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春鸟神社(1 / 2)

盗天仙途 荆柯守 5869 字 2018-03-18

“这里是春鸟神社,终点站到了,请下车吧!”

“我们会在此等候二小时。”

一位乘务小姐一脸笑容的鞠躬说着,北海道其实地广人稀,这巴士是包车,全车就十二个乘客,制霸全国社的全员。

费用也不用自己出,坂东家服务非常周到热情,很明显又加了待遇。

巴士上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少年正低头玩着手机,正是裴子云,听着这样说,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收好手机,背起了自己的包,伸了一个懒腰:“嗯,终于快要到了吗?”

“全队出发。”

“嗨,最后一个神社吗?”远山信太、村田诚一郎等人鱼贯而出,冴子紧跟着裴子云欢快出去。

“冴子,感觉怎么样?”

“非常好,以前妈妈有时间,但是没有钱,现在妈妈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只有这次玩个痛快。”

裴子云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那就好好玩,直美,你负责照顾她,还有,拍些照片留念。”

“嗨!”早川直美偷瞧了裴子云一眼,两颊微红,拿出了一个傻瓜相机,满满都是期待。

这些照片,都是日后珍贵的回忆。

此时距离上次坂东本馆发生的事已过了长时间了。

而现在裴子云是应着坂东媛子要求来到了这地方——春鸟神社,顾名思义,就是春鸟姬的神社。

但这个地方有一些偏远,且交通也不是非常便利。

想要来到春鸟神社,只有坐大巴才能到达,但是大巴还不能直达,只是到达离神社最近的一个停车点,下了大巴后,居还需爬一小段山路,才能真正的到达。

裴子云带着一群人上了山,山上都有台阶,爬着一小段,慢慢走缓缓看,望着周围的景色,发现山清水秀,生机盎然,的确,这里是一个好地方。

没一会,裴子云就看见了春鸟神社,远远望去,就发现了神社非常清静,没有喧闹。

“看上去式样相对简单,不会是没有钱的原因,是规格吗?”裴子云发现春鸟神社并不大,或是因地势偏远,神社游人很少,使本是幽静的神社,显得更静谧了。

这时是中午,阳光透过树叶散下来,洒在地上,落在神社的建筑上,形成了一个个光斑,看起来很炫目。

“洗手、参拜!”所谓的参拜,是先在手水舍洗手漱口,接着对拜殿合掌鞠躬,并不需要上香和叩拜。

接着就拿着御朱印帐去盖御朱印,交纳了6000円,把帐和钱给了一个巫女,她很客气的说着:“请稍等。”

日本神社极多,而各个神社御朱印也有不同,收集御朱印是一个集繁琐,碰运气,花钱于一身的活动。

就在这时,又一个巫女过来,向裴子云问着:“是山田君吗?”

裴子云回答:“是。”

这位穿着浅白色祭服的巫女一鞠躬,弯腰对着裴子云说着:“嗨,山田君,媛姬様正在前面等着您!”

“请去本殿吧!”巫女直起身子说着,裴子云点首,对着一群人说着:“你们逛一下,我去去就来。”

本殿是安置神灵所在神体之社殿,拜殿就是进行祭祀礼拜之社殿,一般游人不会去本殿打搅。

巫女在前,领裴子云向里去,才靠近了本殿,就看见了起身迎接的坂东媛子。

坂东媛子一身和服,很素,而且发髻上插着一朵花,看起来不是很严肃,但在这春鸟神社中却意外的契合。

坂东媛子对着裴子云标准的九十度鞠躬,亲切又轻声的说着:“欢迎来到春鸟神社!”

半月不见,原本看上去十四岁的瘦弱少女,现在有点亭亭玉立样子,裴子云在心中也不由感叹。

坂东媛子指着一侧,对裴子云说:“山田君,请坐,还有,直接称呼我媛子!”

裴子云望了一下,发现是一个矮桌,还有几个墩子,总算不是直接盘坐,桌上有着水果,看起来异常的新鲜,显刚采摘不久。

没有发现异样,裴子云欣然入座。

看着裴子云入座,坂东媛子一拍手,顿时涌来了几位巫女,这些巫女穿着白衣绯,头上带有各种不同配饰,手持着扇、铃,无疑这是专门用来表演的巫女。

音乐响起,几位巫女用各种乐器演奏,而一些巫女随之翩翩起舞,这是神乐舞,据说来源是天崖屋户的故事,素盏鸣尊不从父命而大闹高天原,使其姊天照躲进天之石屋中去,高天原变成黑暗世界,这就是神事舞,发展至今称神乐舞。

虽各神社都有些区别,但理念一致。

裴子云看着翩翩起舞的巫女,感受到了一种静谧,浑身上下都感觉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