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诗雨的母亲(1 / 2)

余孝玲一手已开始入侵李雪梅的桃花源,由于双方也是女性对女性敏感的地位也十分了解,在力度和位置掌握更恰到好处,李雪梅不禁心中一阵狂跳,桃花源的超越流越多,余孝玲埋首在她的两腿之间,湿热滑腻的舌头在她的桃花源上来回的舔着,一会儿后就又来到她的胸前,舌尖不断的挑逗她的,一手揉戳,在双重的挑逗下,她忍不住发出浪吟。龙腾小说网ltxsba.com

“嗯嗯……姊,好麻、好酸……姊……你舔的我好养……我……嗯嗯……”

李雪梅口中的呻吟正要由低吟转为时,余孝玲的一双樱唇双压上她的双唇,舌尖迅速钻入她的口腔,李雪梅伸出舌头相迎,喉间不断的发出荡人魂魄低吟“嗯嗯……”

然后余孝玲又来到下面,她的舌头一边舔着李雪梅的外阴,一边用两只手指撑着上方,左右一撑,顿时迷人的显露出来,余孝玲将嘴巴紧紧贴着,将珍珠似的含入口中吮吸、轻咬,李雪梅的桃花源被逗的直流,快感连连,正当意乱情迷之际,余孝玲的舌头藉着的润滑下,向前一推,李雪梅忍不住,脱口叫了一声“喔!”

余孝玲口中还喘息叫着:“雪梅!今晚看我怎么对付你,要你现出小妖精的态。”

说完余孝玲的舌头加紧对李雪梅的进攻,李雪梅的身体如同被电流电到,全身颤抖不已,狂泄而出,正要开口大声。

一会儿后,余孝玲让李雪梅倒个头来,她伏到李雪梅的上面,把自己的放到李雪梅的头上,桃花源对着她的嘴巴紧紧贴着,两人就来个69式,李雪梅不经思考,很自然的伸出舌尖,探入余孝玲的桃花源里勾挖,而余孝玲的不断的流出,弄得李雪梅的嘴唇上满是晶莹剔透的,李雪梅只好摆动头部配合,余孝玲的臀部不断的一前一后的滑动,让李雪梅的嘴唇与自己的不断的磨插,只几分钟的时间,余孝玲就大喊一声:“雪梅,好美……我……不行……嗯嗯……啊啊啊…”

一股浓稠的从余孝玲的激射而出,温暖的射入李雪梅的口中,李雪梅只好无奈的吞入,喉间不断的蠕动吞咽,直到余孝玲清醒后抬起时,李雪梅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过了一会,余孝玲又将自己湿润的桃花源放下来,让李雪梅的嘴唇紧贴着自己的桃花源,并催促着李雪梅快舔她。

李雪梅只好拼命地舔着余孝玲的桃花源,而余孝玲此时也突然加紧对李雪梅桃花源的的进攻,令李雪梅的传来阵阵快感,李雪梅忍不住缩回在余孝玲的桃花源里的舌头,开口:“哦哦……孝玲姐……好……我……要……高…………了……嗯嗯……啊啊啊……死……死了……”

一阵电流闪过,李雪梅的如水库泄洪一般,狂泄而出,臀部挺的高高的,大腿内侧不断得抽序,胸部起伏加剧,口中不断的呼出热气,两眼无神的望着脸上方的桃花源,余孝玲见李雪梅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再度用力把自己的坐下,摆动腰枝,扭动臀部,让自己的桃花源在李雪梅的嘴唇上摩擦着。

随着余孝玲臀部摇摆的动作加剧,余孝玲口中也开始起来:“哦哦……美…………雪梅妹妹……给我……嗯嗯……姊姊…………啊啊……”

在一次浓稠的射入李雪梅的口腔时,李雪梅也再一次蠕动喉道吞咽,等余孝玲离开后,李雪梅直嚷嚷:“你的水太多了!”

余孝玲躺在李雪梅身边,将嘴巴贴了上来,舌尖撬开李雪梅的牙齿,深入口腔分食她那儿残存的,李雪梅一面皱眉,一边将渡给她,当余孝玲的舌头离开李雪梅的舌头时,两舌之间拉出一条透明如丝线般的,余孝玲神情妖媚,媚眼如丝的望着李雪梅,浅浅的笑着说:“怎么样?好吃吧?呵呵!”

李雪梅和余孝玲就这样得到一次又一次的,不比隔壁的张诗雨差多少。

余孝玲和李雪梅在精疲力尽平静下来时,隔壁张诗雨的呻吟声还在继续,余孝玲惊异地说道:“他俩现在搞了一个多小时了,诗雨受得了丁平这样来吗?”

“是啊,她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只是几年前与丁平来过两次,怎么能受得了丁平胡来?”

李雪梅说道:“你还是过去制止一下吧,不然的话诗雨会受伤的。”

“是不是刚才不过瘾?”

余孝玲笑道说道:“好借这个理由让我去把丁平喊声过来?”

“我没过好瘾,你过好了吗?”

李雪梅也不反驳。

余孝玲正二八经地说道:“不管怎样,今天我们玩了一整天,已来了不少次了,丁平说明天不是要搬家吗?那又得忙一阵子,我看今晚丁平和张诗雨也不要玩太久了。”

“嗯,你说的也是的,反正丁平这次也不走了,还怕没时间玩?”

李雪梅说了个大实话。

说完她就跑到隔壁,敲门说道:“丁平、张诗雨,你们不要太累了,早休息,明天还在忙呢。”

这边的张诗雨听到李雪梅的叫专声,丑得脸色通红,埋怨地说道:“都是你,让我出这么大的丑。”

“雪梅姐说的对,明天要搬家,得一大天的时间清理,我们还是早睡,要不是这样……”

“要不是这样你想怎样?”

“要不是这样,我今晚就不会让你睡,把这四年来的损失都捞回来。”

丁平在张诗雨耳边说道。

“好了,要真是那样,我还不得被你弄死呀?睡吧。”

张诗雨不敢与丁平再说了,否则她自己会忍不住的。

第二天早晨八整,胡裴的人把房子的钥匙送来了,同时还带来一辆完全是自主品牌的国产车,胡裴这让丁平非常欣赏,他不象那些爆发户,手里还没有两个钱,就大肆挥霍,吃的、穿的、用的等全部是外国品牌,就差他没有出生在外国、没有外国血统了。

胡裴用的一切东西都是中国产的,他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世界上那么多的国家都用的是中国制造,难道中国人还不能用?按需所用,是一种素养,否则就是没有文化的爆发户了。”

丁平立即拉着余孝玲三人,向目的地进发,他们先去看看房子里面还有什么要添置的,把一切东西弄好后,再去接张诗雨的母亲。

走了大约四十多分钟,车子来到北方市四郊,那里景色确实很美,现在虽然已到深秋,但这儿还是一片绿荫,各种长青树、红叶、相间,就如一幅秋色图画,让人心情舒畅。

到了地方,他们更是惊叹不已,这栋别墅是独体建筑,四同是绿草地,房前屋后有几棵百年大树,为这栋别墅增添不少灵气,使这栋别墅显得与众不同。

别墅高二层半,还有一个地下室,每层面积在一百个平方左右,最上面的半层有一半的大露台,整个房屋结构合理。

“哇,真漂亮!”

李雪梅称赞道:“丁平,你的朋友真有钱,竟然可以买这样的房子放在这儿搁着。”

“这栋别墅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