,“宋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啊,副帮主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让我过来看看。”

宋彤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之后看到几个未接来电,便回了过去。

正在开车的庄文博接到宋彤的电话,开门见山问她有没有拿自己床头柜上的崔情精油,宋彤也是直接回答,在皇甫珍珍那里。

“你给珍珍做什么?”庄文博已经隐隐猜出她的目的。

“珍珍说喜欢皇甫奕,让我帮她,我不忍心珍珍难过就给她了。”

“你他妈敢跟我对着干?”

“我只是心疼珍珍……”

“妈的!”庄文博骂了一句,挂了电话,踩下油门加快车速疾速而去。

宋彤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不知道珍珍拿了那瓶液体有没有对皇甫奕用过,有没有成功,心里却祈祷她成功,最后皇甫珍珍的肚子真的大起来,只有这样宋雪和皇甫奕才会彻底没戏,也让庄文博知道出卖自己的代价。

高档病房里,宋雪握着手机坐在床边,紧咬着下唇,心中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都是皇甫珍珍说你抢了她的男朋友,要拆散你和皇甫奕才逼我的,崔情精油也是她逼我对陆少南用的,要是我不答应,她就让青龙会的人折磨我,她还说要对皇甫奕用崔情精油……姐,你快给皇甫奕打电话,说不定皇甫珍珍已经对皇甫奕用崔情精油了……”

宋雪心中挣扎,自己要给他打电话提醒他吗?

可是自己已经决定与他保持距离,不再来往,这样给他打电话算什么?

皇甫珍珍不是说皇甫夫人已经认同她这个儿媳妇了吗?那么就算皇甫奕真的和皇甫珍珍在一起也是他们自己的事,与自己无关。

宋雪看着手机屏幕里皇甫奕的手机号,渐渐捏紧手机,挣扎之后将手机放在一边。

既然已经决定远离,就要说到做到,不再拖泥带水的。

宋雪倒在病床上,闭着眼睛,皇甫奕戏谑的笑脸陡然浮现在脑海里,立刻睁开眼睛,望着上方的天花板,却看到白色的天花板上浮现了皇甫奕的脸,转开视线看着旁处,眼前出现的依旧是他的音容笑貌。

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看着哪里都是他?

宋雪隐隐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不可能的,自己怎么可能会在意他?

起身想去外面散步,让自己忘了他。

从现在起,他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打开病房的门正要出去,看到宋琳抬手准备敲门,“小琳?”

“姐,我刚从小彤那边过来,你们的事我都知道。”宋琳说。

宋雪转身进了病房,宋琳也走了进去,随手关上病房的门,打算好好谈一谈。

“想说什么?”宋雪不知道宋彤跟宋琳说了什么,但是可以猜得到宋彤会怎么跟宋琳说。

“姐,你不要这幅态度,小彤那么做也是逼不得已,她是被逼的。”宋琳帮宋彤说情,“是皇甫小姐威胁小彤,如果小彤不答应就让人侮辱小彤。小彤不知道你在陆少南的房间里,要不然她绝对不会那么做的。你要理解小彤,她是我们的亲妹妹,绝对不会害我们的。而且,说到底,这件事其实姐你也有责任,皇甫小姐认为是你抢走了皇甫奕才会找人对付你,小彤也是受害者,是被你连累的,现在她连孩子都没了,你却还要怪她吗?”

宋雪沉默,没有任何回应。

“姐,你不要这个样子,我知道过去爸妈让你养家还拿你的钱贴小彤,你心有不甘,现在这样故意找小彤的麻烦,可小彤一个人在外面过的也很辛苦,你就不要再怪小彤了。”宋琳又说,“小彤过去有些地方是做的不好,她骗光妈所有的钱跑去整容,妈摔伤了腰,也不来医院看妈,我也很生气小彤这么做,可她是我们的妹妹,而且一张脸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很多事小彤都是逼不得已的。”

父母拿自己辛苦挣的血汗钱贴给了宋彤,却对自己冷眼相向,宋雪心里其实是在意的,一直都在意。

过去只要有一点做的不如他们的意,母亲便要骂她自私。

可究竟是谁自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