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传说之错影骑士 > 第十五章:踏足冰壤
    “没错。笔趣阁  bqgxsw.com”维吉拿出符文卡片,毅然道,“咱们也出一份力吧!”

    “炎舞!”尤里大声咆哮,令漆黑烈焰附着在斩罪上,“地狱荒炎锁缚!”

    斩罪的蒸汽刃炮喷射而出,拖拽着长长的钢索横跨天际,在空中织成金属大网,而漆黑烈焰瞬间蔓延在整个网面,仿佛连空气都在烈烈燃烧。

    西恩惊佩地说:“没想到尤里前辈也是火系天命持有者!炎舞天命是令火焰之力附着在武器上的能力,没错吧!”

    尤里忘记这才是和西恩的“第一次见面”,哈哈大笑道:“兄弟你可真是奇怪,这件事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公主则摸出大量的爆弹,一并点燃,被维吉使用磁力符文同极相斥的效应朝外弹射,空中瞬间炸成一片火海。

    “空间魔法?”卡伊诧异,“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是太阳精灵王族?”

    公主得意地说:“回去翻翻历史书,关于我的故事是写在近代史里的。”

    一块碎冰差点刺中维吉,拉菲娜举起圣杖召唤灼热的光束将其熔化。

    “谢谢。”维吉受宠若惊地说。

    “你果然是个相当没用的家伙。”拉菲娜傲娇地嘟着嘴,把眼睛移开。

    然而神的力量依然以不可匹敌之势再度加强,朝空艇再次压迫过来。

    西恩对尤里大声说:“前辈,把我们的火神之力集中在一起,或许能够使力量大大加强!”

    尤里点头:“说得没错。上把,西恩!”

    炎舞·龙息怒涌!

    风怒·爆炎三叠!

    如火龙吹息一般的黑色怒焰,和赤炎的三重怒涛夹杂在一起,威力果然提升数倍,盘旋升腾为一只炎之狂龙,嘶吼着朝凛风之手直冲而去,在撞击凛风只手的刹那,烈焰朝四周猛烈奔涌,如天空中一朵红莲傲然怒放。

    神罚的力量却能再次压倒火系天命的合力一击。

    西恩的金发发尾再次有火焰迸发,而尤里的影之镜也在胸前狂舞。

    “好歹是百十条人命,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值得让您降下如此可怕的神罚!”西恩怒吼。

    而尤里则用力再次挥出斩罪,咆哮道:“就算是神,也绝不能如此任性!”

    炎龙将凛风只手洞穿,消失在远空之中。

    寒气陡然涣散,化作纷纷扬扬的雪花洒向大地,周围的气温开始回升。

    “赢了!”霍恩医生拉起伙伴的手,激动得手舞足蹈,“果然炎之剑士西恩能斩开严寒!请求你们的帮助果然没错!”

    西恩不好意思地搓着鼻子:“如果没有尤里前辈的帮忙,只是我也没法办到啦。”

    尤里也搓着鼻子大大咧咧地说:“小事一桩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公主和卡伊同时指着西恩和尤里说:“你们两个不要连动作都一模一样好吧!”

    空艇冲散风雪,终于可以降落。寒冷的风令少年们衣袍飞扬,终于踏足在这片冰封之壤上。倒映着天之光的冰晶明亮得令人炫目,由于低温,即便是冰雪也显得极度干燥,大片的雪花打着卷儿扑在少年们身上又随即碎裂,风暴神殿的废墟斜斜坠落在山巅平台上,上空仍然风起云涌,各色的云朵产生又以飞快的速度变形,直至幻灭。

    “兄弟们,把东西搬下来吧!”医疗队的领队是一位颇有几分霸气的御姐,她将头发绑成不羁的马尾,面对凛冽寒风,在白色长袍下也没有穿很厚的衣服,显然体力非凡。

    “哦!”医疗队成员便豪迈地把装箱的物资扔到舱外。

    “请、请小心一点!”霍恩医生紧张地制止大家粗暴的动作,“箱子里很多东西都是医疗器械,是易碎品,不可以用力摔打!”

    “这样啊。”领队满不在乎地说,“稍微注意一点!”

    公主纳闷道:“三十年后的医疗队怎么感觉像粗暴的佣兵一样?真的没问题吗?”

    霍恩医生蛮不好意思地说:“其他的医疗队听说目的地是漩涡峰岭,都拒绝了我的请求。唯有这支‘卡尔诺自由救援队’愿意随我冒险前来此地。没办法,毕竟这个地方,环境真的太糟糕了。虽然这支救援队或许不是专业素养最高的团队,但他们愿意随我冒险,我已经十分感激了。”

    公主心中充满敬意,微笑着看着这位文弱的青年男子:“几乎所有医生都不敢来的地方,霍恩医生却从未感到畏惧。”

    医生轻轻抬起眼镜,不好意思地说:“或许在神明看来,千万子民的生命如过眼云烟般产生又消散,用神罚消灭区区百十个人,实在毫不足惜。但对我们人类而言,生命却是最最可贵的东西,我当然也很害怕漩涡峰岭,但只要知道我或许有一丝希望能够多拯救一个生命,哪怕是违背神的意志,也必须试着努力一下。”

    西恩插着腰看着这银白色的冰雪世界,叹道:“天知道到底翼人族做了些什么,才会令他们的神明如此震怒。”

    尤里的心情顿时下沉:“西恩,过了三十年……你们仍未能弄清风暴之怒的原因吗?”

    卡伊思索道:“只听人说风暴之神埃鲁奇,历来就是一位脾气极不稳定的天神。可再怎么想,再怎么发脾气,也不至于随便就毁掉自己的神殿,杀死供奉自己的子民吧。”

    拉菲娜也表示无法理解:“毕竟十二天神……不管用什么方法,总的来说始终是希望自己的信徒能够增加的。人们得到神明的庇佑,反过来神明也是能从人们虔诚的信仰中获得力量的。”

    这是三十年之后的全新理论吗?

    西恩问:“说起来为什么尤里前辈会被困在漩涡峰岭?”

    尤里沉重地说:“我们根据约定把装着一个黑暗灵魂的水晶瓶带到风暴神殿来,紧接着灾难便开始降临。所以说不定我们正是引发灾难的罪魁祸首。”

    维吉也难过地低垂着头:“我们实在是没有颜面去见灵风骑士亚尔兰大人。”

    拉菲娜不知为何,竟想安慰这两个无比自责的少年。

    “或许只是恰巧在你们带来水晶瓶的时候发生了别的异变而已。尤里前辈,我通读圣典,知道光暗战争之中,除了黑暗之神诺克斯之外的其余天神,为了争夺黑暗的灵魂之力,都有展开明里暗里的较量。”

    拉菲娜眨眨眼睛,认真地说:“神明和我们不同,他们不会被诺克斯的力量腐化,反而能够将诺克斯的力量归于自己,以壮大自身的实力。”

    公主眨眼:“就好比大家抢馅儿饼,看谁能吃得更多一样?”

    “没错,诺克斯的灵魂被彻底封印,散逸在世界各处的,只不过是他的力量碎片而已。卡德里亚大陆上的诸神,还有各大势力,教团也好,魔法师学院也好,冒险者协会也好,黑暗军团也好,纷纷围绕着力量碎片展开角逐。这也正是我们一直以来经历的冒险故事的主要内容。”拉菲娜轻声说道,“所以你们把一个黑暗的灵魂带到神殿,实质上是把一个拥抱着一大块诺克斯力量碎片,却无力再作乱的黑暗仆从交给风暴之神,风暴之神大人自然有办法让黑暗力量剥离开来为自己所用,将黑暗的灵魂彻底封印。所以她当然是没理由要生气的。”

    尤里这才明白,原来风暴之神埃鲁奇也是没有办法彻底消灭贝娜丽丝的,只是能将她身负的黑暗力量剥夺,再令她的灵魂被再次封印。这或许也正是在重复三千年前天神将贝娜丽丝用苍蓝宏伟结界封印在精灵之森的地底深渊的过程。可是这一次在风暴之神的亲自看守下,贝娜丽丝一定不能像上一次那样腐化人心,对翼人族而言,也不存在潜在威胁。

    “神明能从一切神格较低的生命形式身上夺走属于神的力量,就算是七圣骑,或者是魔女这种级别的存在,也不能例外。”

    这句话令尤里回想起亚尔兰被夺走天命之力的时刻。

    “所以你们的行为非但不应该引发神的愤怒,还应该得到嘉奖。这场大灾变,一定另有原因。”卡伊最后总结道。

    于是尤里和伙伴们心中沉甸甸的负担,总算是稍微有所缓解。

    医疗队在冰原上缓缓前进。尤里看着许多被封印在冰层之中的翼人族神官,他们的面目依旧栩栩如生,每一跟羽毛鲜亮的色彩仍和被封印的那一天毫无区别。

    “霍恩医生,这些人说不定都还活着。”公主郑重地说,“医生的救援计划,是怎么安排的?”

    “当然是拯救每个活着的人。”霍恩坚定地说。

    “可是你的医疗团队好像……直接就和这些神官错身而过了啊。”

    医疗团队的大姐头手里拿着探测仪,通过仪器的光芒闪烁频率决定队伍的前进方向。

    尤里不安地问:“喂,老大,难道我们一路走来所路过的那些被冰封的人们,都没有生命迹象了吗?为什么你好像都不仔细确认,就直接绕开他们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