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黑巫师的猫 > 第六十五章 狐夜
    假扮男友的计划进展的异常顺利,希罗看着柏月爹娘那两张看起来和老鸨一样笑靥如花的脸,实在无法想象柏月就是在这种满是淤泥的生活环境下破土而出,变成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在连续被问了三遍“你真的是处男吗”之后,李源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落荒而逃,他面对着柏月母亲,总有一种自己闯入窑子的感觉,毕竟像他这样的帅哥显然不需要特地去窑子解决生理问题。

    于是柏月不得不一个人留在家里应付自己爹妈各种诸如“他真的没谈过恋爱?”“家庭条件呢?”“你小姨原本还准备给你带个年轻人回来的,你确定不需要?”“不是爹妈操心,而是你这丫头不让人省心……”的问题,走出屋子的时候,希罗听到柏月发出了一声怒吼“我不需要那么多男朋友!!!”

    李源和希罗面面相觑,对视无语。

    在得知“柏月男朋友”来了之后,李源和他肩膀上的黑猫也受到了狐村的姑娘们热情的接待,用希罗的话来说就是“她们在见到你之后一个个跟吃了春药的僵尸一样”,而李源则沉默了片刻,“至少这些‘僵尸’很漂亮不是吗?”

    希罗想起了那句经典台词“趁热来一发”,看李源的目光也古怪了起来。

    此刻,李源坐在村头的木墩上,如果怀里在抱上一个吉他,那应该是个经典的乡村乐手的形象,而怀中抱着一只猫,就让他摇身一变成了充满麦田气息的阳光暖男,狐村的姑娘们有不少还没离开过村子,更没有去过正儿八经的都市,李源便以此为谈资给这些狐狸精们讲述都市生活,俨然一个风流男子的形象,只是和李岚不同的是,李源并不会趁此良机要个电话号码什么的虽然她们也的确没有。

    在被问到和几个女孩子谈过恋爱的时候,李源装作腼腆的说,“一个都没有。”

    周围的狐狸精们的眼睛顿时都亮了起来,但是她们的着重点显然不太对劲,“和几个女孩子上过床?”

    “噗”李源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这……这当然也一个都没有了!”

    希罗从来不觉得一个男人是处男有什么好丢人的,虽然也不算什么骄傲的事儿,可是这群狐狸精们的目光顿时变了,在“切,无聊”一声后,姑娘们离开了这个无趣男人。

    李源:“发生了什么?”

    他的表情茫然和无辜,相信他已经在怀疑自我了。

    “她们都是狐狸精。”希罗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哥哥都是怎么撩妹的?”李源虔诚的问道。

    “我觉得就算换你哥李岚在这里……”黑猫无奈的说,“他恐怕也会不知所措。这里的女妖怪们可不知道纯情和含蓄为何物,她们没有矜持,她们勇于上床,善于上床,乐于上床,忠于上床。”

    希罗为自己完美的总结沾沾自喜。

    李源:“……”

    过了一会儿,柏月走了过来,她的表情很痛苦,就像刚刚遭到辣椒水老虎凳折磨过。

    “怎么样?”李源走过去,装出负责男朋友的样子。

    柏月有气无力的伸出手比了个“ok”的手势,满脸憔悴,“只是出门的时候遇到了亲戚,被她们问了一点问题。”

    那肯定不是一点问题,希罗想,这个狐村可不是正常村子,都是一些吸食男人阳气的女妖怪,把凡人男子吸得皮包骨头那都是常态,那么问问题怕也足够给人留下心理阴影。

    “她们问我你怎么样。”柏月的表情更加痛苦了。

    “怎么样?你怎么回答的?”

    柏月深吸一口气,“我说你还行,然后她们就齐刷刷的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哦’,我当时真没反应过来她们问的是这个!”

    “什么?”李源没听明白,“她们问的是什么?”

    柏月没有回答他,愤怒的走了。

    希罗在心中默念阿弥陀佛。

    作为一个男人,反射神经能粗到这种地步,显然李源小朋友和李岚是截然不同的动物,他太纯洁了。

    等姑娘家愤然离去后,李源恍然大悟,“她们难道说的是diao的能力吗?!”

    “拜托你不要说那么大声。”这回轮到希罗愤怒起来了,“你就不能换个文雅的词汇吗?”

    “换个文雅的词汇?”李源陷入了沉思,“生殖qi?”顿了顿,李源不悦的看着黑猫,“你这猫,思想太龌龊了。”

    希罗真后悔没叫上珈蓝,不然一定让珈蓝揍他丫的。

    晚上的时候也顺理成章的在狐村的旅店客房里过夜了,这里的客房浴室很让人意外的居然是一处天然温泉,让希罗和李岚大感惊喜。

    当然,更加让希罗惊喜的是他在浴室的角落里发现了不少提前准备好的各种“装备”,除了基本配备的杜蕾斯和毓婷外,他还在这里发现了振动棒若干,一些古怪的催情药水……在联想起这里是男浴,很难想像这些东西都是给什么人准备的,尤其是双头龙给两个男人用的吗?

    希罗把脑海里比利王大战暗黑佟大为的哲学画面抹去,决定安心享受这里的温泉,而李源却在男浴的木墙上探头探脑的,一副偷鸡摸狗的样子。

    “你难不成还准备偷窥女浴?”希罗震惊的说,“你不觉得只要你提出这个想法,她们就主动躺你身上来了,都不需要你做什么?”

    “不……”李源沉重的说,“我觉得我会被偷窥。”

    希罗沉默了三秒钟,在这安静的三秒内他思索了很多的内容,上至国际法西斯主义与社会主义现代化,下至量子科学的最新进展情况,东至圣经的三章四小节,西至高等数学的莱布尼兹公式最终觉得李源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在谨慎的泡完温泉男浴,李源还小心翼翼的把房门给锁上了,按照他的话来说,这些必要的细节都是柏月教他的经验,男人,尤其是帅的掉渣的那种,在这里住客房必须小心谨慎,不然第二天你可能就贞洁不保,有妇之夫成了被动出轨,多不好啊,虽然某方面,李源心里其实也有一点小期待。

    ……

    希罗在狐村旅店的客房内闲逛着,这里最近住了不少人,男人多是西装革履,女性则穿着各异,他们大多是从外边返回的狐村成员,目的是为了即将迎来的清明节祭祖。

    柏月会挑选这个时日回来,主要也是为了祭祖,至于带男朋友回来应付父母的唠叨倒是其次的了。

    人类的孝子孝孙在祭祖的时候,基本也就烧点纸钱在祖辈坟头,不咸不淡的哭两声,有时候哭半天哭不出两滴眼泪也就不了了之。

    每逢清明节永安公墓那边都热闹的很,愣是把冷清墓地的搞成了坟头蹦迪的舞会现场,一群扫墓的人有些人会敲锣打鼓呜哇哇哭;有些人则安静一些,丢下刚刚采的路边野花,然后潇洒离去,视作任务完成;再有些人在坟前驻足了十分钟后m好烦啊回家打撸啊撸”然后掉头就走,也不知道地下的老祖宗们会不会气得满脸乌青从地下扯开一道缝爬出来。

    不过狐村的清明节祭祖倒是很重要,如果这时候出去的狐妖们不能赶回来,到时候会被村长点名批评的,然后还会请专门的道士来做法什么的,总之所有狐狸都必须到场。

    一群狐狸妖怪请来做法的大师听说是武当山的,希罗心想这帮狐狸精就不怕被那道士就地伏法吗?后来想想狐村大部分都是美女,就算是铁面无私的道士,看到一群莺莺燕燕在你面前水蛇腰乱扭,怕也下不了手吧,不是谁都是法海,现代社会和尚都能娶妻生子了,武当山的道士好色一点也能理解,毕竟不能违反人道主义。

    希罗在旅馆走道里没走两步,就看到一道士服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被萌化”的智障表情,然后也不管黑猫同不同意,蹲下来就摸了摸希罗的脑袋,“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小猫!”

    希罗抬起头,心想这年轻人就是那个请来做法的大师吗?

    “你会说兽语吗?”年轻道士兴奋的蹲着问。

    “会。”希罗抬了抬眼皮,“你是狐村清明祭祖的主持大师吗?”

    “也不算什么大师吧。”年轻道士的面容清秀的很,一看就属于那种单纯小清新的一类,看起来怕是还没有超过20岁,“我叫周白。”

    “周大师,幸会幸会。”希罗挺胸抬头,“我叫希罗。”

    ……

    洁白的月光笼罩在草坡上。

    苏妲己坐在这处草坡上,几乎完全凝结为实质的躯体看起来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她抱着膝盖,看着远处狐村的风景,心中升起了不知道多少年不存在的怅然若失。

    她的表情失去了应有的妩媚诱惑,看起来像是那些刚刚失恋后满脸悲伤的年轻女孩,是一朵在夜风中不断摇曳的小白花。

    “我在追寻什么?”没有人回答她。

    远处黑暗的树林与田野被月华覆上了一层银霜,就像是连绵不断的冬日大雪纷飞后留下的光景,在她的视野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她茫然的目光来回扫视着天地间的万物,她像每一个心有不甘的怨灵一样,有着无法化解的执念,却又迟迟无法回忆起自己所执着的东西,即便是绞尽脑汁撕破头皮,她也没有办法弄清楚自己这样苟存在人间的原因和意义。

    这样的迷茫,在一分一秒的岁月交替中,持续了无数年,直至她选择寄居于手镯中,陷入永恒的梦境,让自己陷入和死亡无异的长眠之中。

    “吵醒我的人,是谁呢?”苏妲己抬头看向星空。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无数晶莹的辰星,在黑漆漆的宇宙里孤零零的存在着,像是夏夜草地上浮起的亿万萤火,一点一点的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