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才地师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那些岁月
    梁辰稍想了想,便想起了南宫明月,如果说慕容家有严苛的规矩,那她那时借助帝王龙脉康复,想必也得过这一关,想到这,梁辰也笑了,对慕容臻道:“那我就猜一猜吧,在我认识的人里,能来走这条路的南宫家人,大概是南宫家的老爷子吧?刚刚去世的南宫家主?”

    听到这个答案,慕容臻显然有些惊讶,突然间他觉得他越发看不透梁辰了,下意识道:“梁兄是如何知道的?”

    “呵呵,我不是说了吗,我只是猜的。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慕容臻看出来梁辰显然不愿意多说,但他也很聪明,也是略微一想,就知道梁辰肯定是从南宫家知道的。

    南宫家虽然没有慕容家的千年传承,但身为南方风水盟之首,底蕴也很深厚,对这些事有所知晓和记载也很正常。

    想到这,慕容臻也不再纠结,继续解释道:“不错,就是不久前仙去的南宫家老家主,他也是通过了这项测试的,并且借到了帝王龙脉的余气和我们南宫家的帮助,不过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没出生,我父亲也还小,是我爷爷还没有成为家主的时候。”

    慕容臻说到这,梁辰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对,南宫明月才出生多久?那个时候怎么可能慕容臻怎么可能还没出生?除非是自己一开始想错了,并非是南宫明月那一次,而是在之前,更早的时候南宫家的老爷子自己的事。

    “南宫老爷子因为什么要来走这条路?也是为了帝王龙脉?可是南宫家这一代不是同样受到了风水三弊的影响吗?”

    梁辰隐下南宫明月对自己说的事,装作不知道南宫家老爷子和慕容家的渊源,虽然还不知道慕容家是如何知道自己想来找帝王龙脉的,但还没蠢到就这样把南宫明月卖了,至于后续如何,就走一步算一步了。

    慕容臻解释道:“我知道的也不多,都是我父亲转述给我的,他当时说,那时正是乱世,风水界也是一片混乱,我慕容家也应古训进入半退隐的状态,而那时的南宫家便成为了天下最大的势力,而那时的南宫家老爷子正值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时代,天赋又极为惊人,在当时的风水界,名声及其响亮。”

    “那时南宫老爷子放出话来,若能于风水之道上令其折服,则与其共享南宫家的风水典籍,这话一出,引得当时风水界无数大师趋之若鹜,但是最后能让其侧目的,也只有寥寥几人,其中包括梁兄很熟悉的叶淳一老先生,我听说也是因为那次相识,才有了叶老先生成为长席先生一事,不过一直过了很久能胜南宫家老爷子的,却是一人都没有。”

    说到这,慕容臻停了停,看了下梁辰的反应,谁知梁辰却什么都没说,也没太多表情,只是静静的听着。

    慕容臻便也不好再多问,只得继续道:“不知是谁告诉了南宫家老爷子,也可能是南宫家自己的记载,南宫家老爷子终于找上了当时已经隐蔽的慕容家,当然也要试一试这赌命通过的道路,我父亲说,当时的南宫家老爷子其实一无所求,只是为了挑战自己。”

    慕容臻滔滔不绝的讲着南宫家老爷子的故事,梁辰面上没有太多的变化,心里却是感慨万千,那个年代的故事,听起来让人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相比南宫傲和南宫桀的争抢,南宫家老爷子的这份劲,这份不知疲倦,自强不息向上的劲头或许才是南宫家老爷子当时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原因所在。

    当人的心里有所牵绊,纷杂的欲望,往往就是障碍自己前进的道路,只可惜没能见到南宫家老爷子一面,否则真想见识下他的超群的气魄。

    慕容臻没有注意到梁辰的变化,只是继续讲述道:“当时南宫家老爷子要来过慕容家的这条路,我爷爷之前的那位家主起初自然是不肯的,毕竟有违规距,而且也可能让人误会我们慕容家又重新出世。”

    “不过最终还是耐不住南宫家老爷子坚决的毅力,所以在签订了免责的契令后,就同意了南宫家老爷子的请求,听我父亲说,即使是南宫家老爷子的风水造诣,在风水阵中还是吃了不少苦头,但最终还是闯了出来。”

    “不过那时候的老爷子也有些孤傲,在我们家的大会上,拒绝了当时家主询问所需如何的问询,甚至有点出言不逊,后来我爷爷终于忍不住了,和南宫家老爷子来了一场两人间密闭起来的对抗。”

    讲到这,梁辰终于忍不住了追问道:“那这风水术的比拼是谁赢了?”

    慕容臻苦笑着摇头道:“既然是密闭起来的,就没有人知道答案,只是听我爷爷说自己那一场其实是输了,不过我爷爷虽然这么说,可据我所知南宫家的老爷子自那以后也开始了低调,不再发出那种挑战,在风水界本来就是一个快速轮替的地方,慢慢的,南宫家老爷子的名声就渐渐淡出众人的视线,看起来倒更像是南宫家老爷子输了以后所做的妥协,但真正的结果,确实只有他二人知道。”

    说到这,突然犹豫了一下道:“现在南宫家老爷子去了,就只剩下我爷爷了。”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悲伤,不过梁辰想到那样一个人物,不久前也去世了,子孙更是不让自己安心的打斗闹腾,甚至还同室操戈,也不知会怎么想,不知是悲凉,还是恨铁不成钢?

    说到这,慕容臻突然对梁辰道:“梁兄,说了这么多都是想说,绝对不是看不起你的风水造诣,实在是即使如南宫家先祖和南宫家老爷子,两位能跨时代的人物,在这条路上都没能讨好处,一旦出现什么,真的无法预料,梁兄真的还要接受这个测试吗?”

    “哈哈,慕容兄,你太高看我了,我可没有南宫家老爷子那份魄力。”

    说到这,梁辰声音一顿,变的有些沉下来道:“可是我也不想被风水三弊彻底的剥夺我的生活,我要去试一试。”

    看着眼前的山间林木,溪水潺潺,这片由慕容家构建出的风水阵就这么的在自己的面前,梁辰没有其他的选择,要想解决自己的风水三弊,眼前这一关就不得不走。

    看到梁辰的意思这么坚决,慕容臻也不好再劝,他不受风水三弊制约,自然不能理解梁辰的这种执着,但他也不希望梁辰就这么死在阵中,至于出来,可能性不是没有,但确实是难上加难。

    想到这,慕容臻叹口气,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来,那是一个白色的玉把件,递给梁辰道:“这是慕容家的信物,算是我私人赞助的,有了这个,在阵中如果真的走不下去了,可以有一次后悔的机会,你只需要把这个玉把件埋入地下一尺半,操控这个阵法的人就会停下,并且给你一些帮助,如果你打算继续走,就生死自负,如果你想出来,就永远没有机会再进。”

    “不过无论如何,也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吧。”

    慕容臻只得无奈的扯了点笑容把东西给梁辰,梁辰接过的一瞬,就感觉到这玉把件的温润自然,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慕容家却拿他来报信。

    虽是这么想,梁辰还是对慕容臻感激道:“多谢慕容兄,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我能顺利通过,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慕容臻摆手道:“不求那么多,梁兄能安全出来便已经很好。”

    梁辰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对慕容臻点点头表示感谢,便把目光看向那片山,出声道:“何时进入?这风水局又何时发动?”

    “梁兄想进,随时都可以进,至于何时发威,我确实不知道,因为每一次都会有判断和操控的人在,但是他们在哪我也不知道,大概全凭他们自己的一个认定,毕竟这是阻挡外界人员的保护屏障,而不只是测试,算好时间以后对应天时来发动这阵才能展现其威力。”

    慕容臻的解释很细心,不过梁辰听到随时可进入以后,就没多问了,拿着慕容臻送他的背囊,便径直走入阵中,没有太多东西,只有一点食物和水,还有梁辰走到今天而不懈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