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动了杀气VS真相(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7226 字 2017-04-06

高级公寓的窗口,宋彤以怪异的姿势贴在窗户玻璃上,后面被窗帘遮住的男人紧贴着她的身体,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两人在干嘛。龙腾小说网ltxsba.com(免费小说请牢记)

皇甫奕看着手里的照片,抬头看着面前一身黑色西装魄力十足的男人,“老四,这是什么意思?”

“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都是这个女人和青龙会那帮混蛋合谋干的好事。先是青龙会那帮混蛋设计将二嫂引出来弄晕后悄悄送去了陆少南那里,然后等陆少南回去,这个女人不知用什么方法给陆少南下了药,就为了算计你和陆少南。我的人查到陆少南的未婚妻舒漫怀疑这个女人勾引自己未婚夫,经常让人找这个女人的麻烦,不是泼这个女人一身油漆就是泼这个女人一身蛋糕,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再加上陆少南又拒绝了她的示爱,才会对陆少南下手,既狠狠报复了舒漫,又可以让曾经拒绝过她的你痛苦”

男人继续说,“她故意设计陆少南和二嫂,还有一个原因应该是二哥你不肯接受她,而是选择了她的姐姐,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全部毁了,还顺带让你和陆少南决裂,真是够阴的招。”

皇甫奕的神情渐渐阴沉下来,冷酷地看着照片,捏紧照片的手不自觉紧攥成拳。

男人看了眼病床上的宋雪,“上次我的人被这个女人利用差点动了二嫂,这就算是我的赔罪。”

“这个男人……?”皇甫奕看着照片上被窗帘遮住的男人,揣摩着这个男人的身份。

这件事和青龙会扯上关系,就有些棘手了。

“青龙会副帮主庄文博。”男人笑了下,“拍下照片的这栋公寓就是姓庄的专门和女人温存的地方,那个姓庄的最热衷这种事,为了女人都敢动到皇甫家和陆家的头上,就不怕被他们老大知道生剥了他。”

皇甫奕这下明白宋彤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动自己的女人,原来是和青龙会的副帮主搞上了。

她可真是够狠,胆子够大,连自己亲姐姐都算计的这么彻底,还敢动到他和陆少南的头上来,以为一个青龙会副帮主又能有多大能耐,再厉害,也只是青龙会的副帮主,上面还有一个帮主在呢。

“对了,二哥,这个女人现在就躲在青龙会,大概是怕的不敢出来了,陆少南已经找去了青龙会,你要不要现在也过去一趟?二嫂被害成这个样子,不能就这么算了。”

皇甫奕看着病床上昏迷的宋雪,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在她醒来之前,他哪里也不会去。

男人不再说话,看得出皇甫奕放不下病床上的女人。

一直昏迷的宋雪这时候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眼神迷茫,眼眸中映上皇甫奕担心的俊脸时,反应了两秒,终于记起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一切,眼睛渐渐红了,蓄着痛苦的水光,转过脸去,“我没事了,你走吧。”

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被他看到了自己最狼狈的样子。

“小雪……”

“我真的没事!”宋雪用薄被盖住自己的脸。

皇甫奕焦急地看着她,心中满是担心,可宋雪这个时候异常的平静反而更叫他担心,“小雪,你别这样,要打要骂要哭都可以,就是别这么安静,你越是这样安静我越担心……”

“我们什么都不是,我有什么资格冲你发脾气?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宋雪蒙在薄被里说。

“什么叫什么都不是?我说过这辈子我就认定你了,你哪里也别想跑。”皇甫奕坚定地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皇甫奕的女人。”

“我配不上你,求你别为难我了。”

皇甫奕连着薄被紧紧抱住宋雪,才清晰的感觉到她躲在薄被里的身体在轻轻颤抖,此刻他充满了无助,没有办法将时间倒退冲去保护她。

“算我求你,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皇甫奕无奈地放开她,看着宋雪此刻痛苦的样子,心如刀割,捏紧双拳,眼中闪过危险的狠光。

一旁的老四看出他是动了杀气的,这是他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到他动杀气。

病房外,医生得将宋雪的检查结果告诉皇甫奕。

“皇甫先生,我们已经给宋小姐做了详细的检查,没有发现宋小姐有被侵犯的迹象。”

皇甫奕惊讶,“你说什么?”

医生解释说:“我们在宋小姐的血液里检测到带有会让人产生幻觉的兴奋剂,那是一种禁药,现在正规的渠道是弄不到这种药的。一旦被注射这种禁药,会将所产生的幻觉信以为真,精神上也会遭受摧残,严重的必须进行心理干预。宋小姐的情况现在看起来暂时没有那么严重,所受的外伤没什么大碍,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只是她精神上遭受的创伤需要进一步观察,我们会根据情况用药物和心理对她进行治疗,不过应该没什么事。在这个时候她是最需要的是身边人的关心。”

医生说完便离开。

皇甫奕还没有从医生的话中走出来,宋雪如果没有被……,陆少南为什么不说清楚?

他也被下药了,真的没有做出那种不可饶恕的事?可当时问他,为什么沉默?

皇甫奕看向站在旁边的陆少南,他的掌心因为伤口再次裂开而染红了白色的绷带,清冷的面色却没有显现出一丝疼痛的神色,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他身边恭敬地站在斯文的助理。

他的助理看着斯斯文文的,下起手来却是一点都不客气,就算对女人,也一样手狠。

宋彤被一拳打得瘫在地上,痛苦地捂住腹部,看着突然出现的皇甫奕,依旧是委屈无辜,“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听不懂?”皇甫奕笑了起来,细长的眼里含着几分危险的戏谑,“你们帮我跟她解释解释。”

皇甫奕身后数名人高马大的黑衣人走了过来,不由分说抓起宋彤,将她按在地上,其中一人拿出一针管液体走近宋彤,宋彤看着那管液体,吓得用力挣扎,也顾不得腹部的痛,“不要,不关我的事,是珍珍让我这么做的……”

拿着液体准备注射的黑衣人停了一下,看向皇甫奕,似乎在等他的命令。

宋彤觉得有戏,为了自保,连忙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一个出生贫穷的女人,没钱没地位,家里也没什么背景,就算疯了也不敢找你的麻烦,而且宋雪是我亲姐姐,我再怎么也不会狠心设计自己亲姐姐,全都是珍珍小姐的意思,是她喜欢你,逼我这么做的,也是她找人给我姐注射能让人产生幻觉的兴奋剂,然后弄到陆先生家。我只是一个穷人家的女人,不敢违抗皇甫家大小姐的意思,我是被逼的……”

宋彤脸色惨白,额头上冒着汗,连嘴唇都有些透明,死死捂住疼痛的腹部。

皇甫奕在听到自己妹妹也有参与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冰冷,给了那拿针管的黑衣人一个眼神,黑衣人得令后,弯腰准备注射,宋彤哭着喊:“庄先生,救我……”

青龙会的人突然出现,将这里团团围住,眼看着是要火拼的节奏。

庄文博陪着笑,“奕少,这里是我青龙会的地盘,还烦请手下留情,要不然我们帮主回来了,庄某不好交代。”

皇甫奕看着庄文博,眼中闪过犀利的冷光,像是早就看穿这件事里他也有参与,“大哥那边我会亲自去交代。”

庄文博脊背冒了一层虚汗,这事他是瞒着上头干的,身为副帮主,帮里的事情全部交由他来管,但唯一的一点就是不能找帮主兄弟的麻烦。

黑衣人握着针管开始注射液体,宋彤看着液体一点点注射进身体,脸色惨白的下人,睁大一双本就很大的眼睛,惊恐地看着液体全部注射进身体里。

世界仿佛全都变了,针管被丢在一边,当着青龙会所有人的面,那些人高马大的黑衣人将宋彤按在地上,撕去她的外衣,帮她尽情回忆尽情理解。

宋彤哭着挣扎,不停地求救,发疯地抓起手边所有能抓住的东西胡乱的砸,腹部的痛已经麻木,有温热的液体一点点流出。

所有人都看着失去理智陷入癫狂状态的宋彤,用力的撞头,发疯的求救砸东西,她白色的裤子上氤氲着大片刺目的血色,滴在地上,惨不忍睹。

皇甫奕转身离开时,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少南,然后大步离开。

身后是宋彤癫狂的叫声。

外面停着一辆深色的豪车,一个男人坐在里面,看着皇甫奕他们都出来,打开车门,笑着喊了声:“二哥,都办完了?”

青龙会和雷帮一向不合,身为雷帮的帮主当然不会轻易进入青龙会,免得一不小心擦枪走火,闹出火拼,索性在外头等着,将自己的人借给皇甫奕调遣。

“老四,今天先谢了,你跟你的人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办。”

车里的男人看了一眼后面走出来的陆少南,笑了一下,带着自己的人先走了。

陆少南跟自己助理也说了什么,助理点头,开车先离开。

两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皇甫奕打开车门,上了自己的车,没有急着开车,陆少南这时也坐进车里,皇甫奕这才开车离开。

郊外环境宜人的林中空地上,皇甫奕下车看着这片他们小时候时常来玩的秘密基地,“为什么不解释?”

陆少南站在空地上望着林子尽头的夕阳,依旧是清冷的沉默。

“我在问你,为什么不解释?”皇甫奕突然转身看着陆少南,脸上带着隐隐的怒气,“你是想被我打死吗?”

“我虽然没有对宋雪做出那种不可饶恕的事情,可是将宋雪打成那个样子的人确实是我。”陆少南平静地开口,声音里透着自责,回忆起中午的一幕。

莫名其妙觉得难受,当意识到被人下了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心底里有个狂躁的野兽在怒吼,不停叫嚣着他走向罪恶的深渊。

床上的女人是最美的猎物,只要吃下她,便能让心中狂躁的野兽安静下来。

在药物和本能的牵引下,他俯身压下,却在吻上她的那一刻陡然停住,最后的理智和清明告诉他,只要吻下去,他与皇甫奕的友情便到头了。

宋雪这个时候突然醒来,看到他时,眼中充满惊恐,发疯一般的蹬开他,往地上跑,险些从床上摔下去,他及时伸手抓住她,冰凉的触感让他体内的躁动的野兽越发的狂躁起来。

宋雪抓起床头的台灯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他是刻意躲开的,可是体内的药效让他几乎快要无法控制自己,理智和*在战斗,他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感觉这滚烫的血从黑发里汩汩流出。

后脑勺的疼痛让他暂时多了几分清醒,慌得立刻放开了她。

宋雪依旧胡乱的挣扎、哭喊、求救,仿佛有人正在欺辱她一般,紧紧抱住自己,往后躲避,从床上一头栽了下去,他慢了一步,只来得及抓住她的脚腕,宋雪一头撞在地上,磕破了额头。

他赶紧抱起她,强行将她按在床上,想要打电话求救,宋雪抓住手边所有能抓到的东西发疯的乱砸,在房间里四处逃离,整个人陷入不安癫狂的状态。

看着这样的宋雪,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宋雪用力的用头撞墙,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他硬是拦住她,可是只要触碰到她,便会让他体内的野兽异常兴奋,慌得立即放开她,宋雪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摔在床上,痛苦的挣扎,惊慌、绝望,不停伤害自己。

他抓住她的手,强行强行阻止她伤害自己,宋雪胡乱的踢着,一口狠狠咬住他的手,推开他又要跑,情急之下,他一巴掌将她打晕,宋雪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从不动手打女人,却第一次对女人动了手,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心疼的女人。

他怎么能原谅自己呢?

活该被最好的朋友的怒火淹没。

对不起、抱歉之类的话他如何说得出口,也没有脸再为自己去解释。

陆少南的神情里有深深的自责,只因自己的一时疏忽,让别人给算计了。

“聪明如你,竟会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要是传出去,只怕是被人笑话了去。”皇甫奕半带嘲讽地说,可不管换成是谁,都不会想到宋彤敢给陆少南下药,还敢动到自己头上来。

“宋雪她怎么样了?”陆少南有些自责地问。

“暂时没事,她被注射的幻药,将看到的幻觉当成了真实,精神上受了刺激,医生说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不过应该没什么事……”皇甫奕左脸突然挨了一拳,惊讶地看着出拳的陆少南。

“六拳两脚。”陆少南都记着的,抬起拳头又是一拳挥了过来。

“你还真记仇!”皇甫奕抬手挡住这挥来的一拳,“敢动我的女人,活该挨打。”

“你自己没保护好你的女人,该打的是你自己!”

两人在林子里的空地上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

医院里,宋彤裤子上全是血,衣衫不整地被抬上了担架迅速推进了手术室。

青龙会的一个小弟负责等在外头,护士出来,说:“你太太流产,继续做手术,请赶紧去签个字。”

守在外头的小弟很委屈,他连老婆都没讨到呢,就替人背了这么个黑锅。

宋彤被推出手术室之后,直接送进了病房,麻药还没有过去,一直在昏睡,负责照顾她的青龙会小弟赶紧给副帮主打电话通报情况。

庄文博得到消息,也松了口气,没闹出人命来。

想起陆少南的助理那一拳,就算是男人挨了那么一拳,怕也是吃不消,何况一个女人。

庄文博更是想不到宋彤已经怀孕,被一拳打得瘫在地上,再加上被注射让人发狂产生幻觉的兴奋剂,不流产才怪呢。

到了晚上,宋彤才醒过来,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想起了在青龙会里的一幕。

庄文博说什么会保护她,可到了紧要关头,还是将她送了出来。

宋彤眼中闪过恶毒的恨意,病房门这时候打开,负责照顾她的小弟进来,“你醒了,那我也该走了。”

“我怎么会在医院?”宋彤温顺地问,漂亮的大眼睛里含着泪光,在灯光的映照下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保护。

青龙会小弟的表情立刻也温柔了起来,“你流产了,副帮主让我送你来医院,医生刚刚给你做了手术,让你多注意休息,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帮你准备。”

宋彤一听自己孩子没了,默默落下委屈痛苦的泪来,看得人好生心疼,那小弟就跟看见自己老婆流产痛苦似的,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副帮主会理解你的。”

这小弟大概将她当成了庄文博的情人,以为她肚子里怀的是庄文博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