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宿主脑阔疼 > 第268章 传道难,授业漫漫
    苏小木笑眯眯的看着苏荷,追问道,“本来你什么?”

    苏荷一下子就红了脸。笔趣阁  bqgxsw.com

    慌慌张张的搪塞道,“没……啊,没什么!”

    “哦~~~”苏小木拖长着鼻音,眼里满是调侃。

    老实说,自从苏小木认识苏荷以后,很少在言语上挣便宜,但,自从3月19日以后,苏荷仿佛突然解锁了新的模块。

    特别贴心、特别腻歪、还特别的羞涩了起来。

    以及……

    一恋傻三年。

    “哼,本来我也准备好了,先拔头筹的!”苏荷头一昂,嚷嚷道。

    苏小木眼睛随着苏荷的动作瞪圆。

    有个形容词叫做曲线毕露,用来形容当下的苏荷再合适不过了,凶狠的E,扎人眼球……

    这个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除了比以前更加亲近、亲密了无数无数倍外。

    晚上9点不到,万黛迫不及待的拨了个视频电话过来,这件事苏小木不说苏荷也能猜到。

    毕竟是塑料闺蜜,看得透透的。

    “小荷儿,是不是不开心啊?”万黛摆出一副大佬的样子,看着视频里的苏荷道。

    苏荷不甘示弱,“小黛儿,疼不疼?”

    苏小木:“……”

    这对塑料闺蜜,真真是你来我往,刀刀致命!

    更多的塑料闺蜜情在线破裂的事情就不说了。

    说到底,万黛跟苏荷的感情还是非常不错的,只耽误了苏荷十来分钟就挂了视频电话。

    晚上10点不到,苏小木抱着脸红红身体都有点发烫的苏荷进了浴室。

    苏荷的选择与万黛完全相反,当了只大鸵鸟。

    “你……?”苏荷一脸的意外。

    苏小木竟然没有毛手毛脚,整个过程老老实实,沐浴完又是帮她吹头发,又是给她铺床的。

    “怎么,欲扬先抑?”苏荷一想就明白了,调侃道。

    苏小木笑而不语。

    晚上10点多,苏小木紧紧的抱着苏荷就打算进入梦乡。

    比起以前睡在一张床,但尚有一点点距离完全不同,现在恨不得揉进对方心里面去。

    “怎么个意思?”苏荷表示自己完全看不懂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老娘腿都岔开了,你跟我玩纯情了?

    苏荷虽然不是这么想的,但确实很诧异。

    苏小木在苏荷的嘴上亲了下,腼腆的道,“那什么,人力有时穷。”

    苏荷:“……”

    “我信你个鬼,你个坏东西!说吧,是不是还有什么招儿?”

    苏小木摊了摊手,“腰疼。”

    “!”

    苏荷犹豫了下,“别不是虚了吧?”

    “苏荷儿,你等着,明天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残忍!”苏小木咬牙切齿道。

    男人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虚,不能不行。

    “下午当老师很辛苦的,传道难,难于上天,授业久,久过三分三,我只是不想正当兴头的时候,硬是不再起来了,给你来一波人力有时穷!”

    末了,苏小木还是解释道。

    苏荷翻了个风情万种的白眼,哼声道,“个死流氓,读这么多书,是让你这么毁词语的吗?我还说呢,什么传道授业!哼!”

    苏小木嘿嘿笑了声,没再解释。

    很安稳的睡了去。

    梦里香得很。

    …………

    第二天一早,瞅着苏荷还睡得老香,苏小木嘴角一笑,细细挑唆着,很快把苏荷的美梦给破坏了。

    “个死鬼!”

    苏荷没好气的哼了声,“宝宝生气了,有起床气!”

    苏小木就亲亲啊,用手丈量生命的尺度啊啥的,一会一会儿的苏荷就气喘吁吁的投降了。

    差点举白旗。

    苏小木正准备扶上马走两步试试的时候,苏荷推开了苏小木,“别!等一下……”

    苏小木一脸懵逼:“???”

    我裤子都给你脱完了,你给我说这个?

    箭在弦上直欲刺破苍穹了,天大的事情都没这个重要了。

    亲戚大姨妈的日子可不是现在!

    “我就蹭蹭,我不进去。”苏小木换了个方式。

    苏荷哼了声,“我信你个鬼,你个坏东西!”

    末了,苏荷在苏小木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苏小木恍然大悟,接着迟疑道,“不能吧,就黛儿姐那样,今天能不能走路都成问题,有心无力啊!”

    苏荷呵呵的笑了,“那是你不知道她!就这种事情,她如果不来破坏一下,就不是她了!”

    苏小木仔细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

    怎么说呢,能迂回想那么多的办法把苏小木恰到好处的骗到她家去,抢在苏荷的前边拔得头筹。

    肯定也会想点办法,让苏荷难受得要死。

    想到这里,一碗水已经端平的苏小木连忙抱着苏荷起了床,一块呼噜噜洗漱完后,连早餐都没弄着吃就出了门。

    向着苏荷说的地方去……

    用苏荷的话说,我已经晚了,绝对不能晚24小时以上!

    …………

    “还有这么个地方?”

    足足一个小时后,苏小木跟在苏荷的屁股蛋后面到了从化温泉带的某个私人别墅花园。

    “今年买的,没人知道。”苏荷随口道。

    苏小木搔了搔头,犹犹豫豫的道,“我怎么有一种……偷晴天的感觉。”

    偷么偷么的。

    苏小木这么一说,苏荷整个人都颤抖了下,脸上又红了。

    显然,有些词语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再次华灯初上时,苏小木跟苏荷才出现在万黛的跟儿前。

    这也是苏小木第二次因私请假。

    一整天的过程很艰辛。

    除魔卫道毕竟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准备功夫。

    尽管苏小木昨天跟万黛共同除了‘邪魔外道’。

    但,今天再一次共同为苏荷除魔时,过程依旧很艰辛,一开始就很白热化。

    “我……”事到临头,苏荷我我我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苏小木停下提剑光寒的动作,有些意外,“?”

    “我怕……疼。”

    苏荷低下了头,看着狰狞出鞘的剑,心慌慌的。

    苏小木想了想,慢慢的道,笑意吟吟的道,“乖,叔叔在,不怕不怕的……”

    “我跟你讲,除魔卫道毕竟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情,面对恶魔的时候,一开始谁都会害怕,很正常的,但……”

    “咱们可以慢慢的来,多来来回回往往复复个几轮回后,就会亲身体验到紧随其后的向邪魔之后传道是多么的美妙……”

    苏荷噗嗤一声笑了。

    “苏小木,你们男人哄女人时都一样,都是大猪蹄子!”

    苏小木:“……”

    我跟你讲,我可是个学霸,补过几十个G的课外资料,我优秀起来,我自己都怕!

    毕竟术业有专攻!

    苏小木是有过除魔经验的人,苏荷只是有点怂,很快就沦陷在了小小木的来回往复中。

    “你……”

    “能不能……”

    “稍微……”

    “……”

    苏小木:“……”

    呵,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昨天就是信了黛儿姐的邪。

    苏小木可是读过书的人,而且很懂计算机,很清楚的知道,CPU还有个超频功能!

    苏小木完全不管不顾,就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苏荷紧咬着下嘴唇,一些细细密密的揉碎了的声音还是从唇缝中丝丝缕缕的透出。

    苏小木像是个常胜将军一样,一剑一剑的直刺而出,一次一次的探索着完全陌生的领域,“哼,我可是休息过来了!传道日久,授业漫漫!”

    顶紧要的关头,苏荷差点发挥出最优秀的优势,用一双字母大E将苏小木闷头盖住……

    苏小木只觉得前路漫漫……

    漫漫长……

    当然,苏荷也没讨得了好,从客厅到温泉,漫漫,漫漫长……

    ======

    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