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怒仙缘 > 447、讨论
    凌云城城主府主殿。

    此刻,殿中坐满了人,缘风卿和晁光、关矅三人并肩走来时,所有目光同时看了过来。

    在这些目光当中,缘风卿除了感觉到清渺的关切之外,也能感觉到另一道锐利的、略带敌意的目光,抬头看去,只见右手旁整齐排列的乌压压人影当中,一条红色身影格外醒目,正是天香谷谷主莫断魂的独生女儿莫流心。

    往日种种恩怨如同潮水涌上心头,但对经历过几番生死的缘风卿来说,却再掀不起心中的任何感触,而且回想到从前的年轻气盛,处事不够沉着冷静,竟有些觉得好笑。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笑,甚至不能露出任何特殊的反应,她现在虽然使用了易容术,但也只能骗过与她不算相熟的陌生人,似清渺就无法瞒过,更莫说对她一直深藏敌意的莫流心。纵然以她现在的修为,并不用畏惧莫流心,可正值人、魔两族交战的前夕,能不节外生枝当然最好。

    稍微移目,缘风卿在莫流心充满探询的目光中昂然无惧,同晁光、关矅一起缓缓踱入殿中。

    身为皇帝,晁光自然被关矅迎上首座,缘风卿见左手旁的第一个位置刻意空着,莫天齐和清渺依次坐在后面,心知他们是故意给自己留的,便朝他俩微微点头,转身坐了过去。

    等三人坐定之后,众仙门的带队弟子难免向晁光与关矅行了礼,并将各自长辈交待的话说了一遍,无非是人族应当齐心协力,共抗外敌之类的冠冕之语,关矅身为城主,免不了一一致谢,看起来非常感动的模样。

    众人寒喧完之后,才听蓬莱岛的带队弟子叶序拱手向关矅问道,“敢问关城主一声,如今你们还有多少兵马留在城中应对魔族的战事呢?”

    关矅的神色微微凝肃道,“不瞒诸位,之前我凌云城中本驻扎了二十万兵马,加上从之前失守的中庸关、四海关、福临关中逃过来的残兵约有五万余众,可惜在魔族的多次挑衅中损伤不少,如今所剩不足三万而已。”

    众人一愣,居然只剩三万不到吗?那可如何面对魔族的百万大军?就算魔族之前被缘风卿的天道雷劫伤了一部分,最少也还有七八十万之众,加上众仙门带来的三十万弟子,仍然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呀。

    看出众仙门弟子脸上难以遮掩的失望与担忧,晁光轻咳一声道,“各位少侠放心,孤这次带来了二十万将士支援,中原各仙门世家也纷纷派出弟子赶往凌云城,半月之内便可悉数到达,他们应该也有五万余人。”

    众弟子听完心中稍缓,六十万对八十万,虽然胜算仍然不大,但总好过没有。

    况且这些精英弟子从小接受的理念便是邪不胜正,虽然魔族看起来人数较多,但他们都还比较自信能够力压邪魔,保护天下苍生,心中油然而生出正义之感,无一不是跃跃欲试,只恨不得现在就整装待发,冲出城外与魔族一战。

    缘风卿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脑子里还在回想晁光之前的话,心想应该去哪里寻些金元素的灵药炼制金灵丹和金元丹兑现之前的承诺时,忽听对面的莫流心朝自己拱手问道,“敢问风道友,我们之前是否见过面?为何流心感觉与你十分熟悉呢?”

    来了!

    心中一顿,缘风卿抬目看着她,脸上浮起个淡漠的笑容道,“这位道友说笑了,风与两位兄长久居深山,此番还是第一次踏入红尘之中,如何会与道友你见过面呢?”

    莫流心眯了眯眼睛,虽然感觉这个女修的修为太高,不太可能是天香谷追缉的缘风卿,可人的容貌、声音虽可改变,这身高、目光却是无法变化的,加上此人的名字也叫“风”,难免让她与自己的宿敌缘风卿联系在一起,心中的怀疑怎么也无法消除。

    见她还想试探自己,缘风卿不欲同她过多纠缠,转头问关矅,“关城主,护城大阵可是被我兄长已经修复好了?”

    提及此事,关矅沉肃的脸色稍微缓和道,“不错,真是亏了雪道友阵法精湛,不但在三日之内修复了大阵,还提升了大阵的品级,以百花霜那人族叛徒的道行,怕是穷尽一生也无法再破阵了!”

    缘风卿一愣,目光不由自主看向坐在自己右边相邻三个位置的百花鸣,她的脸色果然一白,显然是因母亲沦为人族叛徒的事情有些羞于人前,心中不免感慨万千,但自己目前的身份并不适合与百花鸣交谈,便转回头道,“如此便好,但魔族狡猾,若是我们一直依靠阵法闭门不出,怕是他们又会使出其它卑鄙手段逼迫我们出阵,城主还是早作打算的好。”

    关矅点点头表示明白,缘风卿心中稍安,目光扫了一遍厅中充满战意的仙门精锐弟子,感觉也许这里真的不再需要她了,只等炼完金灵丹和金元丹后,便可同血画、月啸一起离开,继续寻找异兽的下落,开启阵法后飞升仙域。

    一想到能够重回仙域去调查当年忘忧谷被害的真相,还父母师兄和所有亲族一个公道,她心中隐隐火热起来。

    蓦然,寂静的殿中传来个陌生的声音问,“风道友,敢问一句,之前从凌云城中流传出来的九品神丹拍卖一事,可还继续举办?”

    神色微怔,缘风卿没想到直到现在还有人觊觎她那颗九品神丹,心中难免气怒,神色微冷,转头看向对面问话的男子,却是个一身青衣,看起来仙气飘飘的中年人,国字脸,剑眉浓目,气度颇为不凡,想必身份地位也不算低。

    虽然她心中有些鄙视此人,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问,“敢问道友一句,你觉得正当人族生死存亡之际,我们还有必要继续召开九品神丹的拍卖会吗?”

    听出她言语中的鄙视之意,那中年人脸色微沉,却并不示弱道,“道友错了,越是正当生死存亡之际,我们更该放下私念,各自捐出珍藏的修炼资源,互相交换,提升大部分人的修为,如此方能提高整体实力,增强战斗能力,您说是吗?”

    能将一己私欲说的如此大义凛然,冠冕堂皇,也实在让人佩服不已。

    缘风卿压抑着内心的不悦,转头看向关矅,“关城主的意思如何?毕竟是在凌云城内,有没有必要如这位道友所说,召开九品神丹的拍卖会,还请城主拿个主意。”

    不料,关矅尚未开口,那中年人又道,“我玄月门虽不是一二流宗门,却也愿意取出宝库中的修炼资源与所有仙门道友共享,未知诸位意下如何?”

    他故意越过关矅的意思,挑起所有仙门弟子心中对于修炼资源的渴望,自是想借众人之力促成此事,有机会得到九品神丹,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心机颇让缘风卿不喜,却也没有开口,以免引起所有仙门弟子的不满,多生事端。

    “不错,红前辈说的很有道理,既然城中的阵法已经修复并且提升了等级,魔族暂时闯不进来,我们倒不如趁此时机休养生息,互相交换修炼资源,助大家一同提升,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提议。”

    “正是如此,魔族残暴,我等防不胜防。”

    “若是真互相交换修炼资源,用自己不需要的换取别人不需要的,的确是件共同得益的好事。”

    ……

    听着众人此起彼伏的议论,缘风卿只觉百无聊赖,便借口还需要休养离开了大厅,可她走出大殿的时候,明显感觉身后还有无数道目光追随,其中一道明显充满怀疑和探究,她不用回头便知还是莫流心对自己没有放下质疑,但也不太在意。

    回到院子里,见血画和月啸聊得正欢,忍不住问,“不知这灵川大陆的什么地方能找到金元素的灵药呢?”

    月啸回头看她一眼,笑道,“怎么?总算决定功成身退了吗?”

    “不错,既然各仙门和世家都已经赶来支援,此处的确也不需要我了。但我答应晁前辈的灵丹还得赶在飞升之前炼制给他,不能言而无信。”

    听她终于决定离开,血画的唇角微微勾起,淡声道,“据我所知,这片大陆上的金元素特别稀缺,若想寻到金元素的灵药,应该去问晁光,当年就是他的先祖发现了金灵珠,而蕴育金灵珠的地方,必定金元素异常浓厚,否则也无法滋养它的存在。”

    缘风卿点点头,“不错,应该是这样了,我晚些去问问晁前辈吧。”