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绝望与暴怒(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6195 字 2017-04-06

陆少南犹如失控的野兽一般不断地掠夺着挣扎的猎物,不给猎物一丝逃跑的机会。龙腾小说ltxsba.com(看小说请牢记)

宋雪绝望地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陆少南,挣扎、哭喊、求救都无济于事,陆少南像一只不知餍足的野兽一般不断的索取着,不在乎是否会弄伤她。

绝望之中的宋雪本能地伸手抓住床头柜上的台灯对着陆少南的头猛地砸了下去,鲜血从他如墨的黑发里流出,顺着他的额头滴在她的脸上。

顾不得害怕和担心,推开身上的男人,就往外跑,脚腕上突然多出一只手,用力一紧,宋雪一头栽了下去,重重撞击在地面上,头痛欲裂,不等她反应已经再次被抱起来丢在大床上,男人的身体再次压了下来,宋雪发疯地挣扎,凡是能够得着的东西全部砸向陆少南,顿时整个房间一地狼藉。

陆少南抓住她的双手,将她死死按在大床上,宋雪情急之下狠狠咬住他的手,口腔里鲜血四溢,死不松口。

盛怒之下的陆少南眼中冒着冰冷的寒气,一巴掌将宋雪打晕,下手之重,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宋雪眼睁睁看着陆少南的身体俯了下来,绝望之中承受了他所有的体重,任他予取予求,眼前一黑便昏死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别墅外面一辆红色跑车急速开了进来停在庭院里,舒漫急匆匆下车,摘下墨镜,副驾驶座上的皇甫珍珍也从另一边下车,指着里头,“那个姓宋的就在里头,我亲眼看到她给陆少南做饭……”

舒漫不等皇甫珍珍说完已经气势汹汹冲了进去,客厅餐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她知道陆少南的卧室,迅速冲过去,气愤地拧开房门冲了进去,当看到眼前的一片狼藉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后面跟过来的皇甫珍珍看到房间里的一幕也吓得说不出话来。

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满室狼藉,陆少南的额头上淌着血,顺着眼睛和脸颊流下,他穿着的白衬衫上也沾染上了血迹,看着格外清晰,触目惊心。

他的下巴和脸颊有清晰的抓痕,而凌乱的大床上宋雪衣衫不整的躺在上面,昏迷不醒,眼角挂着泪痕,脸上和身上到处都是瘀伤,特别是左脸明显有被打过的痕迹,额头上也磕破了一块,血已经干枯。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可以感觉到这里刚才经历了怎样惨烈的一幕。

舒漫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连生气都忘记,傻傻站在那里,半天找不到自己的思维。她看向凌乱的大床,那个到处是伤昏迷不醒的女人是谁,根本就不是宋小三。

皇甫珍珍面对舒漫疑问的眼神,也是一脸疑惑,好像再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却暗暗有些惊慌,没想到这里会是这么惨烈,隐隐开始害怕被自己哥哥知道自己有参与这件事,非扒了自己一层皮不可。

想起哥哥暴怒的样子,皇甫珍珍打了一个哆嗦,在心里自我安慰,这是宋彤想出来的法子,不关她的事,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配合宋彤演一出戏,也不知道宋彤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才会这样。

她什么都不知道。

舒漫很快就回过神来,指着床上的女人质问陆少南,“这个女人是谁?你们在这里做了什么?是这个女人勾引你的对不对?”

皇甫珍珍也跟着起哄,故意挑拨,“我认识她,就是抢走我哥的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陆少南陡然冰冷地看过去,凝重地看着突然到访的这两人,也看的舒漫和皇甫珍珍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陆少南万一真动起气来,也很可怕的,皇甫珍珍又不怕死地说了一句,“我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抢我哥的狐狸精。”

“出去!”陆少南冰冷地下命令。

外面一辆深色的豪车疯狂地飙了进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之后,皇甫奕打开车门冲了进来,看到卧室里的一幕时,眼神阴鸷凛冽地看向陆少南,一句不过问,失去理智冲上去一拳打在陆少南的脸上。

陆少南沉默地承受了他这暴怒的一拳,被打得向后踉跄几步,险些摔倒。

“你敢动我的女人?”皇甫奕就像一头被惹毛的野兽暴怒地上去又是一拳,陆少南一头撞在墙上,停止流血的头又开始流血,从黑发里流出,皇甫奕捏紧拳头,抬起修长有力的腿一脚踢向陆少南——

舒漫惊得大叫,他那一脚是使了全力的,陆少南已经受伤,流了那么多血,还吃了他两拳,再挨上皇甫奕这愤怒的一脚,不死也会要了他半条命。

“住手……”舒漫大喊。

千钧一发之际,陆少南抬手挡住了皇甫奕这愤怒的一脚,他还不想死,也不能死,他还要留着命弄清楚今天这件事是谁敢算计他。

“你还手?”皇甫奕阴鸷地看着陆少南,捏紧的拳头发出寒气森冷的脆响,“宋雪是我的女人,你却对她做出这种事,今天我非要打死你!”

皇甫珍珍看着自己哥哥简直是疯了,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平时的哥哥再生气也是嬉皮笑脸的,几乎没有见过他动这么大的气,就为了一个女人。

想到自己有点点参与,至少自己是知道宋彤要对付宋雪和陆少南的,自己还配合演戏,这些要是让自己哥哥知道,不仅仅是扒皮抽筋了,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舒漫看着皇甫奕又要动手,连忙冲上去壮着胆子拦在中央,“不许你再打少南!”

“滚开!”皇甫奕捏紧拳头,额头青筋暴突,阴鸷地看着舒漫,从没见过皇甫奕气成这样的舒漫也吓得双腿发软,可想到自己是舒家的女儿,陆家的未来儿媳妇,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皇甫奕再怎么也不可能跟自己动手,而且自己还是一个女人。

陆少南推开挡在面前的舒漫,看着皇甫奕,“奕,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

“你让我怎么冷静?”皇甫奕又是一拳狠狠打在陆少南脸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却做出这种事,今天我就要打死你!”

“不许打少南!”舒漫冲上去用力推皇甫奕,自己却被反弹地差点摔倒,看到墙角的高尔夫球杆,抓起球杆就朝皇甫奕打去,皇甫珍珍连忙抓住高尔夫球杆,“漫漫,你要干什么?”

“珍珍,你放手,你没看到皇甫奕在打少南吗?他会打死少南的!”舒漫用力挣着球杆,皇甫珍珍坚决不松手。

“我不许你伤害我哥!”皇甫珍珍也用力争抢高尔夫球杆,“谁要是敢伤害奕,我跟谁拼命!”

从小感情就好的像亲姐妹一般的两人为了各自喜欢的男人第一次起了严重的争执,皇甫奕真是往死里打陆少南,而陆少南却始终不还手,沉默的承受下他所有的愤怒。

“你快放手!”舒漫急了,“你想少南被打死吗?要是少南有个什么事,我跟你拼命!”生气的用力一扯,皇甫珍珍被摔碎的台灯插头绊了一下,趔趄地摔在地上。

舒漫抓着球杆朝皇甫奕打去,皇甫珍珍爬起来一头冲了过去,“是陆少南动了我哥的女人,活该……”脚下用力太急,一时没刹住,重重撞在舒漫后背上,舒漫被撞地险些撞在墙上,手里的球杆掉在地上,皇甫珍珍立即捡起球杆,死死捏紧,不给舒漫机会。

舒漫看着皇甫珍珍第一次有了恨意,“皇甫珍珍,把球杆给我,否则我们绝交。”

“我不能让你伤害奕。”皇甫珍珍坚决不肯给,就算绝交也不能给。

“那你就要看着我的未婚夫被你哥打死吗?”舒漫怒问,“把球杆给我!”冲上去抢夺球杆。

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争抢了起来,为了各自喜欢的男人,不惜毁了这份闺蜜情。

陆少南被皇甫奕一脚踹得踉跄向后跌撞在墙边,手不小心按在地上的台灯碎片上,鲜血淋漓。

看着皇甫奕还不肯罢休,舒漫顾不得争抢球杆,冲上去拦在皇甫奕面前,“你要是再敢伤害少南,我跟你拼命!”

皇甫奕眼神冰冷犀利,周身透着凌厉的杀气,舒漫哪里见过皇甫奕这阵势,害怕地想退缩,可是她不能再让皇甫奕打陆少南了,再打下去,陆少南会被打死的。

舒漫豁出去一般地说:“你凭什么打少南?这又不关少南的事,是那个女人自己跑进少南的家勾引少南的,你要怪就怪那个女人!”自己的未婚夫没有错,错的都是那些狐狸精,“难道不是吗?这里是少南的家,你的女人为什么会跑来我未婚夫的家?不是她自己想勾引我未婚夫又是什么?”

“舒漫,住口!”陆少南命令的口吻,带着沉痛的恕罪感。

皇甫奕看着被打得很惨的陆少南,“我只问你一句,有没有做出那种不可饶恕的事?”

舒漫和皇甫珍珍也看向陆少南,她们也很想知道,如果他做了,以皇甫奕的脾气,他今天是死定了,如果没做,或许还有缓和的机会。可是现场惨烈的场面,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陆少南沉默了。

皇甫珍珍看到陆少南沉默,心中有一丝窃喜,只要他动了宋雪,宋雪就再也没有资格留在自己哥哥身边了,没人再能跟自己抢皇甫奕了。

皇甫奕也像是看到了答案,一脸沉痛的失望。

凌乱的大床上,衣衫不整的宋雪一直昏迷不醒,额头上有干枯的血迹,左脸红肿,胳膊上都是手指勒出的瘀痕,皇甫奕看着这样的宋雪,痛心疾首,懊恼自己没能保护好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陆少南会伤害宋雪。

轻轻抱起宋雪,离开的时候决绝地看着陆少南,“今天的事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没完!”

皇甫奕抱着宋雪离开,陆少南看着皇甫奕决绝的背影,下意识捏紧拳头,鲜血顺着指缝溢出,眼中流露出清冷的寒光,仿佛感觉不到手上的痛。

今天这件事就算没有皇甫奕,他也不会放过敢算计到他头上的人。

事情其实很简单,他莫名其妙被人下了药,几乎是神不知鬼不觉,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唯一能对他下手,接近他的,并且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宋雪弄过来的人只有宋彤,而今天在他回家后接近过他的人除了宋彤,还有皇甫珍珍。

已经冷静下来的陆少南看向了皇甫珍珍,她偏巧在那个时候出现,与这件事有多少干系?

皇甫珍珍被陆少南这么一看,心慌地向后一缩,又怕被看出什么来,壮着胆子故作镇定地站在那里。

“少南,你受伤了,我们要去医院。”舒漫看着陆少南头上还在流血,手上也是,白衬衫上沾染了许多血迹,看得舒漫又气又恨,骂皇甫奕太过分,看向皇甫珍珍时,眼中全是不满,好像打伤陆少南的是皇甫珍珍。

陆少南被皇甫奕痛扁一顿,被打得半死,头上的伤口又裂开,流着血,手也受伤流血,要是再流下去,失血过多会要了他的命的。

“少南,你跟我说句话啊,我们去医院好不好?你流了那么多血,会死的。”舒漫着急地说。

陆少南清冷地看着皇甫珍珍,眸光深沉,仿佛看穿了一切,皇甫珍珍眼神闪躲,不敢看他,害怕被看出什么来。宋彤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脑海里:不管陆少南怎么怀疑你,你都要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很无辜的样子,你是皇甫家的女儿,陆少南就算怀疑你,可没有证据,也不敢怎么样你的。

皇甫珍珍突然有了些底气,本来就不关自己的事,强作镇定地承受陆少南清冷深沉的视线。

舒漫看着陆少南脸上的血,一惊一乍,“我现在就打救护车电……”

陆少南站起身,沉重地一步一步走向皇甫珍珍,吓得皇甫珍珍再也装不了淡定,下意识想躲,慌张地不知往哪里躲,一脸不知所措地看到陆少南走到自己面前,感觉自己的心脏慌的都要跳出来了。

陆少南站在她面前,深沉地看着她,清冷的视线仿佛将她所有的心思看穿。

舒漫疑惑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

陆少南沉默地看了皇甫珍珍足足有五秒,才出去,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皇甫珍珍双腿发软,差点瘫软在地。

舒漫都看出怪异来了,“怎么了?为什么少南那么看着你?”

“没有啊。”皇甫珍珍勉强笑着,刻意淡化刚才的翻脸,“漫漫,我们快别说那么多了,少南受了那么重的伤,要赶快去医院。”

“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舒漫立即追了出去,也没再追究刚才的事,但她们都知道两人之间坚强的友情出现了一丝裂痕,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少南,你的伤……”

陆少南已经开车离开,舒漫追了出去,眼睁睁看着陆少南的车离开,“少南,你去哪儿?”

*

医院里,陆少南接受了治疗,后脑勺的伤缝了好几针,额头和手上的伤也处理了,缠着纱布,掌心取出的玻璃碎片放在一边的小盒子里,护士看着他伤成这样,心中暗暗惊讶是谁能把陆家唯一的继承人打成这样。

陆少南一直沉默地闭着眼睛,周身透着淡淡的清冷气息,伤口都处理好之后,医生建议他最好住院观察几天,说他头部受到重创,有轻微的脑震荡,最好还是留院观察几天比较好。

助理这时候送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来医院,陆少南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同一家医院的某间病房里,宋雪还在昏迷中,脸色惨白,红肿的左脸越发的清晰,额头冒着冷汗,皇甫奕坐在身旁,温柔地帮她拭去额头的冷汗,握着她的手,担心地看着她,心中百感交集又痛恨自己的疏忽。

陆少南站在病房外看着里面的一幕,然后转身离开了医院,将医生的嘱咐抛在了一边。

“陆少,宋彤没去李氏集团上班,也不在住处和宋家。”助理在电话里恭声说。

陆少南下着命令,“继续找。”

突然之间玩人间蒸发,像是知道他要去找她似的,吓得连面都不敢露,陆少南握紧手机,指骨泛黄,想起当初皇甫奕的提醒,没想到一语成谶,竟真的载在了宋彤的手里。

他与她没什么恩怨,她竟算计上了他,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上次她差点被雷帮的人强了,看着无动于衷的宋雪,当时还同情她,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傻,一个十足的大笨蛋。

他不知道她与宋雪究竟有什么恩怨,女人间的争斗他向来不喜过问,心里也清楚宋彤接近他的目的没那么单纯,但怎么都想不到在他彻底拒绝了她之后,竟故意设计这么一出戏,既报了宋雪上次让人差点强了她的仇,又狠狠报复了自己,让皇甫奕与自己决裂。

真是够歹毒的女人,一旦得不到,便立即毁掉。

她既然勾引过自己,私底下应该也曾勾引过皇甫奕吧。

让陆少南唯一想不通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宋彤怎么有这个胆子敢跟自己和皇甫奕对着干,真就那么不怕死吗?

此刻在一栋高级公寓的房间里,靠近窗户的地方,宋彤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贴在窗玻璃上,眼神迷离,微张着小口发出夸张难耐地叫声。

玫瑰色的窗帘将紧贴在她身后的男人挡住,只能看到交合的两具身躯紧贴在一起,宋彤的上半身被挤在透明的玻璃上,躲在附近阴暗处的人拿着相机按下了快门。

一道亮光一闪而过,正在兴头上的宋彤看向发光的地方,那是相机的反光镜,立刻紧张起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