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道门振兴系统 > 第404章 我能反杀
    套狗这种事,哪怕非爱狗人士,同样表示强烈谴责。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首先,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非法掠夺他人所有物的违法行为。

    无论养狗的人仅仅是用来看门的,亦或是当做解闷的宠物,乃至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伙伴、家族成员,他们都在狗的身上倾注了金钱、感情与时间。

    用卑劣的手段,强抢他人的狗,这种行为与抢劫有本质区别吗?

    其次,套狗团伙所采用的手段太过残忍。

    飞速行驶中的摩托车有多快,一旦铁丝勒紧狗的脖子,哪怕没有瞬间昏厥,也会因为呼吸困难而无从使力。被拖拽出十数米乃至数十米,纵然再强健的狗都免不了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甚至当场丧命。

    某些丧心病狂的团伙,浑然不顾狗凄惨的叫喊,还用专门准备的锤子、铁棍敲打,等狗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后,这才用绳子捆住丢进蛇皮袋里。

    设身处地地想象下,如果是你被铁圈深深勒进脖子,活生生地拖拽在地面上,那该是何等残忍且痛苦的滋味?

    最后,这些套狗团伙的目的令人发指。

    有些人偷窃、抢劫,是因为他们眼红别人所拥有的东西,畸形的喜爱之情萌生了犯罪的冲动,可套狗团伙绝非是喜欢狗才会做出这种事来。

    被他们套到的狗,哪怕不死往往也丢了半条命,某些品相较好的狗简单治疗后卖到黑市,兴许走运的话,还有机会遇到一个疼爱它的主人。

    至于其余的那些狗,大多都被卖到狗肉馆子,被狠心地屠宰,做成一盘盘餐桌上老饕酷爱的美食。

    别拿“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种话来当借口,难道有买卖和市场,就能够肆无忌惮地套走他人的狗并残忍杀害吗?

    作为一个具备基本道德底线的正常人,你喜欢吃狗肉,我无从苛责,大不了自己不吃就是。狗肉节之类的,勉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反正自己不参与,也没法拦着别人。

    可套狗团伙这种毒瘤般的存在,必须得严厉斥责,依法进行打击。如果是你们自己养的狗,那无话可说,凭什么别人养的狗,要遭到你们这般残忍的杀害?

    ……

    铁圈崩开的刹那,摩托车的轮胎打了下滑,后座上的那人差点一个踉跄,从飞驰中的车上甩了下来。

    幸亏那人反应较快,扔掉了手上的杆子,拽住前座的衣服,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眼见套狗失败,摩托车只好加快速度逃逸。

    “嗷~~~”二哈猛地一声怒吼,迈开腿便飞奔了起来。

    就在方才,二哈亲眼看到了摩托车两侧吊挂的蛇皮袋,袋子鼓鼓的,底端还不时渗出血水。

    显然,这个团伙瞄准二哈下手,绝非是临时起意,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接连犯案!

    对于这种人渣团伙,二哈觉得有必要给他们一些教训,也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残忍!

    血脉之力迸发的二哈,速度之快简直就好似化作了一道疾风,眨眼间便逼近了飞驰的摩托车。

    摩托车上,负责驾驶的头盔男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急速追上来的二哈。

    “这条狗是怎么回事,它到底是如何挣断铁圈的?还有,它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还能跑得如此之快?”头盔男略显抓狂地大喊道。

    不知为何,看到后视镜中飞奔而来的二哈,他竟感到了一丝恐惧,仿佛后面追上来的是一头比猛虎还可怕的凶兽!

    “哥,这狗还敢追上来,明显是失了智!你把车速放下来,我趁机用铁棍把它砸晕!这狗的品相应该挺值钱的,做成这一票,没准比卖掉一个人还值钱!”后座的口罩男恶狠狠地说道,反手抽出一根实心的铁棍。

    开车的头盔男犹豫了下,最终他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毕竟,狗再凶那也只是头畜生,俩大男人手上还有武器,要是在一条狗身上翻了船,被一条狗给反杀,说出去不成了笑话?

    摩托车的速度立马放缓了下来,转眼之际,就被二哈追到了不足两三米的距离。

    口罩男侧着身,双手紧握铁棍,只消二哈上前,他就会重重地朝着二哈的身上抡去。

    婴儿手臂粗细的铁棍,抡实了砸在血肉之躯上,哪怕巨型犬都免不了重伤。

    二哈瞧出了二人的打算,赤红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极其人性的嘲讽意味:拿着根铁棍,就以为吃定了本王?

    本狼王不发威,你们还真当本王是吉娃娃呢?

    只见二哈腿部猛然发力,身躯犹如离弦之箭般飞跃而起,猛地扑向后座的口罩男。

    “给我下去,你这畜生!”口罩男低喝一声,论起铁棍砸向二哈的爪子。

    出手的刹那,口罩男仿佛已经听到了骨折时那清脆的“咔擦”声。

    滋~~~

    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伴随着铁棍上四溅的火星,口罩男手里的那根实心铁棍,竟是在二哈的爪下削断了一截。

    凌厉的肉爪,裹挟着呼啸的破风声,狠狠地拍在口罩男的脸颊上。

    瞬间,口罩男的脸颊猛地变了形,脑袋更是和脖子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

    紧接着,口罩男整个人从后座上倒飞而起,花式旋转着砸落在地,去势不减地翻滚出去十余米之外。

    刺耳的风声之中,口罩男的确听到了连片的清脆的咔擦声,就是不知道,这是他身上哪几块骨头骨折骨裂了!

    “嗷!”二哈将口罩男拍飞出去后,稳稳地落在后座之上,它低吼一声,伸出爪子轻轻戳了戳头盔男的后背。

    轻微的刺痛,却好似直接戳在头盔男的脑神经之上,他头盔覆盖下的额头已然渗出了一层黄豆大小的汗珠。

    方才口罩男被拍飞出去的画面,头盔男通过后视镜,可谓全程看在眼里。

    尤其是二哈用肉爪削断实心铁棍的那一幕,一度让头盔男怀疑那爪子怕是金刚钻打造的!

    假如抵在他背心的爪子稍微用点力,是不是爪尖就会像戳破一张纸般,轻易地戳进皮肉之下,乃至贯穿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