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女神碎片 > 第219章
    不是易气看不起他,如果他一开始就找汪文才说:“来,跟着大哥去把政府给抢了。”

    这家伙肯定第一个偷偷逃跑,又不是傻瓜,没有成功之前谁敢相信光凭几个人就可以成功抢劫政府的武器装备。

    没有揭穿汪文才的马屁,易气问着他其他人的情况:“大家都还好吧,我今天出了点事,那几个去世的兄弟可能要先等等了。

    一会结束后,我和你一起去看他们最后一眼。”

    对于自己的手下要尽可能的拉拢,除了利益,感情的纽带也必不可少。这是黎达明在去政府大楼的途中,给他硬塞过的一些东西。

    易气觉得挺有道理,而且顺手为之的事情又不会浪费他多少时间。

    可惜,大哥打出去的感情牌到了汪文才的眼中却成了另一番意思。

    “大哥放心吧,我们等的起。到是段见飞那小子吵着要见你,不如今天晚上你去看看他吧。”

    卧槽!

    暗骂一声,易气脑子被驴踢了才会相信段见飞要见自己,这家伙还不都是在暗示让他今天晚上去临幸一下柳玉。

    他算是看明白了,和汪文才谈感情就是对牛弹琴。这家伙也不是一个好东西,估计他的故事有不少的水分,那个女同学本来就没看中过他。完全是这家伙在一厢情愿!

    腹诽完了貌似忠心的狗腿,易气和凌战打了个招呼后就大步走向了黎达明他们。

    说是在开会,可连大门都没有关,实在也不像在开会的样子。易气见到大家都看着自己,也算是明白,在他没有到场的情况下,黎达明这个会根本开不起来。

    目前来说,这个老丈人对他算是好的没话讲了。平心而论他根本不在乎这个所谓的会议,但黎达明的面子一定要给足。

    易气一边走,一边向黎达明道歉道:“对不起黎叔,有点事情来晚了。我保证下次不会了,你们说到哪了?”

    如果面对凌文兵,易气能有主动认错的态度,他们关系也就不会那么紧张了。但世事也没有绝对,因为凌文兵肯定不会允许易气养小三。所以,他们的关系注定不会融洽。

    见到易气低头认错,黎达明虽不爽他接二连三的玩女人,但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和易气翻脸。

    “到了就好,我们也没开始多久。快进来吧。”

    老丈人能在门口等女婿就很不错了,黎达明说完自己就先走了回去,而易气很自然的跟在黎达明的身后。

    主角都到场了,剩余的人紧接着鱼贯而入。汪文才沾了易气的光,只是一个小弟的他居然也能堂而皇之的走进来,也没有人去拦他。估计大家也都抱着打狗看主人的想法。

    反正汪文才也算是自己人,易气自不会故意拆他的台。可赵精卫为什么也能进入黎达明的屋子参加会议就让他觉得奇怪了。

    记得这家伙的队伍大概只剩下了几十个人,难道几十个人的队伍已经算的上是头目级别了?

    嘿,易气心下讪笑,对于黎达明的会议也不在抱有什么太大的期望。无非就是土匪间的分赃大会,听听也就罢了,黎达明这么精明的人还会吃亏不成。

    老黎不吃亏,拿到的东西等他哪天嗝屁了还不都是自己的。心里有着小算盘的易气干脆打定主意当摆设,等结束后再和汪文才转一圈,然后就该做他的正经事了。

    果然不出易气所料,黎达明的会议就是一个分赃大会。分的东西自然是带回来的枪械,其实说分也不正确,因为实力的不对称注定了所谓的分赃只是黎达明左手换右手的游戏。

    而会议的大部分过程,就是黎达明不断的表现自己的实力。事实也的确如此,没有易气的时候,黎达明就已经是这些人中最强大的势力。

    有了易气,再得到了这一批武器。不夸张的讲,除了城管和政府武装,就数他最厉害。

    摆在这些人面前的路只剩下两条:要么,从以前松散的联盟全面并入黎达明的队伍。不然,大家就手底下见真章。

    既然这些人在政府大楼的时候没有站在李国伟的一边,如今自然也不会硬气的准备和黎达明对抗。

    老黎同志吃相虽然不好看,但为人依然很上路。凡是不给他添乱的人都得到了他的友谊,一共十三把手枪,不算易气手里的,他一口气就送出去四把。

    而且还承诺了不会干涉他们内部的分配,只需要听从黎达明统一的指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老黎是打的慢慢蚕食的算盘,至于会不会有人不愿意?

    易气不懂读心,但看在座四个头目的表情。他觉得对方还是很满意黎达明的条件,毕竟野心这种东西是要和实力相对应的。普通的小势力,他们更多的依然是考虑生存和安全的问题。

    黎达明给了他们保障,大家自然也不会不识抬举。一言堂般的会议将近持续到黄昏时分,把附近的势力重新整合分配后,总算到了结束的时候。

    从头至尾没有说过几句话的易气现自己就是一个吉祥物般的存在,但黎达明也没有亏待他这个内定的女婿。

    因为在老黎同志的分布中,他这个高手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成为了二把手。易气毕竟只是刚加入的新人,他还以为黎达明会慢慢的不着痕迹的和他这个女婿进行新旧势力的更替。

    不过黎达明简单粗暴的方法效果也同样有效,除了少数几个人,比如凌战和赵精卫等人,大家都知道易气是黎达明的女婿。

    虽然黎雅芳没有承认,可黎达明说了,他们也就认定了这个结论。个人的实力加上半子的关系,谁敢跳出来反对?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曾经的流氓一跃而起成了几百、近千号人的二把手。可能这,才是黎达明为什么一定要等易气来后才开始会议的原因。

    简单的在黎达明的别墅吃了点东西,从黎雅芳手中对讲机中得知她们还要一会才能回来后,易气刚想和汪文才一起去看看那些幸存的兄弟。黎达明却把他单独留了下来,也许他们两人间的对话才是真正的关键。

    ……

    没有人知道留在屋子里的两人说了些什么,易气是足足过了一个小时才从黎达明的别墅中走了出来。虽然两人的表情略显沉重,可表情不会说话,易气和黎达明不说,大家自然也不好明问。

    “阿战,你去接一下你妹妹吧。我有点事忙,一会可能直接睡伟杰那,你帮我和她说一下。”

    易气不知道黎雅芳和凌楚楚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来。但是通过对讲机,明白没有什么危险后让凌战去接就足够了。他自己的确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凌战听到易气说要住陈伟杰那,神情不知为什么有点不自然。但他也没有反对,很干脆的动陈伟杰的车子沿着原路朝于倩的小区而去。

    一边的汪文才听到易气说晚上不回去,思想龌龊的他想当然的以为大哥要去找柳玉。有幸旁听会议的他自然很清楚的明白了自家大哥如今是什么地位,而易气的身份越高,他这个小弟的权力也就随之提升。

    有了权力,好处肯定是滚滚而来,为了美好的将来。保住自己在易气身边的地位,成了汪文才最重要的任务。

    “大哥,你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柳玉一个人住,段见飞那小兔崽子我会帮你看牢的。”

    看着汪文才点头哈腰的样子,易气都已经快习惯他狗腿般的姿态了。对小弟的提议不置可否,易气在汪文才殷勤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幢靠近角落的别墅前。

    小区里的别墅面积都差不多,不同的也就是外观样式。几百平的地方住了十几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要不是相信这些不敢随便欺负柳玉,易气还真不放心让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和一群臭男人住在一起。

    想着有空了在安排柳玉母子,易气还没有推门,汪文才就大呼小叫着让大家都出来迎接大哥。

    易气的排场还没有大的几步路的距离就要人迎的地步,可阻止汪文才已经来不及了。大门里的人估计都没有休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不得到让人心安的消息前谁都没有睡觉的心思。

    一听到汪文才说易气来了,连柳玉母子都在第一时间跑了出来。佳人相迎那肯定与一帮糙汉子的待遇有所不同,两天没有见到柳玉,这个女人依然还是娇羞柔弱的样子。

    水汪汪的眼睛满带着担忧,仿佛就像一只小鹿,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会忽然消失。

    “没事的,我都已经弄好了。你先委屈一个晚上,等明天我会安排一个好点的地方。”

    小弟都看着,易气也不能太过厚此薄彼,压下心中想要拥美人入怀的冲动,他简单的和柳玉说了一句后就装成一付正人君子的模样开始生平第一次的领导言。

    没有学问也没有做过领导,易气的话自然说的磕磕绊绊,有时甚至是词不达意。但有汪文才在一边叙说自己听到的事迹,易气强大的实力再次深入众人的内心。

    或许他缺少一个领袖应有的魅力,但过人的实力一样可以弥补易气的短板。十几个壮汉听了大哥强抢政府不仅没事,还弄了一批军火出来无不大吃一惊。

    后面又听汪文才解释了一番易气如今的地位,更是安抚住了他们担忧的情绪。一个强大的领,加上安定的居所,这帮人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或者说以如今的状况,要求高的人不是凄惨的沦落街头就是在城市中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成了一具安静的尸体。

    花了近一个小时和汪文才等人联络感情,交代几个死亡弟兄的后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易气放下带来的食物没有接受汪文才殷勤的挽留在一众弟兄敬佩的眼神中和陈伟杰消失在霓虹的夜色之中。

    能不为女色而动,汪文才他们直到这一刻才相信易气是一个做大事的人物。

    ……

    步行了十几分钟,易气总算在陈伟杰的带领下来到了他的别墅。这片小区不仅环境优雅,占地面积还非常的广阔,可想而知价钱肯定也绝不是小数目。

    放在以前,别说是易气和陈伟杰,小康之家的凌战也不可能负担的起。但现在,这样一片高档的住宅区毫无保留的任凭他们兄弟分配,阶级的洗牌早已经从他们开始无时无刻不在所有的地球碎片中生。

    心中记挂着胸口印记的易气没有太在意这种事情,陈伟杰不去想自己的家人话却很满意如今的生活。

    只见他到了门口也不进去,反而大喊了一句:“我回来了!”

    易气不禁对光头杰的举动有些疑惑,陈伟杰和他在这半座城市中同样都是孤家寡人,到了家门口喊话难道还会有人来给他开门?

    就算里面可能不止他一个人住,别人会听话的出来迎接他?易气虽然看出陈伟杰在黎达明这里有点身份,可他并没有自己的根基,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能打的手下而已。

    正当易气好奇之际,别墅的大门居然还真的自动打开了。接着迎面走出来四个女人,环肥燕瘦各有千秋,还笑容满面的围上了可怖的光头杰。

    “怎么样,不错吧?”

    陈伟杰的话唤醒了易气的思维,他满脑袋的问号还没有解决,自然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陈伟杰也不恼,径直走进了屋内才回过头来喊道:“你不是要住在我这吗?怎么不进来?”

    “卧槽!”

    见到一男四女视他如无物的在屋内打情骂俏,易气终于明白了他们的关系。骂了一句粗口,他怀着羡慕嫉妒恨的心情跟在他们的身后走进了陈伟杰的新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