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亲妹妹?(1 / 2)

重生之爱妻如命 潇湘十 18076 字 2017-04-06

“死皇甫奕臭皇甫奕……啊……”穿着超短裙的娇滴滴女人踩着五六厘米的细高跟狠狠地踩在漆黑的路面上,恨不得将脚下的路都踩碎,嘴里碎碎念地骂着,一不小心踩到地上的碎石,脚下一崴,摔在地上。龙腾小说网ltxsba.com(笔趣阁)

膝盖撞在地上,蹭破了皮,疼得坐在地上娇滴滴哭了起来,拿出手机给皇甫奕打电话,刚刚接通就被挂了,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死皇甫奕臭皇甫奕,敢不接我电话?”女人生气地将手机给摔了,冷风一吹,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一眼黑漆漆的周围,才发现自己光顾着生气,不知道走到哪儿了。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连车子都没看到。

想要站起身,被蹭破的膝盖疼得她撅着嘴,又将皇甫奕骂了一顿,想往家里打电话时,才发现手机被自己摔坏了。

“臭皇甫奕!啊……”漆黑的夜色里传来女了娇滴滴的怒骂声和哭声。

宋雪看着皇甫奕将手机关机丢在一边,平静又充满距离感地问道,“珍珍小姐怀了你的孩子,你就这样不管她,万一你们的孩子……”

“她是我妹妹。”皇甫奕一改往常的戏谑,严肃地打断,郑重其事道。

宋雪吃惊地看着他,“你让你妹妹……怀孕?”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禽兽吗?”

“我对你又不了解,我怎么知道?”宋雪不以为然,心中也憋着不快。

皇甫奕生气地板正她的双肩,严肃地看着她,“她真的是我妹妹,皇甫珍珍。”

宋雪看进皇甫奕漆黑的眼眸中,看进他隐含着怒意的眼神里,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真的在生气,没有任何的伪装和表面的东西。

“我又没说什么,是你妹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的,我已经恭喜过她了。”宋雪转开脸,心中莫名的不快还是没有消失。

“你非要跟我作对吗?”皇甫奕知道她是故意的,故意要惹他动怒。

“我只是担心你妹妹怀着孕,天又这么黑……”

皇甫奕突然低下头去,堵住宋雪的唇,也将她后面的话堵住,能够感觉到他的吻里带着的怒气。

漆黑的夜色里,冷风一吹,珍珍冷得又打了个哆嗦,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害怕起来,不知道找谁帮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车路过。

膝盖上磕破的地方还在疼,从小到大她连根毫毛都没伤过,破了这么一大块,都流血了,这样的伤够住院半个月了。

宋彤躲在一边的黑暗里看着吓得瑟瑟发抖的珍珍,一直到她害怕的又哭了起来,感觉差不多了才走出来,像是刚巧路过的样子,“需要帮忙吗?”

皇甫珍珍看到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人出现,一脸友善,跟见着救世主一般连忙点头,下一刻便下达命令:“你扶我起来。”

宋彤将她扶起来,见皇甫珍珍很冷的样子,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穿,“晚上凉,别感冒了。”

皇甫珍珍也不客气,有些嫌弃的拿了宋彤的外套穿上了,“我腿受伤了,走不了路,你背我去能打到车的地方,我会给你钱的。”完全是主子跟仆人说话的态度。

宋彤脸色沉了沉,被夜色掩去,“这边比较偏,附近很难打到车,我打电话让我朋友开车过来接我们吧。”

“也好,你让你朋友快点。”

等车的时间里,宋彤故意找着话题和皇甫珍珍聊了起来,将皇甫珍珍的身家背景全都套了出来。皇甫珍珍一直在抱怨皇甫奕,将宋雪骂了几个轮回,完全没有注意到宋彤套她的话。

“你朋友的车怎么还没来?”皇甫珍珍等的急了,膝盖疼的厉害,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看一眼周围,也没找到坐地方,“我膝盖疼,你跪在地上,让我坐一会儿。”

宋彤从小到大,都没给自己爸妈跪过,第一次见到这么狂妄没教养的豪门千金,讨好地安慰说,“我朋友的车一会儿就到了,你再坚持几分钟。”

“我膝盖受伤了,都流血了,怎么坚持?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贱命吗?我可是皇甫家的小姐,你跪下让我坐一会儿,你放心,等到了我家,我会给你很多钱的,一百万够不够?”

“皇甫小姐,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我宋彤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很抱歉,我先走了。”宋彤欲擒故纵,转身就走,注意力却在身后,笃定这个娇滴滴的豪门千金一定会叫自己。

“你等等!”皇甫珍珍气得跺脚,膝盖的一点蹭伤又在疼,五官都纠结在一起,“你叫宋彤?”

宋彤转身,“你认识我?”

夜色下,皇甫珍珍仔细看了眼宋彤,发现她长得真的挺漂亮,巴掌大的小脸,尖尖的下巴,果真和舒漫说的一样,一脸的狐媚相,一看就是当小三的料。

“你就是宋小三?!”皇甫珍珍还套着宋彤的外套,就开始不客气了,“宋雪是你姐姐吧!你们宋家生的女儿都喜欢当小三,勾引别人男朋友,抢别人未婚夫吗?”

“皇甫小姐,我想你是有什么地方误会了。宋雪是我姐没错,她在外头做了什么我是不知道,但是我从来没有抢过别人男朋友或未婚夫。”

“你还好意思说,你抢漫漫的未婚夫我全都知道,漫漫可是我的闺蜜。”蔑视的上下打量宋彤,“你除了有张漂亮的脸蛋还有什么?少南什么样漂亮的女人没见过,就凭你还想跟漫漫抢,也太不自量力了。”

“我和陆先生是普通朋友,是舒小姐误会了。”

“你骗谁啊你!”皇甫珍珍不屑一顾。

“我说的是真的,陆先生以前帮过我,我只是为了感谢他,没想到会因为我的原因,让陆先生和他未婚妻之间有了误会,所以我已经决定不再见陆先生了。”宋彤说的一脸真诚,倒显得皇甫珍珍小家子气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知道我姐最近和皇甫先生走的很近,听说他们已经打算结婚,我也劝过我姐,豪门不是我们能嫁得起的,但是我姐就是不听劝,皇甫先生对我姐似乎也很在意……”

“在意什么?还不是你姐勾引我哥!”

宋彤转着眼珠子说,“皇甫小姐,皇甫先生是你哥哥,就算没有我姐,你们也不太可能……”

“我们皇甫家的事你一个外人懂什么?”皇甫珍珍凶道。

“你别生气,皇甫小姐,其实我们家人也不太同意我姐和皇甫先生在一起,可是不管怎么劝,我姐都不听。其实……”宋彤看着皇甫珍珍,“其实让我姐离开皇甫先生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

“只是什么?”皇甫珍珍急忙问,明显被这个吸引。

“还是不要说了,我虽然是为了我姐好,可是皇甫先生不是我惹得起的,而且……”

“你怕什么,出了事我担着!”皇甫珍珍迫不及待地说,“快说,什么办法?”

远处一辆车子缓缓开了过来,宋彤唇角扯出一丝暗笑。

*

帝豪酒店,姜云芳惊叹地看着面前奢华的建筑上面的四个大字,这里就是宋雪工作的地方。

踏入帝豪酒店的大堂感觉像进了气派奢华的宫殿,姜云芳看着大堂里来往的衣冠楚楚的客人和穿着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心底升起了强烈的卑微感,问前台的工作人员,“请问宋雪在这里工作吗?我是她母亲,找她有事。”

前台看了一眼姜云芳,面上是礼貌的微笑,眼睛里却没有多少友善,“对不起,我查一下。”

路过的酒店经理碰巧看到这一幕,走了过来,“你找宋雪?”

姜云芳看着酒店经理,“是啊,我是她母亲。”

经理立即热情地将她迎了进去,宋雪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母亲会找过来,休息室里姜云芳终于见到了有将近一月不见的宋雪,一副慈母的样子,“小雪!”

当着经理的面,宋雪也不好说什么。

姜云芳有几分激动,像是许久不见女儿,想得很,“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吗?妈每天都很担心你!小雪……”说着说着也忍不住伤心难过起来,“那天是妈不好,妈气头上太冲动,话说得重了些,可妈不是故意……”

“妈!”宋雪打断,看着经理,“经理,谢谢你带我妈来这里。”

“没事,在大堂碰巧遇见的。你们先聊。”经理识趣的退出了会客室。

经理一走,姜云芳立即兴奋地过来拉着宋雪,“小雪,刚刚妈听你们经理说你和你们总裁正在交往,是不是真的?”

宋雪下意识抽回自己的手,“妈,您今天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

“你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去,妈担心你,打你电话,说不了几句就说忙,妈只好亲自过来找你了。”姜云芳说,“小雪,那天是妈气头上话说的重了些,妈对你真的没有坏心,这么多年,妈心里觉得最对不住的就是你,你不要再跟妈怄气了,我们是亲母女,一家人,哪里有隔夜仇?”

“妈,我没生气,我也长大了,想要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搬出来住的事我已经考虑了很久才决……”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出去住?”姜云芳打断道,“是觉得妈对你不好?你又没出嫁,就这样突然搬出去住,你让外人怎么说妈?还以为妈虐待你,逼着你搬出去住呢。”

“小彤几年前就搬出去住了,您不也没说什么?”

“那不一样。”姜云芳解释说,“小彤从小就精明,接触的都是有钱有势的朋友,需要有她自己的空间,而且小彤那么精明,一个人住在外面不会吃亏,你不一样,心太软,容易受骗,一个人搬出去住万一被别有用心的男人骗了怎么办?妈不放心。”

宋雪心凉,你们是不放心我的人还是不放心我的钱?

“妈,您放心,我知道怎么照顾我自己,不会再被任何人骗的。”宋雪不露痕迹地加重“任何人”几个字,停在姜云芳耳中有些怪异,却也没觉得究竟怪在哪里,一闪而过,没去深究,又耐着性子劝说道,“可妈不放心,你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妈身边,在你结婚之前,妈哪里都舍不得你走。”

姜云芳拉着宋雪的手,语重心长,“小雪,你就听妈一句劝,回家吧,妈跟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跟你发脾气,其实妈心里也苦,你爸是那个样子,整天不着家,就知道再外头跟别的女人乱搞,妈这心里也委屈啊……”说着说着就哭开了。

看到母亲的眼泪,宋雪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从小到大,只要见到母亲在自己面哭泣流泪,便会觉得心烦,只有强迫自己忍耐,“妈,我现在正在上班,您要没别的事就先回去吧。”这里是酒店会客室,随时会有人进来,而她最怕的就是皇甫奕过来。

“小雪,你还是不肯原谅妈吗?”姜云芳一脸委屈,“妈真不是有心冲你发脾气。”

“妈,我知道,我现在正上班,要不您先回去,等我下班再说。”

“妈在这儿等你下班,你去上班吧,不用管妈。”姜云芳以退为进,宋雪这下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妈,这里是酒店,您留在这里不方便……”

“那妈去外面等你,你不用管妈,妈没事的。”姜云芳说着出去,宋雪无奈,只好松口,“妈,您先回去吧,有什么事等我晚上回去再说。”

“你今晚回家了吗?”姜云芳激动地拉着女儿的手,“小雪,妈就知道你心最好,不会舍得丢下妈一人的。”

看着被母亲拉住的手,宋雪觉得很不自在,勉强笑了笑,劝母亲先回去。

“小雪,你们经理说你跟你们总裁在交往是真的吗?”说完了正事,姜云芳突然又扯到这个话题上来,唠叨起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妈说一声……”

宋雪赶紧打断母亲,要不然又说个没完,“妈,晚上等我回去之后再说,我现在要去上班。”

“好好,我知道,妈不打搅你工作。”姜云芳点头,“小雪,你记得下班一定要回来,妈去买菜,给你做很多好吃的。”

终于送走了母亲,宋雪松了口气,不知道晚上回去该怎么解释跟皇甫奕的事。

到现在,她始终无法接受皇甫奕,也不知道皇甫奕那莫名其妙的执着的爱究竟从何而来。

肩上突然多出了一支修长的臂膀,感觉到脸边有温热的气流,宋雪下意识转过脸,险些撞到男人的唇,看着皇甫奕近在咫尺的脸,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流,下意识后退,被腰上不知何时多出的手托住。

“你什么时候来的?”宋雪转过脸去,不看他,将自己的侧脸留给了他。

皇甫奕的眼睛不经意看到她耳下细长的疤痕,眼中闪过一丝痛意,戏谑的口吻道,“刚刚,本打算跟咱妈问个好,可又怕吓着咱妈。”

宋雪没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痛意,伸手推开他,“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啊……”

皇甫奕托着她腰的手突然一紧,将她搂进怀里,宋雪推不开他,被他搂在怀里,说:“你妹妹都怀了你的孩子,要是让你妹妹看到我们这样,又要怪我勾引你……”

皇甫奕的脸黑了下来,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看着宋雪的眼睛说:“你非要故意这样说吗?珍珍是我妹妹,我对她从来没有别的想法。”

“那她对你呢?”宋雪平静地回看着皇甫奕的眼睛。

皇甫奕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傻子都看得出来珍珍对他有心思,“你要知道珍珍她是我妹妹,我就算再如何,也不可能和自己的妹妹怎样,永远都不可能。”

“亲妹妹?”

皇甫奕有一丝沉默,然后看着宋雪,“是……”

“不用跟我解释。”宋雪突然打断,“你们的事跟我没关系,我去上班了,失陪。”

*

姜云芳离开酒店,立即给全家每一个人打了电话,将他们全部叫了回来。

“小彤,你赶紧回来一趟,妈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原来小雪和皇甫集团的总裁在交往。”正和朋友在保龄球馆打保龄球的宋彤看一眼一边正玩得开心的一帮人,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家。

之前还在闹离婚,一直离家出走的宋隆昌也回来了,特地买了很多吃的,姜云芳特意嘱咐他多买些宋雪爱吃的东西。

姜云芳做了一桌子饭菜,大多都是宋雪爱吃的,饭桌上不停往宋雪碗里夹菜,还嘘寒问暖,关心备至。

这辈子他们都没这么关心过她。

宋雪被父母突然的热情和关心弄得很不适应,宋琳很是不满,“爸、妈,你们眼睛里就只有姐,我和小彤难道不是你们女儿吗?干嘛只给姐夹菜?”

姜云芳狠狠瞪了她一眼,给她一个眼色,“你好好吃你的饭,菜不都在桌子上,喜欢吃自己夹就是了。小雪这些年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你们读书吃饭的钱全是小雪辛苦挣的,爸、妈对小雪好一点那是应该的。你们以后可要记住小雪为这个家还有为你们的付出。”

宋彤笑着说,“妈,我都记着呢,姐为这个家的付出还有为我和二姐的付出我都知道,我会一辈子记着姐的恩情的,以后等我有机会了,一定会报答姐的恩情。”看着宋雪,笑容亲切,比亲姐妹还亲。

宋雪对于宋彤的此番真情表白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次绑架事件之后,宋雪便与她彻底撇清了关系,而差点被强的宋彤却一直主动接近她,比以前还要热情客气。宋雪现在发现一个规律,宋彤一对你特别好的时候,就必定有某种目的。

“还是小彤最懂事。”姜云芳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二女儿,笑着对小雪说,“小雪,你看看小彤多懂事,对你多敬重,以后你们姐妹可要好好相处,别为了一些小事闹别扭了。”

“吃饭吃饭,别说那么多了。”宋隆昌听说女儿和皇甫集团总裁交往,也是高兴,又往宋雪碗里夹菜。

宋彤眼中闪过一丝阴暗的冷意。

睡觉前,宋雪去浴室洗澡,听见里面传出宋琳的声音,“……我爸妈眼睛里就只有我姐,知道我姐跟皇甫集团的总裁在交往,高兴的跟什么似的……你讨厌,明早什么时候来接我?……知道啦,拜拜。”

结束了通话,浴室门打开,宋琳面含桃花,抬头看到宋雪的时候,愣了一下,猜到自己刚才的电话被她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