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母女三花(五)(1 / 1)

丁平感觉到艾琳的性趣似乎又进一步强烈了起来,以前丁平都认为在方面,丁平都有绝对的统治能力,每当看到一个个女人在自己的调弄下叫吟吟、娇躺翻滚,那时的心里总有些沾沾自喜的成就感、满足感。但刚刚经历了一番风雨的艾琳,此刻马上又重燃起欲火,丁平不禁为女人那多彩多姿的丰饶变化而感动,甚而惊艳,在她的身上有一股疯狂的的力量,丁平为她那种激烈反应感到高兴,为艾琳的激情飞杨而高兴,为艾琳走出忧伤而高兴。

就在他们一刚一柔两个互相吸附难舍难分之时,在一旁观看的爱丽丝也有了巨大的快感,爱丽丝有些放荡的呻吟着,扑向丁平并抓主丁平的在那儿搓弄,丁平的胸口沾着湿漉漉的汗珠,连手上胳膊上也濡湿的他转过艾琳的身体,让她仰卧在床上,继而伏下自己的身子,低下自己的头,将脸埋在仰躺着的艾琳处。

这一切看得爱丽丝激情飞扬、心情激荡,丁平的舌尖顺着艾琳的一直往下,舔向了高蓬蓬的花瓣中,还有一根手指拨弄着几根嫩毫,这时的艾琳已经娇羞无力,只有半边挨着床垫,艾琳嘴上对丁平的癫狂表示拒绝,但她还是仰着个身子努力张开大腿,身体却明明摆出了挑逗的姿态,尽量地将她的桃源地伸展,去迎凑丁平的舌头。同时一只手缓缓地垂下,顺势放在丁平的头上,布满温爱地抚摩着,由头渐渐抚摩至他的脸颊。

丁平受到了她的抚摩,自然领会到了那是一种舒服的表示,也是一种怂恿的表示,于是,他更加卖力地在她的那一处地方、吮咂,并通过口让艾琳达到。

爱丽丝也不甘寂寞,急急忙忙地来到丁平跟,把头伸到丁平的双腿间,刚刚的疯狂之后的她,看不出有一丝毫的疲惫,她的一双手如雪崩般地在丁平的身上滑动,“好光滑。”

她轻摸丁平那湿润的肌肤感叹着。如同双腿被剔去了骨头,她的身子慢慢地滑落下去,手中把弄着那根开始发硬挺拔起来了的,同时,用脸在那一处依偎着,厮磨软玉温香的感觉让丁平魂飞魄散,丁平的心灵颤抖了。

丁平在为艾琳服务时,也为了方便爱丽丝,将身体慢慢地往下退,并尽量地放低腰身,爱丽丝仰卧在床上,跟住丁平一步步向下挪动,丁平张开了双腿,把爱丽丝的身子放进了双腿中间,让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上,爱丽丝则得寸进尺似的,无所忌惮地渐渐地向丁平的吻去。

这是一种让人情旌招展欲火熊熊的欢娱,这是一场丁平从末玩过的游戏,床上的四个男女,变换出各种荡的姿式,他们拥有魔鬼才有的劲头,像是在检验各自的性能量,完全疯狂地交缠着,艾琳在丁平的嘴舌的拨弄下,双手按压丁平的动作也随着越来越快,也不断地向上,迎接丁平的舌头,口中呤声不断。

他们赤裸的身体激烈的动作似乎也感染着玛丽,耳闻目睹的场面,使刚刚达到快乐的玛丽的好达到了最饱满的程度,玛丽的已被丁平犁得翻了个遍,双唇红肿高涨,稍微触动就疼痛无比,使她不敢再加入她们的战斗,她独自在床上揉搓自己的高挺的,也舒解心中的快意。

最后丁平的从爱丽丝的嘴里拨出,插进她的,丁平的那一根无比坚挺,他的亢奋、他的勃勃让身下的爱丽丝吟哼连绵不绝,嘴里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来临正与分秒俱增着。

当、唾液、汗水粘满他们全身每个毛孔的时候,爱丽丝才从丁平的身下抽出身子,滚到地毯上喘着沉重的气息,刚刚与她的时候,丁平就一直拼命忍住没把自己释放出来,到了这会儿,这种忍耐收到了奇效,丁平的东西又坚挺起来。

并没颓败的迹象,还气势汹汹地,这让床上的艾琳有些目瞪口呆,她刚刚脱开了丁平的舌头,感觉到有些空虚,就将他的头搂抱在自己的怀里,一边观看一边吃吃地笑着,并且一会儿与他耳鬓厮磨起来一会儿与他喁喁私语几句撩拨挑逗话儿。

终于他们双双地从床上一滚,滚到了丁平抬起的双腿下。艾琳挣起身子把个后背对着丁平,双手按在床沿,摇摆着个花白白的臀部,像脱衣舞娘一样尽情地挑逗着,丁平也就不再犹豫,由后面抱住摇摆扭动的她,用双手将艾琳柔软的臀部拉向自己,而艾琳也主动配合丁平的动作,把圆圆的送了过来。片刻之后,丁平的就进入了艾琳的体内升华着她的快乐。

丁平的强大使艾琳、爱丽丝、玛丽三人乐此不倦,有时她们几个同时共同享用丁平,有时又各自分别与丁平,独自享用有独自享用的乐趣,共同分享又有共同的分享的刺激,单独跟丁平狂欢,能做得细致做得从容,几人共同伺捧一个丁平时,却做得热闹做得欢娱无穷,最后她们如同虚脱了一般一齐躺卧在巨大的床上。

三人中还是爱丽丝强些,休息一会后她就恢复过来,此时已到中午了,她起来做好饭,便喊她母亲、丁平、玛丽起来吃饭。

他们四人就在丁平的提议下,中卫生间冲冼后,不穿任何东西,就那样光着身子坐在餐桌前吃饭。丁平看着艾琳、爱丽丝、玛丽母女三人,口中说道:“如果你们三人走在一起,别人一定以为你们是三姐妹。”

“你的小嘴还真会哄人,我已经四十多岁了,能跟爱丽丝和玛丽比吗?”

艾琳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你的皮肤雪白柔嫩,没有一松驰,胸前的双乳很坚挺,也没下垂,根本不象是四十多岁的人。”

丁平的手在艾琳的身上抚弄着,说道:“没穿衣服最能体现女人的真实情况,有很多女人穿着衣服看起来很好,但脱了衣服后,皮肤衰老、肌肉松驰、腹部发胖,从中就能看出她的老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